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5章 我们要一个孩子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纪茹茜瞬间来了兴致,而且还是兴致满满,拉着顾意的衣袖,急切的道:“快说说!快说说!她是个啥玩意儿?”

    顾意拍了拍纪茹茜的头,微微一笑道:“老婆似乎对白雨墨很有兴趣。”

    “那当然!”纪茹茜白了顾意一眼,说道:“谁知道她嫁进顾家是不是就是冲着你来的?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白雨墨嫁进顾家,应该还有别的目的,只是目前我还不是很确定。”

    顾意说道。

    “好吧!”

    纪茹茜没有再继续追问,因为她知道顾意现在不说一定有他的理由。

    ……

    书房。

    顾云帆因为身体的原因,有关顾渊被杀这件事的善后都是全权交给顾搏在处理,连顾渊的丧礼都没来得及参加。他一出院,了解完这件事情的处理结果之后,就让顾意到他的书房来一趟。

    顾意进来时,顾云帆正眯着双眼,仰在藤椅上,闭目养神。

    “爷爷!”

    顾云帆睁开眼,看向顾意的目光一冷,声音微沉,说道:“顾意,这次顾渊被杀,你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吧?”

    连顾亦峰都能想到的事情,顾云帆这个老江湖没道理想不到。

    顾意自顾自在的在沙发坐了下来,对于顾云帆能猜到这个中的曲折缘由倒是一点也不惊讶。被顾云帆识破阴谋,他也似乎觉得无所谓。

    “嗯。”

    顾云帆猛得一拍桌子,站起来,大声的说道:“顾意,你别忘了你姓顾,顾渊是你,是你……”

    这一瞬,顾云帆似乎无法找到一个准确的词语来形容顾意与顾渊之间的关系。

    顾意抬眸看向顾云帆,冷冷的一笑,道:“是我的什么?父亲?爷爷,这样的称呼从你嘴里说出来,你不觉得可笑吗?再说了,我干了什么吗?我不就是给了顾亦峰一点暗示而已。他要发狂,他要失去人性,和我有什么关系?杀顾渊的可是顾亦峰,这可是所有人都亲眼看到的。现在顾亦峰那个杀人凶手好好的,还挖空心思要来和我争顾家。爷爷放着凶手不惩罚,竟然跑来质问我,这还真是有意思呢?”

    “你……”

    顾云帆气得直发抖,两手撑着书桌,直喘粗气。

    顾意却依旧在笑,嘴角勾出一抹讽刺的弧度。说道:“或者爷爷想要告诉我,爷爷不追究顾亦峰是因为知道我才是这件事情的幕后黑手。毕竟你是站在我这边的,所以这件事最好的处理方式是彻底压下这件事情,只当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难道不是?要不是因为你……”

    顾意“嗤”的笑出了声,仿佛顾云帆真的讲了什么好笑笑话。

    “爷爷,我今年二十九岁,不是九岁。这样的话你逗逗小孩子还可以,毕竟这样的话连你自己都不相信。让我来猜猜你心中真正的想法吧?在你心里,比起顾家的百年基业,骨肉亲情根本就太过微不足道。如今的顾渊只不过是一个废人,与其整日提心吊胆害怕他突然恢复记忆,抖出那件事,他还是死了的好。况且你不是还有一个儿子吗?比起顾渊,你更看重顾搏,毕竟现在来说,顾搏对顾家更有用。总之,顾渊已经死了,所以你不能再失去顾搏这个儿子,自然不能寒了他的心。现在在顾家孙子这一辈中,你最看重是我和顾亦峰。我现在越来越不受你的控制,你担心我有一天会反水,所以必定要留下顾亦峰这个备胎。比起顾家的利益,一个顾渊又算得了什么呢?顾渊作为你的儿子,我还真是替他感到悲哀。爷爷,你说我说的对吗?”

    “滚!”

    顾云帆猛得将书桌上的东西扫落在地,似乎是被顾意说中了心思,而恼羞成怒。

    顾意冷冷的一笑,也不说话,起身就往外走。

    ……

    顾亦峰和白雨墨的婚礼,空前的盛大。

    毕竟顾家已经许久没有办喜事了,而且又是京都两大名门,白家与顾家联姻,自然要办得热闹一些。

    这一场婚礼是由云念兮一手操办的,她防顾意防得紧,生怕顾意会从中破坏。所以只给顾意和纪茹茜安排了一些接待宾客的杂事,顾意却是完全不在意,反倒乐得轻松。

    来参加婚礼的人也很多,都是京都的名门世家。连最上面的那一位,都送来了贺礼。

    “哥,茹茜!”

    景琛挽着一个漂亮的女人走进来,同顾意和纪茹茜打招呼。

    “阿琛!”

    顾意朝着景琛点了点头,但是对景琛旁边的那个女人却是视而不见。

    “阿琛,这位美丽的小姐是谁呢?”

    纪茹茜笑着道。

    “茹茜,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秋韵,我女朋友。”景琛目光一转,看向秋韵,说道:“韵韵,这位是……”

    可景琛的话还没有说完,秋韵就挣脱开了他的手,抱歉的说道:“对不起!我好像看到姑妈了,我先过去了。”

    说完,也不待景琛回答,不曾同顾意和纪茹茜打一声招呼,就独自一人往里走。

    景琛脸上的笑容瞬间一僵,看向纪茹茜的目光里满满都是歉意。

    “对不起!茹茜,韵韵她……”

    “没关系!她可能有急事,你也快进去吧!等会我们再聊。”

    纪茹茜微微笑着,对于秋韵的无礼倒是也不在意,还反过来安慰景琛。

    “谢谢你!”景琛抱歉的道:“哥,我先进去了。”

    顾意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你的女人对我的女人甩脸色,休想我能对你有什么好脸色!

    景琛离开之后,纪茹茜有些好奇的问道:“刚才那位就是阿琛喜欢的人?”

    顾意点了点头。

    “长得挺漂亮,只不过这性子似乎有点……她好像不太喜欢我,难道她以前认识我?”

    纪茹茜觉得秋韵这个姑娘有点奇怪,无缘无故就朝她甩脸色,这是为哪般?

    “不必理会!她是秋雅妍的侄女。她和阿琛也处不了多久了!”

    “为什么?”

    纪茹茜听到顾意这么说,先是一喜。毕竟这样一来,流苏就有希望。后有些疑惑,人家小两口的事情顾意这个家伙怎么会知道的?

    “因为我打算拆散他们!”

    “为什么?”

    这下纪茹茜更加无法理解了,顾意可不像是这么爱管闲事的人。

    “我不喜欢!”

    纪茹茜……

    人家小两口与你有半毛钱关系吗?轮得到你喜欢吗?

    ……

    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宾客也差不多到齐了。纪茹茜和顾意才回到婚礼的礼堂,两人都累得够呛。这顾家办个喜事,来祝贺的宾客也太多了!汇集了军界,政界,商界的名流,用人山人海来形容都不为过。

    两人回到礼堂里,又碰到了景琛和秋韵。

    景琛不停的拿一些吃的东西寻问秋韵,七分讨好,三分宠溺。而秋韵似乎心情不太好,神色有些冷。

    “说了不要!”

    秋韵十分的不耐烦,冷声道。

    景琛脸上依旧是温润的笑容,并没有因为秋韵语气不好就生气。

    “韵韵,你是不是那个来了?”

    一般来说,女人只有每个月的那几天,才会比较烦躁。韵韵以前性子很温柔的,只最近这段时间似乎才变得脾气不太好。

    “神经病!”

    秋韵转身就走。

    纪茹茜看着景琛巴巴的又跟了上去,收回了目光。

    她想,幸好流苏不在这里。如果流苏看到景琛现在这个模样,那得多心疼啊!

    “闻董!”

    只见礼堂里,人潮涌动,然后顾云帆便迎了上去。

    纪茹茜顺着人潮看过去,居然看到闻人羽挽着闻人杰走了进来。

    “顾老,恭喜,恭喜!”

    纪茹茜微微一震,动作先于意识,脚步已迈开,朝着闻人杰而去。只急走了几步之后,她的步子又慢了下来。

    在这样正式的场合见到闻人杰,她自然有些激动。可也正因为是这样正式的场合,她更加不能露出丝毫的破绽。

    “里面请!”

    顾云帆握住闻人杰的手,满脸笑容。可见闻人杰的到来,确实让他很高兴。

    而闻人杰似乎是不经意间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纪茹茜,目光一亮,叫道:“茹茜!”

    “闻爷爷,小羽!”

    纪茹茜笑着走了过来,和他们打招呼。

    闻人杰看了看顾云帆,又看了看纪茹茜,明知顾问:“顾老,这位是?”

    闻言,纪茹茜嘴角微勾。看来爷爷今天是特意来为她正名的。

    顾云帆微微一怔,似在考虑怎么介绍纪茹茜。

    “她是我老婆。”

    顾意的声音插了进来,走到纪茹茜身边,握住了她的手。

    “茹茜是我们顾家的长孙媳妇。没想到闻董和她还是旧识。”

    原本顾云帆委实不想承认,可是被顾意这么一搅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只好接着顾意后面说道。

    声落,周围便是议论声连连。

    顾家的顾意向来神秘,几年前以雷霆之势接手顾氏集团,但是却从来却只闻其名,不见其人。没想到现在结个婚也这么神秘,竟然不声不响的就娶了娱乐圈炙手可热的三栖天后。更奇怪的是,顾意作为顾家的长孙,结婚居然连婚礼都没办?

    “顾老,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怎么长孙结婚,都不见你邀请我参加婚礼?”

    闻人杰的话,道出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声。

    “闻董,现在的年轻人那思维和我们可不一样。你还别说,为了这事我也是气得够呛。他们死活不肯举办婚礼,说什么现在流行裸婚,不想铺张浪费。你说,我能有什么办法?”

    顾云帆一脸的无奈,仿佛真有那么一回事似的。

    纪茹茜觉得,要放娱乐圈里,这顾云帆也是一老戏骨,她真还得称他一声“前辈”。

    “原来这样!看来你们顾家今年可真是双喜临门啊!”

    闻人杰笑着道。

    “那是那是!”

    顾云帆讪讪的道。

    “顾老,茹茜可是我的干孙女,多少青年才俊想娶她,没想到却进了你顾家的门。你们顾家可得好好待她,否则我第一个就不依。”

    闻人杰目光掠过纪茹茜,然后停在顾云帆身上,说道。

    顾云帆一怔,尔后笑开。

    “一定一定!”

    四周的人看向纪茹茜的目光也瞬间变了样,闻人杰的干孙女?这样的场合能得闻人杰亲口承认,哪怕只是带了一个“干”字,这意义也非同凡响。

    两人这才寒暄的往里走。

    ……

    纪茹茜中途去了一趟洗手间,等她从洗手间回来,婚礼已经进入了尾声。一对新人在双方父母以及满堂宾客的见证下,交换了戒指。

    她看到宾客里许多小女生都是一脸羡慕,直呼“好浪漫,好感动,好幸福!”。她笑着摇了摇头,对于别人的婚礼没什么兴趣。她走到一旁,顺手拿了点水果吃起来。

    “对不起!”

    顾意不知什么时候突然来到她的身后,从背后搂住了她的腰。

    “呃?怎么了?”

    纪茹茜回过头,看向顾意,疑惑的道。

    “宝贝,是不是有些羡慕他们可以拥有这样的婚礼?”

    顾意的声音低低的,情绪似乎有些低落。

    “没有啊!我们现在很好。”

    怎样的婚礼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结婚的两人。

    “可是我羡慕!”

    顾意的下巴抵在纪茹茜的肩膀上,朝着她的颈脖蹭了蹭,说道。

    让茹茜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嫁给了他,连场婚礼都没有,是他最大的遗憾。

    “嘻嘻!”纪茹茜被蹭得有点痒,推了推顾意,转过身来,笑道:“没关系啦!以后我们补办一场比这还要盛大的婚礼,好不好?”

    “好!”

    ……

    景琛靠着走廊的墙壁在等秋韵上完洗手间出来,然后一起回去。

    而这时闻人羽刚好从洗手间出来,走到景琛面前时,她目不斜视的继续走。

    “流苏!”

    景琛微愣,看向闻人羽叫道。

    虽说眼前这个女孩与流苏的打扮相差很大,可是那张脸他绝对不会认错。

    闻人羽脚步未顿,眼角的余光都没有看一下景琛。

    “流苏!”

    景琛几步追上闻人羽,从身后拉住了她的手,又叫道。

    闻人羽回过头,看向景琛,目光蹙冷。

    “放手!”

    “你不是流苏?”

    景琛松开闻人羽的手,对上她的眼睛,那里面满满都是陌生,和白流苏看他的眼神完全不一样。

    “我叫闻人羽。”

    “你认识白流苏吗?”

    景琛不相信这世上居然有如此相像的人,虽说闻人羽看向他的眼神全是陌生,可是白流苏生气的时候也是这样的眼神。

    闻人羽摇了摇头。

    “对不起!打扰了!你和我一个朋友很像。”

    也对,前几天他收到流苏的短信,说家里出了点事,她要请几天假。现在她应该已经回了a市,又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呢?

    “没关系!”

    “阿琛。”

    景琛原本打算和闻人羽再聊一聊,因为闻人羽给他的感觉太过熟悉。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闻人羽和白流苏之间一定有什么牵扯。可是身后却传来了秋韵的声音,他回过头,朝着走过来的秋韵笑了笑。

    “韵韵!”

    而闻人羽已经越过他,往大厅里走去。她的步伐依旧优雅,景琛的那些话丝毫没有影响到她。

    “怎么了?”

    秋韵看向从景琛身边走过的闻人羽,问道。

    “认错了人。我还以为是流苏,真的太像了!”

    “白流苏?”秋韵皱眉,声音里带着轻视,说道:“就是那个追着你满京都跑,死缠烂打也要倒贴你的女人?”

    “韵韵不要这样说,流苏只是小女孩心性。况且喜欢一个人没有什么错,只是我不喜欢她而已。”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秋韵这么说白流苏,景琛心里挺难受的。

    “看来你很享受被她追吗?”

    秋韵冷哼一声,不再理景琛,就往前走。

    “韵韵,你别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

    景琛慌慌张张的就去拉秋韵的手。

    “别碰我!”

    而秋韵却是一拂衣袖,大力的甩开了景琛的手,仿佛他是什么脏东西一般。尔后,似乎还赚太脏。连忙从包包里拿出纸巾用力擦着刚才被他握住的手背,然后才将纸巾丢进垃圾筒里。

    景琛有些无措在站在那里,笑容僵在脸上,眼里满满都是苦涩。

    他怎么忘了,秋韵不喜欢他碰她。中间隔着衣服还好,但是如果碰到她的肌肤,不管哪里都不可以。

    “对不起!”

    而闻人羽已经走到了拐角,马上就要拐进大厅。突然她停下了脚步,在景琛看不到的地方回过头,看向秋韵。

    白流苏,你怎么会把自己弄得这么凄惨?竟然输给了这样一个女人?

    ……

    顾家。

    因为顾家的别墅本身就极其豪华,甚至比酒店有过之无不及。所以顾亦峰和白雨墨并没有住酒店替他们准备的新房,而是直接回了顾家。

    白雨墨来到她和顾亦峰的房间,打开门,便是一声尖叫,转身就扑进了身后顾亦峰的怀里。

    “怎么了?”

    而白雨墨却只知道哭,一个劲的摇头。

    顾亦峰抬眸朝着房间里看过去,目光蹙冷。

    原本应该喜庆的婚房竟然变成了奠堂。他为白雨墨准备的红玫瑰变成了白色的菊花,摆着红烛的桌子上,放着顾渊的遗照。一眼望去,满屋子全是白色。

    “出了什么事?”

    云念兮听到白雨墨的尖叫声急冲冲的跑过去,问道。

    当她看到完全变了模样的婚房时,声音蹙冷,大声的吼道:“是谁?”

    随即顾家一众人也赶来了。

    “秋雅妍,是不是你?”

    云念兮看到站在人群中的秋雅妍,气势汹汹冲了过去,质问道。

    顾亦峰和白雨墨的婚礼,顾家只有两个人没有到场,一个是秋雅妍,一个是顾若凌。所以顾亦峰和白雨墨的婚房会突然变成这样,结果显而易见。

    “大嫂,没有证据的事情,请不要乱说!”

    顾渊死了之后,秋雅妍似乎瞬间就变了一个人一样。

    “就只有你和顾若凌没有去参加婚礼,不是你们,还会是谁?”

    云念兮自然不可能相信秋雅妍的话。

    秋雅妍冷冷的一笑,道:“请问谁看见了?莫非大嫂见我们孤儿寡母好欺负,想诬陷我们不成?而且说不定是顾渊死不瞑目,所以鬼魂自己回来呢?”

    “秋雅妍,你给我闭嘴!”

    云念兮气得直发抖,如果不是碍于有其他人在场,她一定会冲上去撕了秋雅妍那张嘴。婚礼上出现这样不吉利的事情,任你涵养再好,也没办法冷静。

    “怎么?你能做,还不让我说吗?顾渊到底死的有多冤枉,你们心里清楚!他现在尸骨未寒,你们就大办喜事,看遭报应了吧?”

    秋雅妍却是一副豁出去的模样。

    “贱人……”

    云念兮扬手一记耳光就要朝着秋雅妍甩过去,只手伸到半空中,却被一旁的顾亦峰握住了。

    “妈,算了!重新布置一下就可以了!”

    “亦峰……”

    顾亦峰对着云念兮摇了摇头,说道:“妈,没关系!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我们一家人应该和和睦睦的。别为了一点小事,惊动了爷爷。”

    “是啊!妈,今天是三哥大喜的日子,和和睦睦才是好兆头。”

    站在一旁的楚若盈也附和道。

    “一家人?”秋雅妍冷哼一声,突然就大笑起来。“这真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声落,秋雅妍也不管其他人,转身就走了。

    ……

    而顾意自从看完新房秒变奠堂的大戏之后,嘴角就一直勾着笑。

    “顾意,你似乎很高兴啊!赶紧和我分享分享。”

    纪茹茜问道。

    “那当然!”顾意幸灾乐祸的道:“能成功膈应到顾亦峰,我能不高兴吗?凭什么他能办那么盛大的婚礼?凭什么我就不能?看吧!在顾家搞特殊化,是要吃苦头的。新房变奠堂,遭报应了吧?”

    看着顾意这得瑟样,纪茹茜扑哧一声就笑了。

    “所以现在是已经和秋雅妍统一战线,一致对外了吗?”

    在顾家,秋雅妍如果没有人撑腰,自然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挑衅顾亦峰。况且顾意已经答应和顾若凌合作了,所以秋雅妍自然也应该在他们的合作范围之内。

    “非也!寡妇要报仇,谁拦得住?”

    顾意一脸无辜的道。

    “顾意,我现在才发现你焉坏焉坏的。”

    纪茹茜微微一笑,道。

    “那你喜不喜欢呢?”

    顾意搂着纪茹茜坐在沙发上,有一下没一下轻啄着她的嘴唇。

    “uncle!”

    门被推开,顾梦菲从门缝里探出头,往里看。

    “angle!”

    纪茹茜猛得推开顾意,整理了一下衣服,坐好。

    “uncle,你刚才和aunt在干什么?”

    顾梦菲走了进来,眉头紧蹙,似乎有什么事情在困扰着她。

    “没干嘛!”顾意摸了摸鼻子装傻,将顾梦菲抱在腿上坐好,问道:“angle找uncle有什么事呢?”

    顾梦菲示意顾意放她下来,她站起来,双手微微扯着群摆,在原地转了一个圈,说道:“uncle,你觉得我这样穿漂亮吗?”

    因为今天顾梦菲是花童,所以穿着是一套订制的白色婚纱。

    “beautiful!”

    顾意朝着顾梦菲竖起大姆指,笑着道。

    “妈咪说,穿上婚纱就可以嫁给喜欢的人。那我可以嫁给uncle吗?”

    顾梦菲看向顾意,天真的说道。

    纪茹茜穿着高跟鞋的脚用力的踩在顾意的皮鞋上,目光凉嗖嗖的看向顾意。

    呵呵!祸害未成年!嗯?

    净给我找情敌?还想老牛吃嫩草?

    顾意捂着脚背,大呼冤枉,他可没招惹过这位小姑奶奶。

    “uncle是angle最喜欢的人,所以等angle长大了就要嫁给uncle。”

    顾梦菲见顾意不说话,又说道。

    “不可以!”

    顾意摇了摇头。

    “为什么?”

    顾梦菲一副快要哭的模样。

    “因为uncle已经娶了aunt了。一辈子只能结一次婚,娶一个老婆。”

    “哇!”

    顾梦菲立马就开始滔滔大哭起来,就像打开了开关的水龙头似的止都止不住。

    “angle,乖!别哭!aunt抱抱!”

    纪茹茜连忙将顾梦菲搂进怀里,哄道。

    “aunt,你将uncle让给我,好不好?”

    顾梦菲一边抹眼泪,一边说道。

    “angle现在还太小,等angle长大以后,uncle都变成老头子,到时候angle就不会想要嫁给uncle。”

    纪茹茜试着和顾梦菲讲道理,虽然她不想承认她居然会吃一个小屁孩的醋,可事实她还真就没出息的吃醋了。

    顾梦菲坚定的摇了摇头,“不会的!angle的愿望就是长大之后嫁给uncle。aunt,你不要和我抢uncle,好不好?我拿我最心爱的玩具和你交换,好不好?”

    纪茹茜表示情敌太“强大”,她很头疼。

    于是顾梦菲又开始大哭起来,边哭边说道:“我要嫁给uncle,我要嫁给uncle……”

    整整十分钟,顾梦菲边哭边说,就像一个复读机一样的,一直都没停过。

    后来还是楚若盈过来把她给领走了。

    顾梦菲走了之后,房间里顿时就安静了。

    “angle,这么强悍到底像谁?”

    纪茹茜抚了抚额,好笑的道。

    一个四岁的女娃,这么早熟真的好吗?

    顾意没有说话,而是摸着下巴在笑。

    “你在傻笑什么?”

    纪茹茜抬起手肘撞了一下顾意,问道。

    “茹茜,我们也要个孩子吧!生一个像angle这么可爱,又像你的女儿。”

    顾意回过神来,脸上满满都是笑容,搂着纪茹茜说道。

    “你喜欢女儿?”

    纪茹茜笑着问道。

    “嗯。”顾意点头,脸上的神色愈发的温柔。“都说女儿是上一辈子的情人,是这一世的小棉袄。关键是女儿像你一样,我最喜欢。”

    “如果以后我们的女儿也像angle一样,四岁大的时候就吵着嫁给一个快三十的男人,可怎么办?”

    纪茹茜因为有了顾梦菲的阴影,所以很担心。

    “不行!”顾意坚决的道:“这种情况必须要杜绝。我们的女儿怎么能嫁给别的男人?”

    “是极!我们的女儿就应该一辈子不嫁人。”

    纪茹茜十分鄙视顾意这个女儿控。

    “可是我如果看到我们的宝贝女儿被别的男人搂在怀里,我会很难受,很难受的。”

    顾意一脸的忧伤,说的好像真有那么一回事似的。

    纪茹茜轻咳了几声,说道:“那个顾意,我现在其实还没怀孕,你就开始担心这个是不是太早了些?”

    “也对!”顾意点了点头,站起来,直接将纪茹茜打横抱起,说道:“那我们还等什么?赶紧得努力努力!”

    “好!”

    纪茹茜点了点头,表示十分认同顾意的话。

    家里确实应该有个孩子了!

    顾意这么喜欢angle,肯定很喜欢孩子。想到以后会有一个像她,或者像顾意的孩子,她就满心欢喜。

    爸爸,妈妈,还有爷爷也一定会很喜欢,很喜欢他们的孩子。他们的孩子一定会在父母的呵护和陪伴下长大,很幸福,很幸福。

    而且前几天她也去军区总院问过刘院长,顾意的身体现在已经完全康复了。要小孩,完全没有问题。

    “老婆,你说要是我们努力一点,会不会怀上双胞胎?”

    顾意边走边问道。

    纪茹茜表示,她真的不想和这种完全没有一点医学常识的人说话。

    “老婆,那以后你得好好配合我,我们都努力一点。”

    而顾意却完全不需要纪茹茜回答,又自顾自的说起来。

    “嗯。”

    怀小孩确实需要两个人共同努力。

    “那就是说以后夜夜笙歌,白日渲淫也是被允许的

     ……

    ------题外话------

    顾小包子说:阿姨,姐姐们快掏票,给我去买尿布湿!

    另征集小包子的名子,有么?

    ps:今天家里有事,所以更的少了点,大家多包涵。那个再说一下,因为我在努力万更,所以最近更新的时间大约在下午六点左右。无特殊情况不会超过六点更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75章我们要一个孩子吧!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