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0章 顾意是无处不在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顾若白的房间。;

    顾若白手脚被铁链锁住绑在床上,嘴里塞着布条。他似乎极其痛苦,手脚剧烈的挣扎,大力的扯着铁链叮当响。他的嘴里发出嗬嗬的声音,嘶哑而凄厉,手臂上有多处擦伤。

    突然房门被打开,纪茹茜,顾意,顾若凌,还有一名医生走了进来。

    “黄医生,请务必帮他彻底戒掉毒瘾,不惜一切代价。”

    纪茹茜看了顾若白一眼,对着旁边的医生说道。

    “是!少奶奶。”

    黄医生放下医药箱就开始替顾若白检查。

    顾若白全身都在发抖,手脚也在挣扎,铁链勒得手腕和足踝处伤痕累累,有严重的地方已经开始流血了。他却仿佛不知道痛一般,想要挣脱开铁链。

    “放开我……给我吸一口,求求你们别走,就给我吸一口……”

    此时正是毒瘾发作最剧烈的时候,他的意识混乱,满嘴胡言乱语。

    “哥,你忍一忍,再忍一忍就过去了。”

    顾若凌连忙跑过去,按住顾若白的身体,阻止他再伤害自己。

    “啊!”

    顾若白似乎被折磨的太过痛苦,他微微躬着身体,张口咬在顾若凌的胳膊上,力气很大,鲜血瞬间染红了胳膊处的衣服。

    顾若凌闷哼一声,咬着牙,却没有推开顾若白。

    “顾若白,你给我听好。你的命是你的母亲秋雅妍牺牲自己换来的,所以这毒瘾再苦再难,你也必须给我戒掉。否则,你的母亲就白死了。”

    纪茹茜看向顾若白,说道。

    那天,她和蒋欣捷去找秋雅妍的时候,她就留了心眼。她带上了微型窃听器和针孔摄像头,这是她在第一次见白雨墨回来之后让顾意准备的。虽然白雨墨给人的感觉很好,没有任何的破绽,可是说不出为什么她总觉得白雨墨不简单。所以这微型窃听器和针孔摄像头原本是为白雨墨准备的,只是这段时间一直没有机会。

    顾意给的东西都是经过精密改良的,比市面上的用起来更方便,更简单。所以那一天,在她拉过蒋欣捷挡在她的面前时,微型窃听器就已经放进了她腰间的口袋里,而针孔摄像头别在她佩戴的胸针上。

    所以在她离开顾家之后,秋雅妍的房间里发生的事情,她通过窃听器和针孔摄像头,听得明明白白,也看得一清二楚。

    起先她以为是顾亦峰杀了秋雅妍,想要嫁祸给她。可没有想到,秋雅妍是自杀的,而且还是自愿的。

    一直以来,顾若白就是顾家最不成器的儿子,整天就知道吃喝玩乐。前一阵子,因为豪赌输了几千万。那会顾渊还没有死,就锁了他的卡,断了他的经济来源。再加上那一阵子恰逢蒋家的情况也不怎么好,蒋欣捷手头也很紧,正挖空心思想从顾家捞点什么去解蒋家的燃眉之急。可偏偏自己的丈夫不争气,在顾家根本就没有一点地位。所以那一阵子,夫妻两人经常吵架,有时候还会大打出手。

    那一阵子,顾若白经常喝得烂醉回来。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就染上了毒瘾。顾若白吸毒吸得最凶的那会,正是顾渊丧礼的时候,所以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他。顾家家大业大,他随便从顾家弄点什么东西出去变卖,就能让他逍遥快活好一阵子。而且顾渊死了之后,也没人再管他。他三言两语,就让秋雅妍听信了他的话,所以手头更宽阔了,他更加的肆无忌惮。

    等秋雅妍知道,顾若白不但欠下了一屁股的赌债,还成为了一个瘾君子。秋雅妍拿出了所有的积蓄替顾若白还清了赌债,可是顾若白的毒瘾却越来越严重。顾若白出了这样的事情,她不敢和任何人说,也不敢请顾家的人帮忙。

    嫁进顾家这么多年,她清楚的知道,在顾家,最凉薄是人心。顾若白原本就不争气,所以这件事如果让顾云帆知道,后果不堪设想,顾云帆是绝不会允许这样败坏顾家门风的事情发生的。而且现在顾渊又不在了,他们在顾家的地位更是大不如从前了。原本她想寻求秋家的帮助,可是那时秋韵算计景琛不成,反被算计,秋家也是元气大伤。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顾亦峰找到了她。顾亦峰也不知道是怎么知道顾若白的情况,他答应替顾若白保守秘密,并会帮他,但前提是秋韵妍必须要牺牲自己。

    那时的顾亦峰已经不再满足于一些“小打小闹”的算计,他想要彻底毁了顾意。可一直以来,顾意都是没有弱点的。所以要对付顾意太难,但是现在纪茹茜出现了。对于顾亦峰来说,比起顾意,对付纪茹茜要容易很多。

    他知法,更懂法。对于他们这样站在高处的人来说,一些阴暗的手段只不过是比谁更高明,真正触犯了法律你再有权有势也是无力回天。所以纪茹茜一旦被卷入官司中,顾意所有的心力就会转向去营救纪茹茜,必定无暇再顾及顾家,那么他也就可以趁虚而入了。

    以顾意的能耐,如果只是死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那么他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掩盖下来。所以死的这个人,必须有足够的分量,更加不能将他暴露出来。他要让纪茹茜成为杀人犯,他要让顾意心力交瘁,直至疯狂。

    也就在这时,他发现了顾若白的事情,从而顺理成章的找上了秋雅妍。他发现秋雅妍就是这个最佳人选,顾意的老婆杀了他的母亲,再结合前一阵子那些不利于纪茹茜的新闻,必定能将事情闹大。而且还有蒋欣捷这个女人也是一个关键,为了蒋家和顾若白,她势必会就范。到时,人证物证俱在,纪茹茜杀秋雅妍的事情可就算尘埃落定了。对于他来说,事情闹得越大,顾意想要保纪茹茜就越难。天时,地利,人和。而他,却只需坐收渔翁之利便可。

    没有人是不怕死的,秋雅妍也不例外。所以,那一瞬,她是有些犹豫的。可是想到顾若白还那么年轻,他的人生还很长,如果任他这样下去,他这一生就算是毁了。虽然顾若白不争气,可终始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这世上,哪里会有母亲嫌弃自己的孩子丑陋的呢?所以一直以来,她其实最担心就是顾若白。现在顾渊死了,他们母子几个已经没有人可以依靠了。顾若凌从小就乖巧,优秀,所以哪怕没有父母的庇护,他在顾家也一定能过得很好。而顾若白不一样,他一无所长,如果失去了顾家的庇护,他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甚至有可能根本活不下去。

    她生了他,却没有好好教导他,让他变成现在这个不堪的模样。如果可以,她拼死也会护住他。可是在顾家这种吃人的地方,她一个死了丈夫的女人又有什么能耐?如果说,她的牺牲能给顾若白换来一个庇护,那么也算是值得了。

    所以秋雅妍自杀了,牺牲了自己,成为了陷害纪茹茜的契机。之前装疯卖傻,几次要杀纪茹茜,也只不过是为了制造一个假象,让纪茹茜有一个杀人的动机。

    原本顾亦峰的计划里,那一天被敲晕的会是纪茹茜。然后会让秋雅妍用来自杀的那把枪上留下纪茹茜的指纹,利用纪茹茜昏迷的时候,伪造作案现场,而蒋欣捷将会是纪茹茜杀人的目击证人。多么完美又天衣无缝的计划,可惜他却又一次低估了纪茹茜。他没有想到纪茹茜却那么谨慎,他没有想到纪茹茜能从他手中逃脱。可是就算如此,那时的他也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虽然计划里出现了变故,可是蒋欣捷这个证人才是最有利的证据。凭着他们在军方的势力,让纪茹茜定罪也不是什么难事。所以这一局,他并不是没有胜算。

    ……

    顾若白微微一顿,眼泪突然就涌了出来,牙齿松开了顾若凌的胳膊。虽然他依旧很痛苦,依旧被折磨的想要立刻了结了自己。可是就如纪茹茜说的,他的母亲不能白死。

    他的母亲生前,他让她失望至极。死后,他希望她能安息,不用再担心他。

    他要活着,他要活出个人样来,他要他的母亲含笑九泉。

    “妈,对不起!”

    顾若白就那样伏在顾若凌的肩膀上滔滔大哭起来。

    “顾若凌,你留下来好好照顾他吧!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纪茹茜从顾若白眼里看到了坚决,那个嚣跋扈的二世祖似乎一瞬间完全变了一个人。顾若白的意志已经坚定了,那接下就要靠他自己了。她看向顾意,说道:“走吧!”

    “好!”

    顾若凌感激的看了他们一眼,说道:“谢谢!”

    顾意点了点头,就和纪茹茜出了房间。

    从顾若白的房间里出来之后,顾意就问道:“老婆,你为什么要帮顾若白?”

    “秋雅妍纵使有千万般不是,却是一个伟大的母亲。她为顾若白连命都没了,顾若白是她最后的心愿,所以想要帮帮她。而且,他们始终都是你的兄弟。若非必要,和和睦睦总好过兄弟残杀。”

    纪茹茜脚步一顿,紧握住顾意的手,说道。

    “嗯。”

    顾意欣慰的一笑,拍了拍她的头。

    他的茹茜,不管经历过多少伤害,从来都不改初心。这样真的很好!

    ……

    自从顾若凌去执行任务之后,顾家也就没那么闹腾了。纪茹茜和顾意开始过上了平静的日子。

    晚上。

    纪茹茜闲来无聊,就打开电脑去逛网站,顺道找找搞笑的段子。

    看着看着,她突然就趴在桌上大声的笑起来。

    顾意见她笑的这么夸张,于是起身走过来,问道:“老婆,笑什么?”

    纪茹茜犹自在笑,只是动了动鼠标,示意顾意自己看。

    原来纪茹茜正在看一部叫《他来了请闭眼》的小说番外,顾意大致的看了看那则番外,情节什么的,他倒是没什么兴趣,也没大看懂。可是却记住了里面那个叫薄靳言男主说的几句话“像结婚证这种重要证件不应该随身携带吗?”,“每天带结婚证上班的男人。”。

    “很好笑吗?”

    只是他还是不明白纪茹茜在笑什么,这有什么好笑的呢?他觉得里面说的很有道理啊。

    “你不觉得那男主很萌吗?每天带结婚证上班……噗……笑死我了!”

    纪茹茜实在是没忍住,又大笑起来。

    “结婚证这种重要证件不应该随身携带吗?”

    显然顾意的思维模式和薄靳言是在同一个频道上的。

    纪茹茜顿时一惊,不可思议的看着顾意。

    敢情这天才的思维模样都是一样的?

    每天带结婚证上班的顾意?

    尼玛!那画面太美,她不敢看!

    这一刻,纪茹茜无比庆幸。他们是在爱尔兰登记结婚的,现在才觉得爱尔兰的结婚证只有一张薄薄的纸真是再好不过了。这样一来,顾意就是想天天带着结婚证上班,也没折。不是?

    原本她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可是第二天一大早,纪茹茜睡得迷迷糊糊的就被顾意从被窝里抱了出来。一番梳洗之后,纪茹茜睡意全无。她看到顾意今天穿了一套非常正式的西装,而她身上穿的是顾意最喜欢的一条鲜红色长裙。

    “今天我们要去参加什么宴会吗?”

    除了宴会,纪茹茜不知道还有什么场合需要穿得这么正式?

    “等会你就知道了。”

    顾意却卖起了关子。

    吃完早餐之后,顾意就和纪茹茜出了门。

    半个小时之后,车子在民政局停了下来。

    “顾意,你要干什么?”

    纪茹茜吓了一大跳,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老婆,我左思右想,觉得我们还是有必要在g国再补办一个结婚证。毕竟我们生活的地方是g国,万一国内不承认爱尔兰的结婚证,怎么办?”

    顾意表示很担忧。

    纪茹茜满头黑线,补办个结婚证倒不是多大的事情。她就怕顾意也天天揣着个结婚证去上班,那可怎么办?

    最后纪茹茜在顾意半抱半推之下,两人还是到民政局补办了个结婚证。

    从民政局出来之后,纪茹茜就提出由她来保管结婚证。

    顾意飞快的将他那本结婚证揣住口袋里,一副生怕纪茹茜抢似的,说道:“宝贝儿,这么重要的证件,我们还是各自保管各自的吧?”

    纪茹茜拗不过他,只好随了他。

    可后来,顾意不但天天揣着本结婚证去上班,连每次出差……总之只要用得上证件的地方,他第一次从口袋里掏出来的证件,一定就是结婚证。

    有一次,纪茹茜和顾意去旅游。入住酒店的时候,顾意也是从口袋里掏出一本结婚证,“啪”放到柜台上。一众旅客像看神经病一样的看着她和顾意,前台小姐表示请他出示身份证。

    可顾意居然还牛逼哄哄的问道:“为什么结婚证这么重要的证件不可以?”

    后来是她出示了身份证,然后逃似的拉着顾意回了房间。

    回到房间之后,纪茹茜很严肃的和顾意谈论了这个问题。

    “顾意,你下次不准再这么无理取闹。你认为结婚证很重要没有关系,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弄得人尽皆知,造成别人的困扰呢?”

    顾意见她一脸严肃,就搂着她,笑道:“老婆,我是担心这种酒店会有那种特殊服务,有一回我出差就遇到过这种情况。所以我掏出本结婚证,他们就知道我是已婚,半夜就不会来敲我们的门,打扰我们生小猴子啦!”

    纪茹茜前一秒钟还在生顾意的气,这会就全消了。朝着顾意竖起了大姆指,笑着说道:“薄靳言第二,而且过之无不及。”

    当然这只是后话。

    ……

    这一天,纪茹茜有些闷闷不乐,上班都是心不在焉的。因为顾意到美国出差了,要一周才能回来。其实以前他们在a市的时候,她也会经常外出拍戏,而顾意也会偶尔出差,有时十天半个月见不着见也很正常。虽然那时她也会想顾意,但是从来不会因此影响工作。可现在也许是他们已经结婚的原因,这还是她和顾意来到顾家之后,顾意第一次离开她的身边,所以这一次她才会特别特别的想顾意。原本她打算回许家去住几天,可终究是不太方便。而且顾意不在,她也怕顾家又出什么事,所以最后还是打算留在顾家好好守着他们的家。

    因为顾意不在家,所以她就直接在外面吃了晚饭才回去。

    她按了一下指纹,走进他们的房间,弯下腰,正准备换鞋,就看到鞋柜旁边贴着一张便贴。

    “宝贝,欢迎回家!上了一天的班辛苦了,我买了一个小板凳,换鞋的时候可以坐下来。”

    纪茹茜自然认得,那上面的笔迹是顾意的。

    顾意在家的时候,每次她和顾意一起回家,顾意都会蹲下来先替她换鞋。她开始不同意,她有手有脚,这些事情完全可以自己做。而且她在上班,顾意也在上班,甚至顾意比她更辛苦,她不能这么的侍宠而娇。可顾意却很坚持,甚至是那么的理所当然。他说,老婆,我在你身边这些事情怎么可以让你来做呢?

    她微微笑着,坐在顾意给她买的那张板凳上,换了拖鞋,然后站起来,走了进去。

    她走进卧室,将包包挂进衣柜里,上面也有一条顾意留的便贴。

    “老婆,最近天气干燥,记得要多喝水!如果不想喝白开水,冰箱里有榨好的橙汁。不要偷懒,要温一温再喝。另外还给你买了樱桃,香蕉,苹果,芒果,香梨,葡萄,桔子,都已经洗好了,每天吃一样。吃完我就回来了,记得要想我!”

    纪茹茜取下便贴,脸上的笑容瞬间晕开。

    她正打准备去餐厅,侧过头就看到卧室的墙壁上,以一个时钟的造型贴满了七张纸条。纸条上写了日期,六张纸条的颜色是一样的,上面都写着:我很想你!还有一张纸条是顾意回来那一天的日期,颜色也和另外六张纸条不一样,上面写着:宝贝,我终于可以不用再想你了!

    她脸上的笑容始终未散,又朝着餐厅走去,餐桌上也贴着一张纸条。

    “老公的命令:你胃不好,一定要按时吃饭。我已经交待过管家,每天下午六点准时将饭菜送到我们的房间里来,晚上十一点也会有宵夜送过来。如果你睡得早,不想吃宵夜,要记得打电话告诉他。以免他半夜敲门,打扰到你休息。厨房那边会按照你的口味准备晚餐,如果实在是没有我做的好吃,也不准挑食。等我回来再给你做一顿大餐,好好犒劳你!

    老公的要求:一定要想我!我会打电话例行检查的。”

    旁边是顾意帮她订好的这一周的菜单,毫无疑问,全是她最喜欢的菜。

    她侧过头,看到冰箱上面也有一张便贴。

    “宝贝,冰箱里的第一层是水果,第二是你最爱喝的原味酸奶,第三层是面包和甜点。记得每天早上一定要吃早餐,我交待过厉诚每天给你买早餐,你想吃什么可以随时打电话告诉他。如果饿了,可以吃些干粮,但是要记得不要空腹喝牛奶。”

    她走进卫生间,就看到镜子上也贴着一张纸条。

    “小糊涂虫,洗手之后记得关水龙头。往左拧是热水,往右拧是冷水。晚上天气凉,不要用冷水洗手或洗脸。还有,爽肤水拍脸上的时候轻点,打痛了我老婆。你不疼,我疼!”

    她走到电视机旁,上面写着:“小姑娘,少看电视多睡觉,注意保护眼睛。如果实在是无聊,可以想我!”

    她走到书桌柜前,上面写着:“老婆,如果生病了,记得吃药。感冒药在左边,胃药在右边,中间是止痛药。吃之前一定要看清楚说明。瞧我这乌鸦嘴,真是该打!老婆一定会健健康康的,不会生病。万一要是真生病的就打电话给我,我立马赶回来。”

    台灯上面写着:“亲爱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注意休息,不准熬夜。晚上十一点之前,除了在梦里想我,不准干其他的事情。”

    她打开另一边的衣柜,换睡衣的时候。发现格间也贴着一张便贴。

    “老婆,这是最近一周的天气预报,每天穿衣服前记得看一下,要注意保暖。周三有雨,上班要记得带伞。”

    梳妆台上面写着:“老婆,这几天你还是别化妆了!我不在你身边,谁来帮你挡桃花?宝贝就算不化妆也是美美哒,乖啊!

    ps:禁止你对一切雄性生物笑,最好连话都不要和他们说。因、为、他、们、都、是、色、狼!”

    ……

    纪茹茜很乖,每一条都按照顾意说的在做,十点半的时候就准时上床睡觉。而顾意的电话也在这个时候打了过来。

    “宝贝,打算睡觉了吗?”

    “嗯。老公,我很想你!很想很想!”

    “我也很想宝贝!我还没走就已经在想了。”顾意微微一顿,又接着说道:“老婆,一个人在家里还习惯吗?”

    “嗯,很好!”

    “可是我不好,老婆不在旁边,都睡不着觉。”

    “那怎么办?我现在也没有睡意。”

    “那我们聊聊天,我给老婆讲睡前故事,好不好?”

    “好!”

    ……

    “顾意,我困了!”

    两人不知道腻歪了多久,纪茹茜才打着哈欠说道。

    “那好!老婆,晚安!”

    “老公,晚安!”

    纪茹茜带着笑容进入了梦乡,一夜好梦。

    ……

    第二早上,顾意的电话如期而至。

    “小懒虫,该起床上班了!”

    “老公,早!”

    “宝贝,早!”

    “顾意,这回美国已经是晚上了,你快去睡觉。要好好休息,也要按时吃饭。晚安!”

    “遵命老婆!”

    ……

    纪茹茜开车去上班,方向盘上也贴着一张纸条。

    “老婆,开车小心,注意安全!”

    她勾唇一笑,那样的幸福,那样的甜蜜。从昨晚到现在,她不曾感觉到丝毫的孤单,因为顾意是无处不在的。

    顾意,有你,我又怎么舍得再看别人一眼?

    ------题外话------

    这样甜,不掏票,怎么可以?

    ps:今天这一章那些便贴参照了一下网络上的一个段子,特此说明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80章顾意是无处不在的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