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9章 将计就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顾意陪客户吃完饭,就没有再去公司,而是开车打算回顾家。

    走到半路,就接到了楚若盈打来的电话。

    “大哥,不好了!秋雅妍死了,警察也来了。蒋欣捷指证是大嫂杀了秋雅妍,而她因为发现大嫂行凶,所以大嫂也袭击了她。现在,大嫂失踪了。警察查了屋外的监控记录,看到大嫂慌慌张张从屋里跑了出去。”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赶回来。”

    顾意很平静,毋庸置疑茹茜一定不会杀人。而她又是自己从顾家出去的,那就说明,她暂时还是安全的。对于他来说,只要茹茜平安,其他的一切都是小事。

    挂断了楚若盈的电话之后,顾意就开始打纪茹茜的电话,可是却无人接听。

    他没有再接着打,而是在路边停下了车。他靠在座位上,半眯着双眸,沉思。

    现在,他需要好好的想一想。很显然,这一定又是顾亦峰设得局。看来在顾家,若不除顾亦峰,将是永无宁日了。他和茹茜都已经在准备要小孩了,相信不久之后,他们的孩子就会降临到这个世上。他半生都在顾家这个泥潭中挣扎,现在连茹茜也要跟着他一起在顾家受苦。他不希望他的孩子以后在这样的家庭中长大,他吃过的苦,受过的罪,他不希望他的孩子以后再去承受。他想给他的孩子一个温暖,满满都是爱的家。

    所以顾亦峰,这一次,我们就彻底做个了断吧!

    突然手机响了,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仿佛是心有灵犀一般,顾意就觉得这一定是纪茹茜打过来的。

    “茹茜?”

    他直接开口叫道。

    “顾意,是我!”

    顾意松了一口气,哪怕知道她是安全的,此时听到她的声音,才让他彻底松了一口气。

    “茹茜,你在哪里?有没有受伤?头还晕吗?”

    “我现在很安全,你放心!”

    “我马上过来接你。”

    “不用!顾意,顾亦峰太狠,太过卑鄙,留着始终是祸害。既然他要玩,我们索性就玩大点,我们不如这样……”

    “好!”

    ……

    顾意一路飙车,闯了好几盏红灯,回到顾家。

    顾家的门口停了好几辆警车,顾意似乎也很慌,直接将车子扔在门口,车门都没关,就跑了进去。

    他进去的时候,警察正在勘察现场。秋雅妍的太阳穴上中了一枪,躺在地上已经没有了气息,鲜血流淌了一地。而蒋欣捷后脑勺包着纱布坐在沙发上,两名警察正在作笔录。

    “蒋欣捷,茹茜在哪里?你将茹茜怎么了?”

    顾意很激动,一跑进来就揪着蒋欣捷的衣领,直接提了起来。

    “救命!”

    蒋欣捷见到顾意就像老鼠见到猫一般,开始大叫。

    “你干什么?放手!”

    站在蒋欣捷身旁的两名警察连忙去拉顾意。

    顾意却大力的甩开了那两名警察的手,暴怒的掐住了蒋欣捷的脖子,杀气腾腾的道:“说!你们将茹茜怎么了?”

    “不准动!双手抱头,否则我们就要开枪了!”

    此时顾意的行为看在一众警察的眼里,那明明就是他要杀掉这起凶杀案唯一的证人蒋欣捷。屋子里的警察纷纷拔枪,对准了顾意。

    而顾意被好几把枪对准,似乎才恢复了理智。放开了蒋欣捷,几名警察冲了上去,扣住了他的双手,将他的双手铐上。

    “走!跟我们回警局!”

    顾意没有反抗,也没有反驳,被警察押着上了车。

    ……

    顾意只在警察局呆了不到一个小时,就被警察局长点头哈腰的送了出来。

    他一出警察局就被守在警察局门口的记者围住了。

    “顾总裁,请问纪茹茜真的杀了人吗?”

    “顾总裁,据说现在纪茹茜不知所踪,她这是畏罪潜逃吗?”

    “顾总裁,纪茹茜杀了你的母亲,你会和她离婚吗?”

    “顾总裁,据说纪茹茜想要谋夺整个顾家。她这次杀了你的母亲,也是为了争夺家产吗?”

    ……

    几乎是各大媒体的记者都来了,他们争先恐后的提问。

    “纪茹茜没有杀人,她对顾家的家产也没有兴趣。我和她,也不可能离婚。她现在只是被人绑架,被栽脏嫁祸了,警方正在调查中,在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我希望各位媒体朋友不要擅自揣测,否则我保留追究法律权利。”

    说完,顾意就在一众保镖的护送下,离开了现场。

    秋雅妍的死,原本以顾家的能力,完全可以像顾渊的死一样,处理的悄无声息。可是现在才只不过几个小时,就已经是弄得人尽皆知。各大报社,媒体争相报导,避重就轻,将矛头直指准纪茹茜,俨然她已经成为了一个杀人犯。

    很显然,这一次也同样是顾亦峰在背后操纵。他要将事情闹大,这样一来,就算顾家权势惊天,法律也不得不迫于舆论的压力对纪茹茜进行制裁。而前几天,有关顾家的负面报道,什么纪茹茜想要谋夺整个顾家的言论云云,除了要造成顾氏集团股价的动荡,最主要的还是为了现在这件事作铺垫。纪茹茜是顾意唯一的软肋,只要纪茹茜一出事,不用他出手,顾意就会自乱阵脚。

    然而顾亦峰想要制造舆论,想要将这起凶杀案闹大,顾意也正有此意。

    ……

    顾云帆的书房。

    顾意从警察局回来之后,就直接去了找顾云帆。

    “爷爷,对于秋雅妍的死,你怎么看?”

    顾意书房里的沙发坐下来,就开口说道。

    “顾意,这事我不会管,你自己去处理。当初我不同意你娶纪茹茜,你偏偏不听。现在纪茹茜竟然还敢杀人犯法,你惹出来的烂摊子你自己收拾。我丑话先说在前头,如果因此而连累到顾家,你这个总裁也就到此为止了。”

    顾云帆冷漠的道。

    这一刻,顾云帆心里其实还隐隐有些高兴。他始终认为纪茹茜对于顾意,就是一个祸害。所以如果一定要顾家出面摆平这件事情,纪茹茜就休想再进顾家的门。

    顾意冷冷的一笑,道:“茹茜没有杀人,相反凶手是你孙子顾亦峰的可能性更大。这已经是顾亦峰杀的第二个人了,我很好奇现在顾家对于未来继承人是杀人犯到底怎么看?或者爷爷是打算继续支持顾亦峰,还是放弃他?毕竟这和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有很大的关系。”

    “你想干什么?”

    顾云帆激动的站了起来,警惕的看着顾意。

    “我不想干什么。”顾意挑眉一笑,说道:“我就想来问问爷爷,顾亦峰和我,爷爷到底选谁?我想要顾亦峰彻底失去继承顾家的机会。当然如果爷爷不同意,那么顾家可能就要倒了。因为顾亦峰现在落在我手上的罪证,会连累你以及顾家。爷爷是打算保顾亦峰,还是保顾家呢?”

    “你在威胁我?”

    顾云帆冷冷看着顾意,说道。

    “是!我在威胁你!顾亦峰想陷害茹茜,所以故意将这件事情闹大,结果却是害人终害己。哪怕他有一个做将军的父亲,那又如何?我敢保证,我如果动手,就算是顾搏,也必定无力回天。”

    “你……你这是要毁了整个顾家?”

    顾云帆脸色铁青,狠狠的瞪顾意。

    对于顾家这样的大家族来说,死一两个人根本就不算什么。然而若是凭着顾搏在军界的势力都不能保顾亦峰周全,那么就说明顾意在军方还有比顾搏更有背景和身份的人。顾意本来就恨顾家,如果他真的狠下心来,顾亦峰捅出来的篓子势必会牵边顾家,甚至有可能毁了顾家。

    顾意笑着道:“那倒未必,主要看爷爷怎么选了。我要的很简单,我要顾亦峰失去所有,再也不能对我构成威胁。所以首先,他必须成为顾家的弃子。爷爷如果弃了顾亦峰,我必定保顾家安然无恙。爷爷如果一意孤行,那么百年名门顾家也就止于此。”

    “顾意,你别忘了你也姓顾,你的身体里流着顾家的血。”

    顾云帆咬牙切齿的说道。

    “爷爷,我在顾家受的那些罪,你比谁都清楚。如果我也像顾亦峰那么丧心病狂,那么顾家早就已经不存在了。你以为如果不是顾念着这点血缘,顾家还能安然无恙到现在?我留着顾家当然是要它为我所用,如果不能,我宁愿毁了。”

    顾意淡淡的答道。

    “那你叔叔那边……”

    顾云帆还在犹豫,也有所顾虑。顾搏在军方的势力,不容小觑。

    顾意微微一笑,说道:“爷爷,你只需要支持我。对于我的敌人,你就不必费心了。”

    顾意话里的意思很明显,顾云帆只需要和他统一战线,至于那些阻碍他们的人,他都会一一摆平。

    “好!”

    顾云帆已经是别无选择,更不敢拿整个顾家冒险。哪怕他并不想服老,却也不得不承认,在顾家顾意绝对是最可怕的那一个人。

    “好!”

    顾意起身往外走,走了几步,又突然回过头来说道:“有件事情你大概不知道,茹茜她是许家的女儿。就是前一阵子各界都在揣测,即将掌管许家的豪门千金。若真要论起家世背景,白雨墨在茹茜面前根本就不够看。”

    “你说什么?纪茹茜居然是许家的女儿?”

    顾云帆刚刚坐下,又“蹭”的站起来。他起得太急,差点将椅子都带翻了。

    顾意看着顾云帆仿佛吃了苍蝇一样憋屈的脸,就很想大笑。

    让你看不起茹茜!这回自己打自己的脸了吧?

    其实何止许家,茹茜还是闻人家的女儿呢?

    说出来,不怕吓死你!

    顾意点了点头,说道:“哦!还有我丈母娘许诺表示想和你聊一聊。”

    顾云帆目瞪口呆,仿佛全身脱力一般,跌坐在椅子上,似乎受了什么巨大的打击一般。

    “许诺约你明天下午两点在如意酒店见面,你记得准时赴约。”

    顾意边往外走,边说道。

    “顾意,财团之间不得联姻,你怎么敢?”

    顾云帆好不容易接受这样惊人的事实,又想到一个更惊心的问题。

    顾意回过头,耸了耸肩,毫不在意的一笑,说道:“这个不劳你费心。我既然敢娶,自然有解决事情的方法。”

    ……

    如意酒店,包厢。

    这次也是顾意安排的,顾云帆与许诺的会面很隐蔽。

    顾云帆不知是不是心里有愧,竟然提前半个小时就到了如意酒店等许诺。

    许诺是踩着约好的时间点进来的,她取下面纱,在顾云帆对面的座位上坐下。

    当顾云帆看到许诺的脸时,根本就不用再怀疑纪茹茜的身份。因为许诺和纪茹茜,简直太像了。

    “顾老爷子,你好!”

    “许董事长,你好!”

    两人打完招呼之后,许诺又接着开口说道:“顾老爷子,我家茹茜给你添麻烦了。”

    顾云帆讪讪的笑道:“您客气了!”

    “我家茹茜自小就不是在我身边长大的,我没能好好教导她。所以她要是在你们顾家有什么做的不对地方,顾老爷子多担待些。”

    “不敢!不敢!”

    “我家茹茜毕竟是在纪家那种小门小户中长大的,所以说起来,还真是有些配不上你们顾家。你们顾家能接纳她,我真的是很感激。”

    “您说笑了!”

    “顾家毕竟是四大财团之首,是我们许家高攀了。承蒙你们顾家不嫌弃,还真是委曲你们顾家了。”

    “哪里!哪里!”

    ……

    许诺脸上一直带着淡淡的笑容,balabala不停的在说着纪茹茜如何的配不上顾家,顾家是多么的高大上。而顾云帆却是如坐针毡,笑得脸都要僵了,冷汗直流。

    许诺越是这么贬低许家,抬高顾家,顾云帆就越是难堪。许诺的每一句话,都在打顾云帆的脸,直让他脸红耳赤。毕竟是他有眼无珠,错将珍珠当鱼目。不但看不起纪茹茜,还对她百般刁难。许家的女儿嫁进顾家,谁又敢说纪茹茜配不上顾意?

    奚落的差不多了之后,许诺才又说道:“顾老爷子,许家向来护短。我许家的女儿就算再不堪,嫁进你们顾家也不能委曲分毫。可我们家茹茜就是命苦,不说她嫁进你们顾家是长孙媳妇,连场婚礼都没有。委曲求全进了你们顾家的门,听说也是姥姥不疼,爷爷不爱的。我可记得你们顾家三公子与白家那场盛大的婚礼呢?莫非在顾老爷子心里,我许家竟还比不上白家吗?我今天很想问问顾老爷子,你们顾家就是这样作贱我许家的女儿的吗?”

    “许董事长莫怪,这里面有误会……”

    顾云帆理亏在先,此时哪怕他是长辈,也还是矮了许诺一大截,不得不低声下气的赔不是。

    “误会?”许诺突然站了起来,声音蹙冷。“顾老爷子,我今天不是来听你解释的。我许家的女儿,在你们顾家受尽委曲,我是来要一个公道的。同时我希望顾老爷子记住,我许诺就这么一个女儿。谁若让她不开心,我便让谁全家都不开心。”

    “是,是,是!过去的事情,我们就不提了。以后我们顾家一定好好待茹茜。”

    这一刻,顾云帆只有伏低做小的份。

    ……

    顾家,顾亦峰的房间。

    顾亦峰和白雨墨各端着一杯咖啡站在窗前,这是他们俩人共同的爱好,喜欢边喝咖啡,边谈事情。

    “雨墨,纪茹茜到现在还没有消息,你说她会在哪里呢?”

    白雨墨摇了摇头,说道:“我猜不到。你不是说那天她是毫发无伤出的顾家吗?既然如此,她为什么又要躲起来?况且她没有杀秋雅妍,竟然也不站出来澄清?这真的一点也不像她的性格。”

    “顾意这几天疯了一样的在找她,秋雅妍死的那一天,他还为此进了警察局。看来现在,连顾意也不知道纪茹茜在哪里。”

    顾亦峰喝了一口咖啡,笑着道。

    “顾意是我见过最能忍的人。我总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猫腻,顾意不像是这么冲动的人。”

    白雨墨答道。

    “雨墨,顾意是人,不是神。你别把他想得那么可怕,毕竟他只要一触及到纪茹茜的事情,就会变得疯狂。所以这一次,也不例外。他因为纪茹茜,自乱了阵脚。”

    “但愿是这样。”

    白雨墨脸上隐有忧色,皱眉说道。

    “放心吧!对了,你派出去找纪茹茜的人有消息了吗?”

    顾亦峰又问道。

    “目前还没有。”

    “如果一旦发现纪茹茜,就直接弄死。纪茹茜如果出事,顾意也就只剩半条命了。”

    “好!”

    ……

    顾意的房间。

    顾意直接将房门反锁,然后进了卧室,又关上房门,才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大哥,你现在方便说话吗?”

    电话接通之后,顾意开口说道。

    “阿意,你说!”

    “我想请你帮一个忙。g国那位最年轻的特种兵上校顾亦峰,我希望他可以为国捐躯。”

    “你的三弟,顾亦峰?”

    “嗯,是他!”

    电话那端传来一声轻笑,说道:“阿意,几年不见,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凶残。”

    “嗯,他动了我的女人。”

    电话那端微微一顿,然后爽朗的笑声传来。

    “你小子终于开窍啦!前阵子我确实听说了不少有关你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事情,我当时还不信。现在看来,你小子果然是栽了。有机会一定要将你媳妇带给我看看,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姑娘,才能收服你这只妖孽。”

    “好!”

    “好了!说正事!你要想顾亦峰去执行危险系数高的任务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你那位将军叔叔怕是不会答应。”

    “我自有办法让他答应。”

    “那就问题不大了!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在顾家,除了你,我谁都不相信。”

    “再过一阵子吧!谢谢你,大哥!”

    “好!那我等你尽快回来帮我!跟哥还这么客气干什么?欠抽!”

    ……

    顾搏房间。

    顾搏打开门,看到站在门口的顾意,有些惊讶。

    “顾意,你有什么事?”

    “进屋谈吧!”

    顾意径自推开门,就往屋里走去。

    “顾意,你来干什么?给我滚!”

    云念兮见到顾意目光蹙冷,一副要杀人的模样。

    顾意却是自顾自的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也不理云念兮,而是看向顾搏。

    “念兮,我和顾意有事情要谈,你先出去!”

    顾搏走过来,拉住云念兮的手,轻轻的拍了拍,说道。

    云念兮狠狠的瞪了顾意一眼,十分不情愿的出了门。

    “叔叔,我听说上头有命令下来,顾亦峰马上就要去出任务了吗?”

    云念兮走了之后,顾意才开口说道。

    顾搏微怔,惊讶的看着顾意,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公函确实已经下来了,但是被他压下来了。这样机密的事情,顾意到底是怎么知道。

    “我自有知道消息的渠道。我还听说,公函被叔叔压下来了。怎么叔叔是不舍得让自己的儿子去那么危险的地方执行任务吗?”

    顾意淡淡的一笑,道。

    如果说刚才顾搏是震惊,那么这一刻就是后怕。这么多年,他竟然都不知道,顾意的势力竟然早就已经渗透进了军方。

    “你想干什么?”

    “我当然是希望顾亦峰能去执行任务啊,你看!他在顾家老是喜欢找我和我女人的不痛快。”

    顾意摊了摊手,说道。

    “就凭你?”

    顾搏冷冷的道。

    顾意扬眉一笑,从外衣口袋里拿出一张光盘扔在旁边的沙发上,说道:“叔叔,有空不妨看看,像这样的光盘我手上还有很多。比如顾渊死的现场直播,比如那天晚上顾亦峰被那群男人……以及顾亦峰发狂杀死那些人的视频……哦!还有这一次,秋雅妍的死,顾亦峰到底做了什么,相信这些叔叔比我还要清楚。这一次顾亦峰将事情闹得这么大,唯恐没有人知道。如果我趁着这次机会,将我手中握着的证据公布于众。叔叔说最后顾亦峰会怎么样?到时,叔叔可还能救得了你这个亲生儿子?顾家的势力再大,还能大得过法律?”

    “顾意,你……”

    顾搏没有料到,顾意竟然在暗中收集这么多顾亦峰犯罪的证据。一直以来,他们还是低估了顾意。顾意比他们想象中的要可怕太多。

    “叔叔,当年顾亦寒那件事幕后的黑手其实也是顾亦峰吧?你弃了顾亦寒,保全了顾亦峰。你看!顾亦峰做了这么多错事,我这么的恨他。所以,为国捐躯,是我对他最大的仁慈。至少这样,他死后不必臭名昭著,不必遗臭万年,不必连累顾家。或者,这次的任务,叔叔还能动用手中的权力帮帮他。如果他命大,兴许能捡回一条命回来也不一定,不是?如果叔叔希望由我来动手,那么这些证据一旦公布于众。不用我动手,爷爷就会先将顾亦峰灭口。毕竟爷爷是绝对不会允许有人危害到顾家的利益,对不对?”

    顾意神色淡淡,声音却是如霜似雪。

    顾搏微垂着头坐在沙发上,这一刻,他竟然无话可说,仿佛顷刻间就老了十几岁一般。

    顾意起身往外走,边走边说道:“叔叔不妨考虑一下,我等着叔叔的回复。”

    ……

    三天之后,顾亦峰去执行任务的公函批下来了。并在当天下午,就回了部队。而有关秋雅妍被杀一案的新闻也被压了下来,媒体和报社都不敢再报导。

    同时,失踪了许多天的纪茹茜突然就回到了顾家,她提交了一份证据给警方。

    当天下午,警方对外公布了纪茹茜提供的录音和视频,以及调查结果:秋雅妍判定为自杀,但是顾亦峰有诱导他人自杀的嫌疑。但因为目前他正在执行公务,所以等他执行完任务回来再提审。而蒋欣捷涉嫌作伪证,被拘留。

    ------题外话------

    那个昨天的那一章,后来我有修改过。所以如果有人看了今天这一章,感觉和昨天连不上的,可以将昨天那一章的后面几段重新看一遍,我就改了后面那里。

    说声抱歉,昨天是因为我写得太急了,所以考虑不周。所以今天就没有昨天那么多字了,今天整整一个上午就写了一千字不到,一直在推敲情节。一味的追求字数,而忽略了文的质量,是我最不想看到的。所以大家多包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79章将计就计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