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6章 我高兴,我喜欢,我惯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第二天,顾亦峰和白雨墨早早就起来了,去给长辈敬茶。乐 文小说 w-w-wlwxs520c-o-m。

    白雨墨一打开门,只听“嘭”的一声,似是什么重物倒地的声音。她低下头,便见顾若凌迷迷糊糊的从地上爬起来。

    “若凌?”

    “雨墨。”

    顾若凌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站了起来。

    “你怎么会睡在这里?”

    “昨晚几个朋友一起喝酒,我喝多了,回来迷迷糊糊的,我也不知道怎么会睡在这里。”

    顾若凌微微笑着,可那眼里的苦涩却那么的明显。

    “那你赶紧回去好好休息,等下记得吃些感冒药,你喝了酒,再加上昨晚又躺在这里睡了一晚上,估计会着凉。”

    白雨墨关心的说道。

    顾若凌看向白雨墨,眼里似有狂风暴雨席卷而过,那般凌乱。突然他猛得伸手,将白雨墨拥入怀中,紧紧的抱住。

    “雨墨,你其实对我还是有感觉的,对不对?”

    “放手!”白雨墨的声音蹙冷,说道:“我是你三嫂!顾若凌,你放尊重一点!”

    三嫂,这两个字宛如晴天霹雳,给了顾若凌当头一棒。

    “雨墨……”

    顾若凌那双澄澈的眼晴里,凝满了痛。

    “顾若凌,我不管你心里怎么想,在我心里你从来都是我最好最好的哥们。现在我结婚了,我嫁给了你的三哥,那就是你的三嫂。如果你真的爱我,请将我当成你的三嫂。”

    白雨墨看向顾若凌,眼里是疏离和拒绝。

    “三嫂……”顾若凌突然就大笑起来,转身就走,边走边说道:“白雨墨,你可真残忍!”

    “雨墨,怎么了?”

    顾亦峰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白雨墨回过头,朝着顾亦峰勉强的笑了笑,说道:“没事!走吧!去给爷爷和爸妈敬茶吧!”

    “好!”

    两人并排着往前走,都没有再说话,四周的空气似乎都变得有些低沉。

    “亦峰!”白雨墨突然停下脚步,侧过头,看向顾亦峰说道:“我和顾若凌在很久以前就认识,我一直把他当成好哥们,直到最近我才知道他喜欢我。但是我拒绝了他,我和他之间是清清白白的,我希望你不要误会。”

    “好!”

    顾亦峰突然就伸出手搂住了白雨墨的腰,用行动证明他对她的信任。

    其实刚才白雨墨和顾若凌的那些对话,他听得一清二楚。但是如果白雨墨没有对他坦白,他心里始终会有一个疙瘩,让他无法完全相信白雨墨。而白雨墨竟然就这样坦坦荡荡的将她和顾若凌之间的事情告诉了他,这样反而让他觉得白雨墨真的是问心无愧。

    “谢谢!”

    白雨墨莞尔一笑,微微靠向顾亦峰,让彼此之间更加亲密无间。

    “走吧!”

    “嗯。”

    ……

    给长辈敬完茶之后,一家人坐在一起吃早餐。

    在顾家,每逢这样一大桌子人坐在一起吃饭,总会发生点什么事情。

    “顾意,明天开始,雨墨也会到顾氏集团上班。”

    顾云帆突然说道,而且他用的是肯定句,很显然他只是通知一下顾意。

    “嗯。”

    顾意抬头看了顾云帆一眼,淡淡的答道。

    他没有多说一句,欣然接受。

    “爷爷,原来在顾家,女人也是可以插手家族事业的。我反正在家也闲着无聊,那我也到公司去上班吧!毕竟我有经验,上手也快,多少也能帮到顾意一些。”

    纪茹茜放下碗筷,看向顾云帆,说道。

    闻言,顾意目光一亮。咦!他怎么就没有想到呢?这样一来,他就能每时每刻和茹茜呆在一起了。

    “茹茜,你毕竟和雨墨不一样。雨墨是白家的千金,而你……”

    顾云帆的话还没有说完,纪茹茜就猛得站了起来,冷冷的打断了他的话。“都说手心手背都是肉,难道我们家顾意是你冲话费捡来的?凭什么白雨墨能进公司上班,我却不能?我十五岁接手纪氏集团,二十岁的时候,纪氏集团从当初的濒临破产到成为a市的经济龙脉。去年,我接手已经关门大吉的豪丽酒店。现在的豪丽酒店重回到了当初酒店巨头的位置,与宁远酒店并驾齐驱。顺带还帮着豪丽酒店清理了门户,将曾是酒店巨头前三的沐氏酒店收入囊中。几个月之前,我一手创立了mg公司。一个刚在电线电缆行业冒头的新公司,一举击垮电线电缆行业的标杆纪氏集团,成功收购纪氏集团,现在的我坐在纪氏集团董事长的办公事里。现在我的名下拥有纪氏集团,mg公司,如意酒店一半的股权,纪茹茜工作室,这些哪一样不是我凭着自己的能力得到的?也许这些和白家不能比,可是比起家族给予的,自己的能力不是更重要吗?爷爷觉得这样的我,没有资格进公司上班?”

    在顾家,顾云帆这个大家长的话,也许没人敢质疑,但却不包括顾意和纪茹茜。顾意说,在顾家只有顾山宝,顾亦诚,楚若盈这三个人可以信任。所以纪茹茜对于顾云帆根本就不存在讨好一说,因为她明白在利益面前,顾云帆根本给不了顾意任何东西。顾意想要的,必须靠他们自己去夺。所以对于顾云帆,无关紧要的事情,可以退让。但是如果触及到底线,完全不必退让。哪怕因此翻脸,也好过让他们丧失主动权。反正顾云帆压根就看不上她这个孙媳妇,你若看不起我,我自当你是狗屎。

    “放肆!”

    顾云帆的权威受到了挑衅,他瞬间就怒了。

    纪茹茜却是丝毫不让,直视顾云帆的目光,毫不畏惧的说道:“爷爷,你偏心三弟妹你直说,别朝着我吼。今天理亏的是你,就算你是长辈也别想我会退让。或者让大家都来评评理?难道在你心里就只有雨墨是你的孙媳妇?”

    “妈,你看到了吗?我这亲生女儿竟然都不如一个孙媳妇儿啊!妈,请你晚上务必和老头子好好的谈谈,教导教导他。”

    顾山宝开始哭嚎,对于顾云帆的行为十分的鄙视,说的好像真有那么一回事似的。

    “爷爷,大嫂说的没错,您也太偏心了。”

    蒋欣捷也站起来不服气的说道。

    “大嫂,别说是你了。当初就是我们家亦城这个亲孙子想进顾氏集团上班,爷爷都没同意呢。”

    楚若盈也阴阳怪气的说道。

    “你们,你们……”

    顾云帆指着纪茹茜几人,手指抖啊抖的,硬是半天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气得直接就跌坐在椅子上。

    “爸!”

    “爸!”

    顾搏和云念兮连忙站起来去给顾云帆顺气,顾云帆去推开了他们的手,看向顾意,大声的吼道:“顾意,这就是你罔顾家族利益也要娶进门的女人。尊老爱幼,她不懂吗?这个女人不安好心,就是想要气死我!”

    顾意原本正低着头在吃早餐,闻言,微微抬眸看向顾云帆,挑眉说道:“是啊!我高兴,我喜欢,我惯的!”

    “你……”

    顾云帆直接给气晕了过去。

    “爸!”

    “爸!”

    而顾意坐在那里眉头都没皱一下,还在喃喃自语。

    “我统共就这么一个媳妇儿,我不惯着她,难道惯着你吗?”

    “顾意!”

    顾云帆都已经被气晕了,顾意居然还在那里说风凉话,这让顾搏十分的愤怒。

    “叔叔,有事吗?”

    顾意看向顾搏,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无辜的道。

    “顾意,他是你爷爷!”

    顾搏咬牙切齿的道。

    “我知道,他是我爷爷。”顾意点头,又道:“可他有当我媳妇是他孙媳妇吗?你们可以看不起,但是谁敢看不起我老婆,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声落,顾意便拉着纪茹茜打算离开。走了几步,突然又回过头来,面对着众人说道:“既然白雨墨能进公司上班,茹茜当然也可以。”

    这是告之,并不是商量。

    “顾意,我不同意!现在我爸还在昏迷中,你没资格替他作决定。”

    顾搏坚决反对,现在他可不敢小瞧纪茹茜,所以绝不能让纪茹茜进顾氏。

    “就因为爷爷身体不适,所以这点小事我们就不要去烦他了。叔叔,有一点你谨记。顾家在军方的势力你说了算;但是顾氏集团,却是我说了算。这些年,我从不曾插手顾家军方那边的事情,难道今天你还想插手顾氏集团?”

    顾意冷冷的道。

    ……

    第二天,纪茹茜早早起来,特意打扮了一番,毕竟这是她第一次在顾氏集团亮相,不能丢顾意的脸。吃完早餐之后,就和顾意一起去公司上班。

    顾意从早上醒来开始,脸上就挂着笑容,还哼着小曲。平时他去上班的时候,茹茜还在被窝里。然而从今天开始,他就可以和茹茜一起起床,一起刷牙,一起吃早餐,然后一起开车去上班。

    以前还在a市的时候,虽然他偶尔也能和茹茜一起做这些事情。可是一出家门,却是各开各的车,他往左走,茹茜往右走。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他们坐同一辆车,往同一个方向,去同一个地方,然后会坐在同一间办公室里。这样的感觉,想想就很美妙。

    顾意开车,纪茹茜坐在副驾驶位上。车子在红灯前停下来,顾意整个趴在方向盘上,侧头看向纪茹茜,笑着道:“老婆,我现在觉得生活很美妙。”

    “现在才觉得生活很美妙?以前就不美妙吗?”

    纪茹茜疑惑的道。

    “以前不喜欢去上班。”

    “为什么?”

    不都说顾意是一个工作狂吗?

    “因为以前上班就不能见到你,但是现在上班也能见到你了,所以生活就变得很美妙了。”

    顾意脸上笑意浅浅,声音温柔。

    “我可是去工作的。”

    纪茹茜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知道,可是就是很高兴。”

    顾意脸上宛如开出一朵花来。

    纪茹茜轻咳了几声,微微侧过头,俯在顾意的耳边,说道:“其实我也很高兴。”

    两情若是长久时,谁又不想朝朝暮暮呢?

    “老婆,糟啦!我想吻你了怎么办?”

    顾意开始耍流氓。

    后面传来了刺耳的喇叭声,提醒了纪茹茜,他们这会还在红绿灯路口。

    “绿灯啦!快走!快走!”

    纪茹茜连忙坐好,离顾意远一点,生怕他什么都不顾就朝着她扑过来。

    顾意挂挡,开着车往前走。嘴角勾着笑,心里却在想着。下午就去请人来将办公室重新装修一遍。必须请设计师重新设计一下,怎么样才能更有利于他做“坏事”呢?

    ……

    顾意和纪茹茜到公司时,白雨墨也已经到了。

    “意哥哥,大嫂,早!”

    三人在公司门口遇到了,白雨墨笑着朝顾意和纪茹茜打招呼。

    “弟妹,早!”

    纪茹茜笑着朝白雨墨点了点头。

    而顾意却是皱眉,说道。

    “弟妹,在公司你还是称我为总裁比较好。况且你现在已经嫁给了顾亦峰,该和他一样叫我大哥才是。以前那些称呼,还是尽早改了的好,免得引起什么不必要的误会。”

    “好!”

    白雨墨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长睫垂落,低垂着头说道。

    顾意牵着纪茹茜的手往里走,白雨墨跟在他们身后。三人一起来到总裁专用电梯门口,顾意按了一下电梯,纪茹茜率先走了进去。白雨墨正要跟着走进去时,顾意却说道:“弟妹,这是总裁专用电梯。你坐员工电梯上去,虽说我们是一家人,但是公司我们还是公私分明的好,以免引起非议。”

    声落,顾意也不管白雨墨难看至极的脸,走进电梯里,然后按下按钮,直接关了电梯的大门。

    电梯里。

    纪茹茜朝着顾意竖起了大姆指,笑着道:“点赞!表现不错!”

    “那有没有奖励?”

    顾意突然转过身,将纪茹茜圈在双臂之间,那双蔚蓝色的双眸灼灼的看向纪茹茜说道。

    “你,你,你想干什么?”

    纪茹茜那双美目四处瞟,似乎在找着什么。

    “你在找什么?”

    “摄像头啊!”

    纪茹茜根本就没有深想,脱口而出。

    顾意却突然大笑起来,说道:“宝贝,找摄像头干什么?莫非宝贝想在这里干点什么?怕被拍到吗?”

    “你,你……”

    纪茹茜羞得满脸通红,结结巴巴的连话都说不完整了。

    “唔……”

    下一秒,顾意就已经吻住了她的唇。

    顾意觉得这总裁专用电梯的美妙就在于,可以方便他随时偷香。

    ……

    顾意拉着纪茹茜的手从电梯里走出来,便见大大的办公室里整整齐齐的站着两队人,从电梯口排到了走廊里,他们朝着纪茹茜半弯着腰,齐声说道:“欢迎总裁夫人,欢迎总裁夫人……”

    纪茹茜被这样的阵势吓了一大跳,而顾意却是嘴角勾着笑,显然对于这样的欢迎仪式还是比较满意的。

    行政总监看着顾意拉着纪茹茜往里走,还不时朝着众人笑着点头。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松了一口气。厉助理说,总裁会喜欢这样的欢迎仪式。原本她还不相信,毕竟总裁向来比较低调,应该不像是喜欢排场的人。可是在厉助理的坚持下,她忐忑的安排了这样一场欢迎仪式。现在看来,还是厉助理了解总裁。

    顾意拉着纪茹茜走到办公室中间,停下了脚下,朝着众人作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办公室瞬间安静了下来,等着顾意发话。

    顾意搂住纪茹茜的肩膀,看向众人,笑着道:“这是我的老婆,纪茹茜。从今天开始,她会和大家一起共事。大家不准欺负她。”

    声落,就是一阵哄闹和笑声。

    “总裁要请吃喜糖!”

    “总裁好萌!”

    “我们一定不会欺负总裁夫人的。”

    ……

    “谢谢大家!”

    纪茹茜红了脸,朝着众人点头致意。

    “好了!都去工作吧!”

    顾意朝着众人挥了挥手,说道。

    众人各自往自己的工作岗位走去,一群年轻的小姑娘围成一堆,你推我,我推你,最后一个小姑娘被推了出来。

    她狠狠瞪了身后的姑娘们一眼,走向顾意,壮着胆子说道:“总裁,我可以请总裁夫人签个名吗?我是她的粉丝。”

    “嗯。”

    “谢谢!”

    那个小姑娘激动的都快要跳起来了,将早就准备好的笔和一张cd递给纪茹茜,说道:“茹茜姐,我可喜欢你了!喜欢看你演的戏,喜欢听你唱歌。”

    “谢谢!”

    纪茹茜接过笔和cd签上名,说道。

    “总裁,我能抱抱总裁夫人吗?”

    小姑娘又看向顾意,请示道。

    “当然可以!”

    不等顾意回答,纪茹茜就伸手给了那个小姑娘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们也要,我们也要!”

    身后那群年轻的小姑娘们也开始起哄,见纪茹茜这么好说话,也不怕顾意了,都跑了过来,顾意都被她们挤到后面去了。

    纪茹茜却是极有耐心,一一给她们签名,然后还和她们拥抱,有说有笑的聊得很高兴。

    顾意看着这群疯狂的“情敌”们很恼火,他不停的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是在公司,所以他要保持形象。于是他左等右等,忍了又忍。可是这群“情敌”却没完没了了!

    “这是我老婆,我最喜欢她!”

    在“情敌”们一声声“茹茜姐,我好喜欢你!”,“茹茜姐,我好爱你!”的告白中,某人终于忍不住了,推开那群疯狂的姑娘,走到纪茹茜面前,拉着她的手开始宣示主权。

    瞬间,办公室里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看向顾意惊叹:总裁你肿么可以这么萌?

    “我们也很喜欢她!”

    不知是谁突然喊了一句,接着所有人都开始不停的重复这句话,笑声此起彼伏。

    顾意拉着纪茹茜就往总裁办公室里走去,“情敌”太强大了,看来必须得看紧点。

    而白雨墨站在人群的角落里,看着这一场只属于纪茹茜的热闹,握紧了拳头。

    ……

    顾意给白雨墨安排的职位是业务总监,而纪茹茜却是采购副总兼总裁助理。顾意特意让纪茹茜的职位压白雨墨一头,就是担心白雨墨会利用职务之便给纪茹茜穿小鞋。

    对于顾意这样的安排,厉诚表示,他可能要失业了!他跑到顾意面前去哀嚎,希望公司能多给他发点失业金。顾意嫌他心烦,于是大手一挥,将他下放给白雨墨当助理。美其名曰白雨墨对顾氏集团业务不熟悉,所以他将自己最得利的助理派去协助她。

    白雨墨上班的第一天,简直可以用悲惨来形容。业务总监这个职位其实很尴尬,毕竟业务部一直以来都是靠业绩吃饭的。像白雨墨这样的空降兵,业绩没有,关键是连公司的产品及作业流程都不懂,职位却还压别人一头,这让一众业务骨干如何服气?

    再说了,像厉诚和景琛都是人精。他们自然知道白雨墨和他们不是一条道上的,所以各种挖空心思给她使绊子。而顾意接手顾氏集团已经好几年了,经过了好几次大换血,所以现在公司内部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他的人。这些人自然也是跟着厉诚和景琛转的,各种为难白雨墨。所以白雨墨接手业务部,可以说是寸步难行。

    一个上午过去了,整间办公室没有人和她说一句话,一个个全当她不存在似的。每当她有不懂的地方问厉诚,厉诚总是一脸的不屑,白总监居然连这个都不懂?她办公桌上的工作堆积如山,可是她却根本不知道从哪里下手。不但没有人帮她,而且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

    白雨墨在白家那可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何时受过这样的委曲?下午的时候,她就直接被气哭了。哭哭啼啼的跑去向顾意告状。

    “大哥……”

    白雨墨才开口,顾意就打断了她的话。

    “白总监,在公司没有什么大哥,只有总裁。”

    白雨墨咬了咬嘴唇,委曲的看向顾意,说道:“总裁,业务部那些人太过分了。他们根本就不将我放在眼里,这样一来我的工作根本就没办法进行……”

    白雨墨balabala的抱怨了一大堆,列举了许多条业务部存在的问题以及那些不配合她工作的人等等。

    在听白雨墨说了五分钟之后,顾意表示他的耐心已经用尽。他猛得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说道:“白总监,这里是公司。现在你既然身为这里的一员,就要守这里的规则。你既然坐在总监这个职位上,就要对得起总监这个称呼。如果你连这些小事都解决不了,我劝你现在,立刻,马上收拾东西回家去。如果所有人都像你一样,一点点小事都跑来找我解决,那我还要你们干什么?”

    顾意这番话,不可谓不毒。毫不留情,字字如玑,直接打了白雨墨的脸。

    “意哥哥,你一定要这样为难我吗?你明明知道,现在我们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难道我们就不能好好相处吗?”

    白雨墨眼泪掉得更凶了,一边哭一边说道。

    “白总监,有一点,我希望你记住。在顾氏集团,我们不相信眼泪,只相信实力。做不了就给我滚蛋,别在这里像个没断奶的孩子子似的哭哭啼啼的。要想当千金小姐,就回白家或者是顾家去。还有,我再说最后一遍。在公司,没有什么大哥,只有总裁。如果再犯,你明天就不用再来了。”

    顾意冷哼一声,说道。

    “那为什么大嫂可以?”

    白雨墨此时是被气昏了头,所以才会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

    顾意冷冷的笑道:“因为你大嫂是我老婆。所以我建议你明天还是别来公司上班了,你要是到部队去,顾亦峰也一准能给你开后门。”

    ……

    白雨墨哭着从总裁办公室跑了出去,迎面撞上正准备进来向顾意汇报工作的顾若凌。

    “雨墨,你怎么了?”

    顾若凌双手握住白雨墨的肩膀,看到她哭红的眼睛,心疼的问道。

    “呜呜!”白雨墨眼泪掉得更凶了,哽咽的道:“若凌,他们都欺负我,你帮帮我,好不好?”

    “好!”

    顾若凌觉得他总是没有办法拒绝白雨墨的,哪怕就在昨天他曾被白雨墨狠狠的伤害过。

    白雨墨听他的话先回去了工作,而他去了找顾意。

    “总裁,白总监为什么会哭?”

    顾若凌一进门,就问道。

    顾意正低着头在看文件,连头都没抬,仿佛没有听到他说话一般。

    “总裁,为什么公司的所有同事都会排挤白总监?”

    顾若凌又问道。

    顾意依旧不理他。

    “顾意,雨墨只是一个女人,你为难她有什么意思?”

    顾若凌走到顾意的办公桌前,猛得一拍桌子,大声的说道。

    “啪!”

    顾意手中的文件直接朝着顾若凌劈头砸了下去,他站了起来,冷冷的道:“顾若凌,你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

    “我……”

    而顾意却根本就不给顾若凌说话的机会,朝着他劈头大骂:“为了一个女人,杀父之仇不报了吗?我拜托你清醒一点,现在白雨墨是顾亦峰的老婆。你他妈的想要抢,至少也得先干掉顾亦峰。呵呵!你现在倒好,竟然还想帮顾亦峰。你他妈的脑子进水了,还是被驴踢了?别到最后杀父之仇没报成,反而搭上了自己的性命。我告诉你,你舍不得白雨墨是你的事,别连累了我。你现在就给我想清楚,到底要报仇,还是要女人?”

    “对不起!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

    “以后如果再有这样的事情,我们的合作终止。”

    顾意明显是余怒未消。

    “我明白,不会再有下次。”

    “行了,你出去吧!”

    顾若凌离开办公室之后,纪茹茜给顾意倒了一杯水,拖了一张椅子在他的面前坐了下来,说道:“顾意,我觉得顾若凌根本就不可靠。他对白雨墨的执念太深,迟早会坏事。”

    “嗯,我知道。”

    “那你还和他合作?”

    纪茹茜疑惑的道。

    “他和顾亦峰不一样,他是顾家年轻一辈中唯一算纯良的人。不管怎么样,他至少不会想着如何来害我。所以将他放在身边,不会太冒险。顾若凌对我们来说,是一柄双刃剑。利用的好,就能给顾亦峰致命一击。”

    “你心里有数就好!”

    “放心吧!”

    “对了!顾意,今天怎么不见流苏?她不是也在这里上班吗?”

    “我好像听阿琛说,白流苏家里出了点事,这几天请假回家了。”

    “嗯。”

    纪茹茜心里的疑惑越加深了,似乎流苏和小羽从来都不会同时出现。上次也是,她看到小羽的时候,流苏就消失了好久。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晚上的时候,顾意和纪茹茜没有回家吃饭,而是选择了单独在外面吃。

    顾意说,要庆祝茹茜进入顾氏集团上班,所以晚上准备了烛光晚餐。

    爱琴海餐厅。

    走进这里,就让纪茹茜想起了当时顾意向她表白的时候。虽然那时在a市,可是不变是依旧优雅而浪漫的环境,还有他们深爱彼此的心。

    a市那边的爱琴海餐厅只是分店,而京都这边才是总店。所以京都这边的爱琴海餐厅设计的更奢华,大厅中央还有舞池。

    看着一对对的情侣在上面翩翩起舞,纪茹茜忽然就来了兴致,拉着顾意也要去跳舞。

    而顾意似乎也有些蠢蠢欲动,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华尔兹!”

    顾意从座位上站起来,微微弯腰,一手背在身后,一手伸向纪茹茜。

    “亲爱的老婆,我可以邀请你跳一支舞吗?”

    纪茹茜微笑着将手放到顾意的手里,两人相拥着步入了舞池。

    哪怕这只是他们第一次跳舞,可他们的配合却十分的默契。他们相拥着彼此,他们的舞步轻盈而优雅,他们的眼中都只看得到对方……那样的含情脉脉,那样的亲密无间。

    这一刻,美的不仅是舞蹈本身,而是那跳舞的两人。

    “顾意,没想到你舞跳得这么好?快点从实招来,你以前是不是抱着很多女孩子跳过舞?”

    脚步慢下来之后,纪茹茜语气酸酸的说道。

    “我就只会华尔兹。严格来说,这是我第一次跳舞。”

    “顾意,你别告诉我,你是舞蹈天才。”

    纪茹茜有些不敢相信,她自己就是跳华尔兹的高手,从顾意的舞步上来看,明明就是经过了许多次的练习而成的。

    顾意轻哼了一声,有些阴阳怪气的说道:“也不知道是谁那一年的毕业晚会表演了一段华尔兹,我那时不能到美国来参加你的毕业典礼,只看到你跳舞的视频。看到你和别的男人一起跳舞,心里很不舒服。就赌气买来了华尔兹的视频开始自学。几年坚持下来,如今也算是小有所成。只是一直都没机会派上用场。”

    纪茹茜突然就笑了起来,“所以当时那个和我一起跳舞的男生,后来无缘无故被人在晚上的时候暴打了一顿,是你干的吧?”

    “嗯。”

    “顾意,如果我能早点认识,如果你肯早点让我认识你,那该有多好啊!”

    纪茹茜那双美目缠缠绕绕的看着顾意,眼里是浓得化不开的深情。

    ……

    顾家。

    白雨墨下班回家的时候一路都戴着墨镜,直到回到她和顾亦峰的房间里才摘下墨镜。

    “雨墨,你哭了?”

    顾亦峰拉着白雨墨坐下,关心的问道。

    “亦峰,对不起!”

    白雨墨突然就扑到顾亦峰的怀里,哭得更凶了。

    “怎么了?受了什么委曲?和我说说!”

    顾亦峰的脸上难得的浮现了温柔之色。

    “亦峰,我太没用了,根本就帮不了你。我现在在公司举步难行,他们在故意为难我。我根本就没机会接触到公司的核心,你费尽心思说服爷爷让我到顾氏集团上班,可我却……”

    白雨墨从顾亦峰怀里抬起头,愧疚的说道。

    “没事!”顾亦峰拍了拍白雨墨的背,安慰道:“这本就是我意料之中的事情,顾意又岂是省油的灯?他不可能坐以待毙。”

    “那我们怎么办?”

    顾亦峰冷冷的一笑,道:“顾若凌现在不是顾氏集团的财务副总吗?我觉得他会是我们的一个突破点。”

    “顾若凌?”

    “嗯。”

    顾亦峰点点头,然后俯在白雨墨耳边轻声的说着什么。

    “好!”

    ……

    走廊里。

    蒋欣捷刚从房间里出来,就碰到了靠着走廊墙壁站着的顾亦峰。

    “二嫂。”

    “小叔。”

    蒋欣捷朝着顾亦峰淡淡的点了点头,不准备和他多说话,越过他就打算下楼。

    虽然顾渊死的那天晚上,她并不在家。可是秋雅妍已经同顾若白和她说过,顾渊就是顾亦峰杀的,让他们以后小心点顾亦峰。

    “二嫂,我听说你们蒋家最近似乎出了点财务危机?”

    顾亦峰在蒋欣捷身后,突然开口说道。

    “那是蒋家的事情,不劳小叔费心。”

    蒋欣捷脚步未停,边走边说道。

    “如果我说,我可以帮你们蒋家呢?”

    顾亦峰站在原地没有动,笑着道。

    “你会这么好心?”

    蒋欣捷根本不相信顾亦峰会这么好心帮她,但是还是转过身,往回走,来到顾亦峰的面前。

    “这就要看二嫂是否有足够的诚意了?我就是想和二嫂做个交易,不知道二嫂有没有兴趣?”

    “你想要我干什么?”

    顾亦峰俯身在蒋欣捷耳边轻声说着,蒋欣捷的脸色顿时巨变,随后又恢复了平静,点了点头,说道:“好!”

    ……

    ------题外话------

    晚上要和朋友去吃饭,所以只有这么多了。

    但是票票还是求一个!来吧!不要大意的掏出来吧!不然我就要使出我压箱底的十八摸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76章我高兴,我喜欢,我惯的!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