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8章 顾家死了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不论是对闻人羽,还是景琛,又或者是秋韵而言,这一夜都是极尽疯狂而缠绵的一晚。

    ……

    凌晨三点多的时候。

    闻人羽和景琛睡得迷迷糊糊的,却听到隔壁房间传来了吵闹声。酒店的隔音效果很好,所以除非是很大的吵闹声。不然,他们是不可能听到的。

    景琛睁开眼,看到便是白流苏安祥的睡容,顿时一惊,“蹭”得一下从床上坐起来。

    “你……我……”

    他结结巴巴的连话都说不完整了。

    昨晚那些疯狂的片断,如潮水涌入他的脑海中。原本以为那只是一场梦,可此时他一丝不挂,身旁的白流苏亦然。这一切,都在提醒着他,他们昨晚干了什么。

    闻人羽慢慢的睁开眼,看到景琛脸上像是见了鬼的表情。她朝着他眨了眨眼,笑着道:“昨晚确实是我把你给睡了!”

    “你……流苏……不对,你是闻人羽。”

    景琛就像一个被强暴的良家妇女一般,用被子将自己裹得严实,一脸惊恐的看着闻人羽,直往后退。

    反倒是闻人羽,大大方方的拿起衣服和裤子,当着景琛的面开始穿。边穿边笑着说道:“阿琛,我现在觉得你果断的是爱我的。你看!你居然能一眼就认出我和白流苏来。可我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你对秋韵那个女人的蛇蝎心肠却浑然未觉呢?”

    “秋韵怎么样了?”

    经闻人羽一提,景琛才想起秋韵来。昨晚他们一起共进烛光晚餐,后来他喝了秋韵给他倒的那杯红酒之后就有些昏昏沉沉的,身体也出现了一些异常。他知道一定是酒里被下了药,当时没来得及细想。现在想来,只有秋韵有机会接触那瓶红酒和酒杯。

    “阿琛,从我们的床上一醒来,就谈论别的女人,真的好吗?”闻人羽已经穿好了衣服,她伸手拿起放在椅子上的衣服和裤子扔给景琛,又道:“赶紧穿上衣服,我带你去看一场好戏。”

    景琛裹着被子,摸索着在被窝里穿好了衣服。

    闻人羽看着他那害羞的模样,咯咯的直笑。

    “阿琛,昨晚我什么都干了,你居然还怕我看见?”

    景琛轻咳了几声,红了脸,也不说话。

    他掀开被子正准备下床,目光在白色床单上的落红上顿了顿,这下连耳根都红了。

    “别磨蹭了,快点!慢了好戏就唱完了。”

    闻人羽倒也没注意,催促道。

    走到门口,闻人羽突然侧过头,对景琛说道:“阿琛,我是闻人羽,也是白流苏。我有人格分裂症,但是我不是疯子,我爷爷带我看过医生。”

    “嗯。所以现在你是闻人羽。”

    景琛对此倒是没怎么惊讶,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毕竟人格分裂症现在来说并不罕见。

    “嗯。”

    两人来到三零九号房,门口已经挤满了人。

    那些人闻人羽并不认识,但是景琛却都知道。这些面孔再熟悉不过,大多都是秋家的人。更可笑的是,里面的那几张生面孔,却是身穿制服的警察。

    凌乱的房间,凌乱的床,还有只来得及用被子盖住重点部位的秋韵和一个陌生的男人。

    景琛闭了闭眼,只觉这样的一幕太刺眼,不但刺得眼睛生疼,连心也是钝钝的痛。

    闻人羽侧头看向他,突然就伸手掰开了他握拳的手,然后紧紧的握住。

    “很苦么?”

    她问他。

    景琛收回看向秋韵的目光,没有说话。

    “那我给你一点甜!”

    声落,闻人羽就变戏法似的,从口袋里拿出一粒糖果,直接塞进景琛的嘴里。

    男人一般都不爱甜食,景琛皱眉,刚想吐掉。闻人羽已经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他微微一愣,糖果就在嘴里晕开,那味道甜甜的。这一瞬,他突然觉得原来甜食并没有想象中的难吃。

    “很甜吧?”

    闻人羽笑着道。

    “嗯。”

    而房间里却又变成了另一番模样。

    那个男人已经穿好了衣服,而秋父和秋母揪着那个男人的衣领一副要和他拼命的模样。

    那个男人却是用力的甩开了他们的手,然后拿起放到桌上的一份协议,直接就甩在他们脸上,说道:“你们搞清楚,昨晚是秋小姐买了我一夜。现在我已经为她服务过了,给了钱我就马上走人!”

    此言一出,众人顿惊。目光齐刷刷的看向此时已经穿好衣服,但是目光依旧空洞的秋韵。

    “你胡说!”秋母哭着扑向那个男人,大声的说道:“我的女儿绝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是么?”那个男人推开秋母,冷冷的笑,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道:“那你好好看看,你的女儿到底是怎么求我的?不过就是一个放荡,无耻的女人而已,装什么清高?”

    电视屏幕一闪,便出现了裸着上半身的秋韵。她跪在地上,双手抱着那个男人的双腿,脸色绯红,眼里满满都是哀求。

    景琛全身一震,已经看不下去,就要冲进去。

    闻人羽拉住他的手,死死的拽住他。

    “戏还没看完,你这么着急干什么?”

    “贱人!”

    房间里,秋父一耳光就朝着秋韵甩过去,直打着秋韵从床上滚下来。

    景琛双目赤红,眼里凝满了痛。又要往里冲,力气大的如蛮牛一般。

    “不准去!”

    闻人羽冷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景琛微顿,腰间似乎有金属的触感。他回过头,便看到闻人羽半藏于衣袖中的匕首正抵在他的腰间。

    “你……”

    “我不是白流苏,可没她那么温柔。”

    闻人羽的声音依旧冷冷的,脸上微有怒色。

    电视上的视频依旧还在继续播放,全是限量级的画面,不堪入目。

    “啪!”

    秋母举起一把椅子直接砸掉了电视机。

    抱着坐在地上的秋韵,母女俩滔滔大哭起来。

    “你们还有脸哭,还嫌不够丢人吗?”

    秋父气得脸色铁青,又要去打秋韵。

    “都是你,都是你!要不是你眼红顾家那点钱,我们的女儿怎么会变成这样?”

    “闭嘴!”

    ……

    两人吵着吵着,就开始扭打起来。

    “走吧!这都什么跟什么?说什么她的女儿被人强奸,要我们来抓犯人。可结果却是自己的女儿不知检点,与男人鬼混。这会倒好,直接又演变成一幕‘宫心计’了。”

    一名警察无奈的摇了摇头,对身边的另外两名警察说道。

    “是啊!这些人还真以为我们警察很闲吗?”

    另外一名警察也抱怨道。

    于是三名警察边说边往外走,懒得再理这些遭心事。

    警察离开之后,闻人羽才收回了匕首。

    景琛脸上的神色黯淡到失神,没有再去管房间的事情,转身就走。

    闻人羽回头看向秋韵,而此时秋韵的目光也恰好看了过来,两人目光相撞,一冷笑,一怨恨。

    闻人羽耸了耸肩,转过身,快步跟上景琛。

    三零八号房。

    景琛站在房间里等了十几分钟,白流苏才走进来。景琛走到门口,将门关上。

    “秋韵被下了药?”

    景琛问道。

    “嗯。”

    “你动的手?”

    “嗯。”

    “你……”

    景琛扬手,一巴掌就要朝闻人羽脸上甩过去。

    闻人羽不但站着没动,还微微仰起脸,朝着景琛凑过去了几分,说道:“打啊!朝这里打,使劲打!”

    可景琛的手伸到半空中,几欲打下去,可最终还是放了下来。

    “啪!”

    景琛放下手,而闻人羽却扬起了巴掌,一耳光朝着他重重的甩过去。

    “是非不分,狼心狗肺的混蛋!我他妈就该让你成为强奸犯,被抓去蹲大牢。怎么?现在还想恩将仇报?心疼那个恶心的女人?你他妈的又不是眼瞎了?不知道是那个女人想要算计你吗?顾亦峰伙同你那个心肝宝贝想要陷害你,想让你去蹲监狱,想斩了顾意的左膀右臂。为了一个女人,赔上自己不说,还要拖累顾意,你果真很有出息。”

    景琛被闻人羽那一耳光打得一愣一愣的,半晌,才抬起头看向她,说道:“可是你也不该……”

    “啪!”

    景琛话还没说完,闻人羽又是一耳光打在他的另外一边脸上。

    “我不该什么?不该对那个女人下药?我他妈的又不是圣母白莲花,我不让她自食恶果,难道还要以德报怨?她敢作贱你,我凭什么要放过她?我没剁了她,已经算是仁慈的了。心疼了,是不是?想为那个女人报仇,是不是?来啊……”闻人羽朝着景琛走去,步步紧逼,直逼得他退至墙角,背已经抵在墙壁上,退无可退。冰冷的道:“有种你也去找几个男人轮了我啊?景琛,我告诉你,这一辈子,你可以不爱我,但是你再作贱自己去爱秋韵那个女人,我必定会想办法弄死她。所以,守好你的心,哪怕现在你心里满满都是她,也给我一分一分的剐出来。”

    “白流苏,你凭什么以为这就是我想要的?”

    有人说,在感情里,谁先爱上,谁就输;谁爱的深,谁就输。不幸的是,他两样都占了。所以在他和秋韵的感情中,他从来都是输的那一个,而且输得彻底。有些事情,你知道是一回事,可是能不能做到又是另外一回事。毕竟是放在心里,爱了那么多年的女人,哪里就那么容易,说放下就能放下。

    “凭什么?凭闻人羽和白流苏都爱你这个混蛋。”闻人羽冷冷的笑道:“我不是白流苏,白流苏给你的全是温柔,可最后她却只能躲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哭。我不一样,我不会让自己哭,我只会让那个女人哭。三个人的爱情,凭什么只有我一个人痛苦?而且那个女人又怎么配拥有幸福?白流苏像天使一样的爱着你,你不要。那么,你只好接受我像恶魔一样的爱。”

    “砰!”

    门被人从外面踹开,顾意和纪茹茜急冲冲的走了进来。

    “阿琛,你没事吧?”

    “小羽,你没事吧?”

    顾意和纪茹茜同时开口说道。

    闻人杰虽然知道闻人羽做事有分寸,可是她突然开口就要调动闻人家在京都的势力,这让他多少有些担心,毕竟闻人羽是在人生地不熟的京都。所以闻人杰就将闻人羽的情况告诉了纪茹茜,让她代为照看一下这个堂妹。因此现在顾意和纪茹茜都知道闻人羽患有人格分裂症,也知道白流苏和闻人羽其实就是同一个人。

    “没事!”

    “没事!”

    闻人羽见顾意来了,便不再管景琛。拉着纪茹茜就往外走,因为她知道有顾意在,景琛就算再怎么横,也不可能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姐夫,好好的教训一下这头蛮驴。傻瓜我见的多了,可是被人卖了,还傻傻的替别人数钱的傻瓜,我还是头一回见到。现在还在心疼秋韵那个女人,丫的就是欠虐!姐夫,你一定要满足他。要是虐得不够,我估摸着他可能又会去秋韵那个女人那里找虐。”

    闻人羽边走边说道。

    “好!”

    刚才回来的时候,闻人羽就打过电话给纪茹茜,所以事情的来龙去脉,顾意也是清楚的。

    ……

    那一晚,不知道顾意是怎么和景琛聊的。两人从房间走出来之后,景琛再也没有提要去找秋韵的事情。而闻人羽却是又在酒店开了一间房,直接补眠去了。

    原本纪茹茜想要交待景琛好好对闻人羽,好好珍惜她。可想想又作罢。毕晚感情从来都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旁人不方便插手。

    ……

    第二天上午,景琛就去了酒店等闻人羽。而闻人羽直睡到中午才醒来,她一打开门,便看到坐在房门口的景琛。

    “什么时候来的?”

    她打开门,请景琛进来坐。

    “上午。”

    “那怎么不打电话叫醒我?”

    “昨天晚上你太累了……我今天反正没事,等一等没关系。”

    景琛轻咳了几声,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找我有事?”

    闻人羽微微一笑,说道。

    “嗯。”

    景琛点了点头,抵唇轻咳。

    “感冒了?”

    闻人羽见他一进来就咳个不停,关心的问道。

    “没有,没有!”

    他连连摇头。

    “那你干嘛一直在咳?”

    景琛又轻咳了几声,看向闻人羽,急切的说道:“我就是来告诉,昨晚的事情,我很抱歉。如果你……”

    闻人羽却是摆了摆手,打断了景琛的话,一脸的无所谓。

    “别跟我谈什么你要负责的事情。你昨晚意识不清醒,那我不介意帮你回忆一下。昨晚是我霸王硬上弓强了你,所以要负责也是我对你负责。那个,如果你要我负责,我还是可以考虑考虑的。”

    景琛愣愣的看着闻人羽,听她说出这么惊世骇俗的话,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是嘛!男人就该大气些。你应该是不用我负责的,对不对?那就这样吧!这事以后就不必再提了。”

    闻人羽有闻人羽的骄傲,喜欢景琛是一回事,但用婚姻来绑住男人这种事,她却是做不出来的。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我会暂时用白流苏的手机。如果你要我负责,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我就不跟你多说了,我马上要回a市。”

    “怎么突然要回a市?”

    景琛被闻人羽成功的转移了话题。

    “我想爷爷了,回去看看他。”

    其实闻人羽没有告诉景琛,她是赶回家去灭爷爷的火。爷爷要是知道她被景琛给睡了,一定二话不说先打断了景琛的腿再说。人命关天,十万火急,她再不走,估计爷爷就会亲自追到京都来。

    “那还会回来吗?”

    “嗯,你那个助理的位置先给我留着,我过一段时间就回来!”

    “好!”

    ……

    顾家。

    “顾意,这下景琛应该对秋韵死心了吧?那小羽是不是就有机会了呢?”

    纪茹茜问顾意。

    “不知道!”

    “我靠!”纪茹茜很激动,直接爆了粗口。“为什么?我家小羽都被他那啥了,他还想怎样样?”

    顾意揉了揉纪茹茜头发,笑着道:“就像小羽说的,阿琛就是一头蛮驴。他什么都好,就是情商太低。他又不傻,这么多年,有些事情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可他就是装聋作哑的由着秋韵。”

    “看不出阿琛还挺痴情的啊!可为什么眼光却这么差呢?”

    “所以宝贝,还是我好,对不对?不但眼光好,而且情商也很高。”

    “那你赶紧调教一下阿琛,让他开开窍。”

    “宝贝,这就不劳你烦心了。阿琛自有小羽去调教,我们就别去凑热闹了。”

    “可是阿琛再欺负小羽可怎么办?”

    “宝贝儿瞎操心了,不是?小羽和流苏可不一样,她要是不愿意,谁能欺负她?你都没见,阿琛在她手里只有挨揍的份么?”

    ……

    最近纪茹茜在息影两年之后,又一次上了娱乐以及财经栏目的头版头条。

    《三栖天后纪茹茜低调嫁入顶级豪门》,《论商业鬼才纪茹茜与豪门贵公子的恋爱史》,《纪氏与顾氏两大集团联姻,是真爱,还是利益?》……

    一时间,纪茹茜和顾意的名字成为了各大网站的热门收搜词。同时,一些小网站上也贴出了一些捕风捉影的报导。比如作为顾家的长媳,却连婚礼都没有,突然因病悄然逝世的顾渊,顾家二公子顾若白受伤住院,顾家三公子与白家联姻……这些都是在纪茹茜嫁进顾家之后才发生的事情,素来低调且神秘的顾家似乎突然被搅乱了,豪门间的内斗,诡异让人猜想连连。甚至,还有某知情人士透露,纪茹茜蛇蝎心肠,居心不良,野心勃勃,意图谋夺整个顾家。

    这样的传闻,网络上又掀起了新的一轮口舌之战,连同纪氏集团与顾氏集团的股价都受到了影响。

    顾氏集团。

    纪茹茜关掉网页,伸了一个懒腰,朝着正在噼里啪啦敲击着键盘的顾意,说道:“唉!好无聊!都没点新鲜的,怎么都不来点劲爆些的新闻呢?比如说顾家长媳纪茹茜怀了一对龙风胎,普大喜奔,龙太子与龙女即将成为顾家新一代的继承人?”

    顾意手上的动作未停,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嘴角却有笑意晕开。

    “我们努力一点,等怀上了,我就去让各大报社这么报道。”

    “顾意,你说我蛇蝎心肠,居心不良,野心勃勃,意图谋夺整个顾家么?”

    纪茹茜撅着嘴,有点委曲。

    顾意摇了摇头,说道:“其实是我蛇蝎心肠,居心不良,野心勃勃,意图谋夺整个顾家。”

    “所以我这是替你背了黑祸?”

    “可以这么说!”

    “所谓夫妻本就是一体的,既然这样,我也就不计较了。话说我们顾家不是权顶半边天吗?在这天子脚下,到底是谁胆子这么大,竟然敢公然挑衅顾家呢?这样不利于顾家的报导也给放了出来,顾将军这响当当的名号是吃屎的吗?”

    纪茹茜笑嘻嘻的问道。

    “呵呵!”

    “呵呵!”

    两人相视一笑,眼里的意思很明显――你懂的!

    顾家素来低调,神秘,并不是顾家就真的风平浪静。相反,顾家从来就没有平静过。只不过,在顾家就算刮再大的风,下再大的雨,也没有人敢报导顾家的负面消息。而现在,不但有人大肆的将这些负面消息报导了出来,而且还扭曲了真相,甚至还引起了顾家股价的大跌。

    很显然,这是有人在背后操纵,有人故意想要这些负面的报导浮出水面。如果不是顾搏暗中默认,谁又敢编排顾将军的家务事呢?

    ……

    顾云帆的书房。

    顾意才进门,一叠资料就迎面朝着他们砸了过去。

    “为什么这几天公司的股价跌得这么厉害?”

    这一次,顾云帆可是气得不轻。

    顾意手快的接住,然后翻开来看了看,上面是这几天顾氏集团股票下跌的一些数据。他随手将那一叠资料扔到一边,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而顾亦峰坐在沙发的另一边。

    “到底是聋了,还是哑了?”

    顾云帆猛得一拍桌子,又道。

    顾意挑眉看向顾云帆,淡淡的道:“刚好顾亦峰在这里,爷爷不如问问他。一个将军,一个上校到底是干什么吃的?为什么有关顾家那些负面的新闻会报导出来?”

    “大哥,我们也不知道网站上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新闻。等我们发现时,已经来不及了。现在我们已经采取了措施,不会再有那些负面的新闻报导出来。”

    顾亦峰答道。

    顾意呵呵的一笑,看向顾云帆道:“那我也不知。”

    “混帐东西!”

    顾云帆气得脸色铁青。

    顾亦峰连忙站起来,扶住顾云帆,轻拍着他的背,说道:“爷爷,你先别生气。这件事情不如交给雨墨来处理,雨墨在国外就是从事金融这方面的工作,对这方面的危机处理很有经验。”

    “真好笑!”顾意冷冷的道:“白雨墨算个什么东西?我的地盘哪里轮得到她来指手画脚?顾亦峰,顾氏集团的经营权,你本事就来抢。但只要它在我手里一天,我就算折腾到破产,你也休想染指分毫。我其实还真是有点好奇,白雨墨到底给你灌了什么*汤,让你这么信任她,费尽心思也要她进入顾氏集团?你最好别忘了,她的身后是白家。白家也同样的野心勃勃,别到最后你辛苦图谋,只不过是为别人作嫁衣,成了顾家的千古罪人。”他微微一顿,目光一转,看向顾云帆,说道:“爷爷,你觉得呢?”

    顾云帆气得直发抖,却又拿顾意没有办法。

    顾意却是懒得再理会他们,站起来,就往外走。走到门口,又突然回过头说道:“哦!忘了告诉你们了。那个美国华尔街的金融鳄鱼mr顾就是我,这种投机倒把的事情,我十八岁就开始玩。既然你们想玩,那我一定奉陪到底。我看到最后,是谁玩死谁?”

    顾意离开之后,顾亦峰扶着顾云帆坐下。

    “爷爷,你先好好休息。这些烦心事,就留给我们来处理,你就别操心了。”

    顾亦峰一副乖孙子的模样。

    “亦峰,这次公司的股价会下跌,是你在背后操纵的吧?”

    顾云帆虽然用的是疑问句,可是脸上的神色却是肯定的。

    “爷爷……”

    “爷爷虽然老了,但是还不糊涂。亦峰,你们兄弟之间要争夺顾家,我不会插手,也不会偏帮哪一个。毕竟顾家历代的掌权者都是这么过来的。弱肉强食,优胜劣汰,这是顾家的生存法则。你可以耍心机,也可以不择手段。但是有一点,你必须记住,如果你罔顾顾家的利益,动摇了顾家的根本,你连争夺顾家的机会都会失去。”

    “是!爷爷,我明白!”

    ……

    顾意和纪茹茜下班回来,正在换鞋,就被秋雅妍气势汹汹的堵在门口。

    “纪茹茜,你这个小偷!”

    秋雅妍的声音很大,似乎想让整个顾家都听见。

    “啪!”

    秋雅妍的话刚落下,顾意目光蹙冷,直接一耳光就扇了过去。

    “嘴巴放干净一点!”

    秋雅妍一手抚着脸,一手拿起一个翡翠的镯子放到顾意和纪茹茜眼前,说道:“这个祖母绿的手镯我戴了很多年,在顾家没有人不知道。可是这个手镯昨天突然就不见了,这是我刚刚在你们的房间里找到的。”

    顾意冷冷的一笑,也不知道这秋雅妍突然又是发的什么疯。看来一定是顾亦峰在背后煽了不少阴风。他懒得和秋雅妍多说,直接拿出手机,打算报警。

    秋雅妍这样的小角色,还不值得他多费心思。

    纪茹茜却握住了他的手,然后走近秋雅妍,笑着道:“顾夫人,我想在顾家没有人不知道。我和顾意的房间是带指纹识别的密码锁。所以如果没有我们在,没有人可以进入我们的房间。我很好奇,顾夫人刚才到底是怎么进去的?”

    “贱人!你去死!”

    秋雅妍不知是恼羞成怒,还是太激动,或者说她有些精神失常。

    她突然就朝着纪茹茜扑了过去,纪茹茜微微一让,她扑了一个空,以一个十分不雅的姿势趴在地上。可是她却像是疯了一般,立刻爬起来,又朝着纪茹茜扑了过来。

    “妈!”

    顾若凌冲了出来,紧紧的抱住秋雅妍。

    “放开我!我要杀了这个贱人!”

    秋雅妍被顾若白抱在怀里,却依旧在大力的挣扎,要冲向纪茹茜。

    “对不起!我妈可能受了什么刺激,有些激动。我这就带她回房间去。”

    顾若凌看向顾意和纪茹茜,抱歉的道。

    “顾若凌,如果再有下次,我会亲手将她送进疯人院。”

    顾意警告道。

    “我没疯,我杀了你们!”

    秋雅妍狠狠的瞪着顾意,神色狰狞。

    顾若凌捂住了秋雅妍的嘴,抱歉的看了顾意一眼,然后抱着她上楼去了。

    ……

    晚上的时候。

    顾梦菲吵着要来和顾意玩,楚若盈就将她送了过来。顾梦菲在他们的房间里玩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就趴在纪茹茜的怀里睡着了。

    纪茹茜将她送回去给楚若盈,然后又和楚若盈闲聊了一会。顾意洗完澡不见她回来,就给她打了电话。接着她就从楚若盈的房间里出来,往回走。

    没想到在走廊里经过一间空置的客房时,秋雅妍突然就冒了出来。

    纪茹茜猝不及扑,被她扑倒在地上。秋雅妍双手用力的掐住纪茹茜的脖子,疯狂的笑道:“贱人,我杀了你!杀了你替我老公报仇!”

    纪茹茜毕竟是练家子,哪怕此时受制于人,也还是一脚将秋雅妍踹了出去。

    听到响动的顾意和顾亦诚夫妇,以及顾若白夫妇都跑了出来。

    “茹茜,你没事吧?”

    顾意立马扶起纪茹茜,问道。

    顾亦诚夫妇也跑了过来,担心的寻向纪茹茜的情况。

    纪茹茜轻咳了两声,摇了摇头。

    顾若白也连忙跑过来扶秋雅妍,而顾意却直接将他推开,一脚就踩在秋雅妍的手背上,用力碾压着。

    “啊啊啊……”

    秋雅妍惨叫声连连。

    顾意半蹲下来,看向秋雅妍,冷冷的道:“看来我果真是太仁慈了。”

    那天晚上,秋雅妍被连夜送进了疯人院。

    哪怕顾若凌和顾若白百般求情,保证以后绝不会让秋雅妍再出现在纪茹茜的附近,甚至最后还惊动了顾云帆。顾云帆为了顾家的名声,更加不赞同将秋雅妍送进疯人院。

    可是顾意却是谁的话都听不进去,他意思的很简单:要么报警,要么进疯人院,其他一切免谈。

    ……

    第二天,纪茹茜有些头晕,就在家里休息,没去上班。原本顾意打算留在家里照顾她的,可是却刚好约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客户见面。顾意要推掉这次的约会,纪茹茜却不同意。又不是什么大病,最多就一个小感冒,没必要这么娇气。在她再三保证下,顾意才去了上班。但是却是各退一半,顾意见完客户,下午就回来陪她。

    然而这一天上午,秋雅妍却在疯人院失踪了。顾意交待过疯人院的院长,也派了两个人看守秋雅妍,可是下午两点顾意和客户吃完饭打算回家,都没有收到有关秋雅妍失踪的任何消息。

    纪茹茜在房间里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就被敲门声吵醒了。她不想起床,任它一直响,懒得理会。可是对方却不停的拍打着房门,一声比一声重,一声比一声急切。

    纪茹茜被吵得没法睡觉,只好起床开门。

    “蒋欣捷,什么事?”

    打开门,看到蒋欣捷,她有些惊讶。

    “大嫂,我刚才好像看到妈回来了。”

    蒋欣捷突然握住了纪茹茜的手,纪茹茜能感觉到她的手在微微颤抖。

    “无聊!”

    纪茹茜推开她,就要关上门。

    蒋欣捷却急忙握住了门柄,害怕的说道:“大嫂,是真的,我没有骗你。我真的看到妈回了她的房间,若白不在家,我有点害怕。”

    纪茹茜原本不打算理会,可想到秋韵妍对她做过的事情,顿时心生警惕。她记得顾意说,有派人在疯人院看守秋雅妍,那秋雅妍到底是怎么回来的?她看蒋欣捷的神色不像是在说谎,所以就打算去看看。

    “怕什么?走吧!我们一起去看看!”

    “我害怕,我不去!”

    纪茹茜作势又要关门,蒋欣捷才连忙说道:“好!”

    两人来到秋雅妍的房间,所有的窗户都被窗帘遮得严严实实的。纪茹茜随手开了灯,四处看。卧室,洗手间,阳台都找了,没有见到秋雅妍。

    因为上一次在练功房吃过顾亦峰的亏,所以这一次来找秋雅妍,她特别的留神。如果秋雅妍真的回来了,那么就一定是顾亦峰在从中捣鬼。她特意让蒋欣捷紧跟在她的身后,蒋欣捷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她要真想对她做什么,她完全可以应付。如果真碰上像顾亦峰身手那么诡异的高手,蒋欣捷可以先替她挡住后背。而她只需要这一瞬间的机会,就能绝地反击。

    她转过身,正打算开口问蒋欣捷。突然似是察觉到了什么,猝然转过身。同时,右手迅速的一捞,蒋欣捷就被她拉过来,挡在她的前面。

    “咚!”

    一根铁棒朝着蒋欣捷打下去,蒋欣捷应声倒下。

    “顾意!”

    纪茹茜突然叫道。

    顾亦峰目光一闪,看向门口。

    而纪茹茜趁着顾亦峰走神的这一瞬,转身拔腿就往外跑。

    “该死!”

    顾亦峰一声低咒,追了出去,哪里还有纪茹茜的身影。

    ------题外话------

    没有票票,不开心,码字速度都慢了好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78章顾家死了人!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