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1章 小虐白雨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乖,在顾家,过得还好吗?”

    突然接到秦之彦的电话,纪茹茜有些惊讶。网因为当时她和顾意去度蜜月时,她有将她和顾意结婚的消息告诉秦之彦。那时她收到了所有朋友的祝福,唯有秦之彦没有回复她。

    她在感情上虽然有些迟钝,但是这么久以来,她自然知道秦之彦对她的特别。只是过去的已经过去了,她现在爱的人是顾意。所以她就算知道,也只能装作不知道。她和秦之彦已经许久没有联络了,她原本以为她和秦之彦以后只能当陌生人。虽然她心里有些难受,但最后还是介怀了。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生活的方式,秦之彦选择以这样的方式来遗忘她,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学长!”

    “小乖,我现在在京都就职,有空出来聚一聚。”

    秦之彦听出了纪茹茜话里的惊讶,笑着说道。

    “学长,你竟然调到京都来了?这是升职了吧?那可要请客。”

    “前一阵子为了调任的事情,忙得晕天暗地的。收到你的信息,都没来及给你回个电话,抱歉!结婚礼物改天给你补上。”

    秦之彦解释道。

    当然,他并没有说的是,调任京都就职,是他千辛万苦,费尽心思谋来的。也不是升职,严格来说是降职。如果说他在a市是地头蛇,在来到京都之后,就是小虾米。然而,他却并不后悔。因为她在京都,而他想离她更近一点。

    有人说,因为喜欢一个人,所以爱上一座城。他想,也许他就是这样吧!特别是在前阵子她被人诬陷杀人时,他这样的想法尤其的强烈。离她太远,有些事情,就算是鞭长,也是莫及。所以那一刻,他就告诉自己,在京都他就算不择手段也一定要往上爬。这样,他才能帮到她,才能护她周全。

    “没关系,心意到了就好!谢谢你,学长!”

    “跟我还客气什么?以后我也算是在京都安家落户了,如果有谁敢欺负你,告诉我,我帮你去揍他!”

    “好!”

    ……

    晚上九点。

    白雨墨惊慌失色,慌慌张张的敲开了顾亦诚的门。

    “小叔,我的房间里有蟑螂。我,我很害怕,亦峰不在,你能不能帮帮我?”

    她微垂着头,轻咬着嘴唇,一副快要哭的模样。

    顾亦诚打开房门,看到白雨墨微微一愣,随即又是一愣。因为此时的白雨墨身上穿着的是一件极性感的睡衣,完美的曲线一缆无疑,胸前春光随着她的呼吸起伏若隐若现。白白净净的长腿露在外面,赤着脚。可能是刚沐浴出来的缘故,她的头发湿漉漉的,淡淡的清香传进顾亦诚的鼻间。

    “小叔不方便吗?”

    白雨墨见顾亦诚不说话,微微抬眸,看向他,声音娇柔,愈发的我见尤怜。

    顾亦诚收回心神,微微一笑。

    “三嫂还是先回房披一件外套吧!我帮你通知管家去你的房间看看。”

    很明显,顾亦诚委婉的拒绝了白雨墨。

    “若盈在吗?可以请我进去坐坐吗?我刚才洗完澡出来就看到好几只蟑螂,太可怕了。我现在都不敢回房,我的房间就在小叔的隔壁,我想等管家帮我打扫干净了房间再回去,可以吗?”

    白雨墨却仿佛听不懂顾亦诚的拒绝一般,往前走了两步,看向顾亦诚,眼里带着请求。

    “若盈带着angle去大嫂那边玩了,三嫂又穿成这样……所以不好意思,还真是不大方便。”

    顾亦诚按住门,拒绝意味已经是十分的明显了。

    “小叔,可我真的是很害怕……”

    白雨墨咬着嘴唇,急得都快要哭出来了。

    “三嫂,这是怎么了?”

    身后传来了楚若盈的声音。

    白雨墨回过头,便看到楚若盈牵着顾梦菲走了过来。

    “若盈,我的房间里有蟑螂,我很害怕,所以想请你们帮帮忙。”

    “aunt,羞羞!没穿衣服。”

    顾梦菲躲在楚若盈的身后,双手蒙住眼睛,说道。

    小孩的世界很单纯,此时白雨墨身上那件薄薄的睡衣在顾梦菲小朋友眼里,根本就是没穿衣服。

    白雨墨的脸瞬间变得通红,双手护住胸,看向楚若盈的目光里,满满都是歉意。

    “对不起!我洗完澡出来就看到蟑螂。我从小到大,最害怕就是蟑螂。我太害怕,太紧张了,所以……”

    楚若盈却根本就没看白雨墨,而是弯下腰,对着顾梦菲说道:“angle和爸爸先回房,关上门,不准偷看,偷看会长针眼的哦!”

    “好的,妈咪。”顾梦菲乖巧的走了进去,边走还边对白雨墨说道:“aunt,羞羞,羞羞!”

    房门关上,门外就只剩白雨墨和楚若盈。

    “白雨墨,你穿成这样站在我们的房门口,是想勾引我老公?”

    楚若盈双手环胸,看向白雨墨冷冷的道。

    “若盈,你别误会!我……”

    白雨墨话还没说完,楚若盈就是一耳光甩过去。

    “白雨墨,你刚嫁进顾家可能不知道。我向来脾气就不怎么好,这几年送上门来勾引我老公的女人不少,你也不去打听打听,可曾有哪个女人讨到半分好?怎么顾亦峰才走没几天,你就耐不住寂寞了吗?聒不知耻四个字,你难道不知道怎么写吗?”

    白雨墨抚着脸,牙齿咬着嘴唇,似乎在压抑着眼泪。

    “若盈,你真的误会我了。我没有!我只是想请你们帮帮忙,因为你们就在我的隔壁,所以我就……”

    “呵呵!”楚若盈冷冷的笑道:“白雨墨,别把所有人都当白痴。你要帮忙为什么不去找顾若凌,相信你穿这样,他会很乐意为你效劳。”

    “楚若盈,请放尊重一点!”

    白雨墨似乎瞬间就怒,委曲到不行,大声的吼道。

    “啪!”

    楚若盈又是一巴掌拍着白雨墨甩过去。

    “白雨墨,我刚才已经说了,你的脾气向来不太好,你怎么就是不听呢?爷爷当你白家是个宝,可在我楚家眼里,你白家连根葱都不如。你以为你是谁?吼什么吼?比谁声音更大?”

    “你……”

    白雨墨气得直发抖。

    “白雨墨,我警告你,少打我老公的主意。我的男人,别的女人就算是碰一根头发丝都不行。左手碰了剁左手,右手碰了剁右手。你去女子陆军特战部队打听打听,她们的楚中尉是不是一直都是个妒妇?”

    楚若盈走近白雨墨,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说道。

    “吵什么?”

    不知什么时候,云念兮也走了出来。

    “妈……”

    白雨墨见到云念兮,眼泪直掉。

    楚若盈转过身,看向云念兮,耸了耸肩道:“妈,您的好儿媳打算撇下您的儿子来勾引我家亦诚。大嫂爬上小叔的床,真是好惊悚啊!”

    “我没有……”

    白雨墨垂着头,声音低低的说道。

    而云念兮却是脸色瞬变,楚若盈那一句“大嫂爬上小叔的床”,就像是一记耳光直接甩在她的脸上,火辣辣的痛。毕竟当初她和顾渊……虽然什么也没发生,可是终究是太过难堪。她的儿子,绝不能再遭遇这样的事情。

    “啧啧!穿得这么暴露跑到我家亦诚面前扮弱,求帮忙。三嫂果然是好雅兴啊!”

    楚若盈阴阳怪气的说道。

    “我……”

    “啪!”

    “住口!”云念兮一记耳光甩向白雨墨,冷声:“还不快回房?还嫌不够丢人吗?”

    “是!”

    白雨墨抬头看向云念兮,欲言又止。她咬着嘴唇,终是低下了头,唯唯诺诺的不敢忤逆云念兮。

    “好了!那我也回房休息了!”

    楚若盈打了一个哈欠,往回走。

    她走了几步,猝然回过头。身后云念兮正打算回房,而白雨墨跟在云念兮的身后,也已经转过身,往她自己的房间走去。她的背影依旧单薄。垂在两边的手紧紧握拳,手背上青筋乍现。

    楚若盈的目光略过云念兮和白雨墨,两人都没有任何异样。那么刚才那道犀利的目光来自哪里?又是来自谁?向她这种长年处在高度训练中的人,对危险十分的敏锐。就在刚才,她转身的时间,她明明感觉到有一道十分犀利,冷洌,恶毒的目光直朝她射过来。云念兮和白雨墨,到底是谁?

    ……

    她回到房间,就看到顾亦诚很自觉拿了块搓衣板,跪在沙发上。

    楚若盈连眼角的余光都没瞄顾亦诚一下,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全当根本没看到他。

    “老婆,我坦白!我刚才看了那个女人两眼,真的!就两眼。我认错!”

    顾亦诚可怜兮兮的说道。

    楚若盈冷哼一声,继续不理他。

    “楚中尉说过,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坦白,请求组织原谅。”

    “滚蛋!”

    楚若盈甩了顾亦诚一记刀子眼。

    顾亦诚连忙笑嘻嘻的站起来,搂住楚若盈。因为他知道,楚若盈只要肯和他说话了,就说明她的气已经消了一大半。

    “老婆,要不今晚你在上?”

    楚若盈瞬间来了兴致,眉开眼笑的说道:“真的?”

    顾亦诚点了点头,将她打横抱起,往卧室里走去。

    “不行!”楚若盈又道:“你看那个女人两眼,必须要两次。”

    顾亦诚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好吧!”

    “好!原谅你!下不为例!”

    顾亦诚看着楚若盈脸上瞬间荡开的笑意,笑着摇了摇头。

    小傻瓜!

    想他年轻的时候,也曾留恋于花丛,花颜知己不在少数,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后来遇到她,才收了心。他以一个私生子的身份,在顾家能拥有现在的一切,除了他自己的努力,离不开两人个。一个是她,另一个是顾意。

    顾意,是他的生死兄弟;而楚若盈,却是他愿意用生命来爱的女人。他可以为了顾意去死,但是在这个世界上却只会为楚若盈而活。在部队,他是铁峥峥的硬汉,大家都叫他“顾阎王”,但是在楚若盈面前,他却甘愿化作绕指柔。

    哪怕许多人都知道“顾阎王”是出了名的惧内,出了名的妻管严。他却完全不在意,因为他愿意以这样的方式宠着他的女人,碍着谁了吗?谁还能阻止谁有这种爱好呢?

    像白雨墨这样的女人,他年轻那会见过太多。他曾从万花丛中过,却独独只为一人故。如今千帆过尽,除了她,谁又还能诱惑得了他呢?

    这些,他知道,她也知道。所以吵吵闹闹,都只不过是他们夫妻之间的调味剂,添些乐子而已。

    ……

    顾亦诚给在美国出差的顾意打了一通越洋电话。

    “亦诚!”

    “大哥,有件事情有点奇怪。白雨墨似乎想要勾引我来着。”

    闻言,顾意淡淡的一笑,道:“是么?这还真是有意思。”

    顾亦诚还没来得及说话,楚若盈就抢过电话,对顾意说道:“大哥,你说白雨墨到底是个啥玩意?追你追了那么多年,然后嫁给了顾亦峰,可偏偏顾若凌又对她死心踏地的。现在倒好,竟然又跑来勾引我家亦诚。难道她想将我们顾家的男儿挨个睡遍?”

    “这个我也无解!”

    “大哥,你可得小心。这白雨墨,想想就让我心寒。”

    “嗯,我心里有数。”

    挂断电话之后,顾意就打开了电脑,然后噼里啪啦的敲击着键盘,迅速的调出了白雨墨的资料。他一个字一个字仔细的看,白雨墨的资料没有任何的异常。

    作为白家的女儿,她嫁给顾亦峰,却又不安于只做顾亦峰的老婆?那么她又想从亦诚身上得到什么呢?

    ……

    顾意从美国出差回来半个月之后,顾亦峰也回来了。

    当然顾意只是听说顾亦峰回来了,因为他并没有见到顾亦峰本人。顾搏防他防什么似的,生怕他又使什么手段,去害顾亦峰。所以在顾家,有关顾亦峰的消息,半点口风都没透。

    听说顾亦峰伤得很重,还瞎了一只眼睛,救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奄奄一息了。但是不管怎么说,也算是捡回来了一条命。

    “大哥,看来这次的任务不够凶险啊!顾亦峰居然还是活着回来了。”

    顾意拨通了一个烂记于心的电话号码,说道。

    “阿意,我尽力了!这次的任务确实非常危险,顾亦峰带领的那一队士兵全部都殉国了,当然对方也是全军覆没。能坐到特种兵上校的位置,自然不可能是怂包。而且你那将军叔叔这回也是很舍得,为了救这个儿子,差点赔上了一个精兵营。除此之外,还有一股隐秘的势力也出手在营救顾亦峰。所以也算顾亦峰命大,捡回了半条命。目前我们的情报人员正在调查,可是对于这股隐秘的势力,却完全没有头绪。”

    “一股隐秘的势力?”

    “嗯。”

    “会不会是……”

    “会不会是……”

    微微一顿之后,两人居然异口同声的说道。

    “看来,我确实应该朝着这个方向查一查。”

    “只是猜测,现在我还不能确定。”

    “嗯,如果真的是,阿意,你要小心!况且到最后,也必定是需要你出手的。”

    “好,我明白!”

    ……

    纪茹茜正在上班,突然就接到了闻人羽的电话。

    “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一个?”

    纪茹茜笑着道:“小羽,你就别卖关子了!直说到底怎么回事吧?”

    闻人羽轻咳了两声,才说道:“好消息是你要当姨妈了,坏消息是我居然一举即中,怀孕了!”

    “什么?”

    纪茹茜吓得差点直接从椅子上栽了下去。

    “姐,你别激动!这事我还没有告诉爷爷,所以……咳咳……”

    “小羽,你才二十岁。”

    纪茹茜叹了一口气,说道。

    “姐,我知道。”

    “所以,你现在是什么打算?”

    “我想生下这个孩子。”

    “你确定吗?”

    “我确定!我会努力做一个好妈妈。”

    “这件事不打算告诉阿琛吗?”

    “他是孩子的爸爸,他有权利知道。但是他的选择,不会影响我的决定。”

    “好!”

    “姐,爷爷那边你可得帮帮我,不然我就死定了!”

    “嗯。”

    ……

    餐厅。

    景琛和闻人羽相对而坐。

    闻人羽喜欢喝各式各样的饮料,景琛是知道的,只是这一次她却只点了一杯白开水。

    “阿琛,有件事情,我想我有必要和你说一下,你等会别太激动。”

    闻人羽先开口说道。

    “嗯,你说!”

    “那个我怀孕了,怀了你的孩子。”

    “你说什么?”

    景琛的反应比纪茹茜更大,“蹭”的站起来,连椅子也一起带翻了。

    闻人羽脸上闪过一丝受伤的神色,却掩视的极好。她微微笑着道:“我怀孕了,是你的孩子。”

    她以为景琛也许会期待这个孩子,原来不是。这样的消息,于景琛来说,不是惊喜,是惊吓。也对,他从来都没有爱过她,那一晚只不过是意外,一直都是她在强求,他又怎么会期待她给他生的孩子呢?

    “对不起!我只是觉得有点突然。”

    景琛将椅子放好,重新坐了下来。

    “没关系!”闻人羽笑了笑,托着下巴,看向景琛,说道:“那么现在,告诉我,你的决定是什么?”

    “我的决定?”

    “嗯。你决定要不要这个孩子?”

    “我……”

    这一刻,景琛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因为他不知道心里的答案是什么。

    “很为难吗?”闻人羽淡淡的笑,眼角的那一抹苦涩却藏得极深,说道:“那就先听听我的想法吧!”

    “好!”

    “我想要生下这个孩子。坦白说,来这里之前,我其实想过,也许我们可以试着组建一个家庭,给我们的孩子一个完整的家。但是如果你不愿意,我绝对不会勉强你。我可以独自一人将孩子抚养长大,不管怎么说,你都是孩子的爸爸。等孩子出生之后,你可以随时来看看孩子,陪陪孩子都是可以的。”闻人羽微微一顿,又继续说道:“不管你如何选择,都不会动摇我要生下这个孩子的决心。不管你如何选择,我都不会怨你,也不会阻拦。毕竟那天晚上是我强的你,说起来,错在我。所以选择权给你,后果由我来承担。”

    “小羽,让我考虑几天,可以吗?”

    “好!”

    闻人羽松了一口气,她想,至少他没有立刻拒绝,不是吗?

    在这之前,她从未想过用婚姻来束缚住景琛。可是现在她有了孩子,她想给她的孩子一个完整的家。也许因为她从小就失去了父母,是由爷爷独自抚养长大的,所以她的内心其实特别渴望可以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因为这样,她才更想给她的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因此,她对景琛的答案也是有期待的。期待他们能组建一个幸福的家庭,期待他可以在漫长的岁月里爱上她。

    ……

    那一天,闻人羽先离开了餐厅,而景琛一个人在餐厅里坐了很久。

    快到午饭时间,他站起来,正打算离开。迎面有人急冲冲的跑了过来,差点将他撞倒。

    “对不起!”

    “秋韵?”

    景琛微微一愣,看到身穿着普通工作服,满脸慌张的秋韵。

    而秋韵抬眸,看向景琛那张错愕的脸,拔腿就要跑。

    “秋韵。”

    景琛立刻拉住了她。

    “你放开我!”

    秋韵大力的挣扎着,想要挣脱开景琛的手,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秋韵,你在这里上班?”

    景琛死死的抓住她的手腕不放。

    秋韵没有回答他,只是一个劲的哭。

    “你为什么会到这种地方来上班?”

    秋韵却猛得推开了景琛,似乎是压抑了许久的怒气,朝着他大声的吼道:“我为什么要到这种地方来上班?你难道不知道吗?秋家倒了,被顾意和闻人家联手摧毁了。我现在再也不是秋家的千金小姐,而是一个人尽可夫的荡妇。”

    “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景琛这段日子一直在努力的让自己忘记秋韵,所以有关秋韵的一切,他都下意识的在回避。

    “景副总,求求你放过我,也放过我们秋家。就算是我对不起你,你也该报复够了。请你放手!我要去工作了。”

    秋韵脸上的神色瞬间变得疏离起来,冷漠的说道。

    “阿琛,放手!”

    突然一道声音插进来。

    景琛和秋韵同时回过头,便看到顾意和厉诚站在他们不远处的地方。顾意低头对着厉诚说了些什么,厉诚朝着景琛点了点头,就先往包厢里去了。

    “哥。”

    景琛松开了秋韵的手,叫道。

    顾意走过来,连眼角的余光都懒得瞄一下秋韵。而秋韵却是低着头站在那里,身体在微微发抖,似乎很怕顾意。

    “滚!”

    顾意并没有看秋韵,然而这话却是对她说的。

    秋韵哭着转身就跑。

    “哥,秋韵她……”

    后面的话,景琛还没有说完,顾意一拳就朝着他的脸打了过去。

    “废物!”

    景琛没敢还手,有些委曲的看着顾意。

    “哥!”

    “别叫我哥!我没你这么窝囊的兄弟。”顾意又是一拳朝着景琛打了过去,他很生气,揪着景琛的衣领,直接推着他抵在墙壁上,冷冷的道:“我告诉你,秋家就是我出手搞垮的。怎么样?你现在是想替那个女人出气吗?为了那个恶心的女人,你是打算要对付我?”

    “我就是见她挺可怜的,打算帮帮她,没有别的意思。”

    “帮帮她?”顾意冷冷的笑,然后另外一只手直接从景琛的口袋里拿出皮夹,将他皮夹里面的钱全部扔在地上,对着站在一旁看着他们,又不敢上来劝阻的服务员说道:“将这些钱拿出去全部送给乞丐。”

    “哥……”

    “有钱你怎么不去救济乞丐?”

    “我……”

    “看到那个女人又不忍心了,是不是?又在同情心泛滥了,是不是?”顾意又一拳朝着景琛打了过去,吼道:“简直是愚蠢至极!那个女人怎么害你的,你难道不记得了?那个女人以前是怎么作贱你的,你难道也不记得了?如果这些你都不记得了,那我再告诉你一个劲爆点的。秋韵那个恶心的女人,压根从来就没有爱过你。知道她为什么会答应和你交往吗?因为她想要利用你,接近我。在和你交往的那两年,她跑来勾引我的次数不下五次。以前我是不忍心告诉你,那一次在酒店我就想说。小羽怕你受不住那样的打击,不让我告诉你。结果你倒好,伤疤还没好,就眼巴巴的往那女人面前凑!我他妈真想一拳打死你!”

    顾意又扬起拳头,却没有打下去,而是放开了景琛的衣领。

    而景琛似乎是一瞬间被抽光了所有的力气,就那样靠着墙壁跌坐在地上。

    “阿琛,是男人就要承担属于你的责任。小羽现在怀了你的孩子,怀孕是一个女人最辛苦,艰难的时刻。你不去好好陪着她,不在她身边照顾她。反而在这里为一个从来没有爱过你的女人伤神,你蠢不蠢?该怎么选择,你自己决定,我不逼你。但是,阿琛,别让我一辈子看不起你!”

    顾意表示心情很糟糕,景琛比他还小两岁,明明最近才结束处男生涯,为什么他都已经有了孩子?为什么他们家的小猴子还不来?看来他和茹茜还是不够努力啊!

    如果纪茹茜听到顾意这样的话,一定会揍得他满头包。

    你丫的夜夜笙歌,连白日都渲淫,还要怎么努力啊啊啊啊!

    ……

    三天之后,景琛约了闻人羽在悠然居见面。

    他没有选上次两人去的那家餐厅,因为他不想在那里再碰到秋韵。

    “小羽,我想好了,我们结婚吧!我想要努力的当一个好爸爸。”

    这一次是景琛先开的口。

    闻人羽微一愣,有些不敢置信看向景琛,问道:“你说什么?”

    “小羽,我们结婚吧!”

    闻人羽抚着小腹的手,有些微微发抖。

    宝宝,你听到了吗?爸爸同意了。

    “好!”她笑着道:“阿琛,这段姻婚是建立在我们双方自愿的前提下的,姻婚并非儿戏,而我们又都是成年人。所以我有一个要求。”

    “你说!”

    “我不管你现在外面多少女人,但是结婚之后,该断的就都断了,顺道把你现在的感情也理一理。婚后,如果你遇到喜欢的女人,你可以告诉我,我们可以离婚。当然,你喜欢的那个女人可以是任何人,但是秋韵不行。但是在我们没有离婚之前,你不可以背着我去碰任何其他的女人。”

    这是她的底限,如果最后他依旧无法爱上她,那么她给他自由。

    “好!”景琛微微笑着道:“我在外面没有女人,至于秋韵,已经过去了。我现在虽然不敢确定的说我对她完全没有感觉,但是我和她这一辈子,不会再有可能,请你放心!”

    “好!”

    “那你看,我们什么时候举办婚礼呢?你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我会尽量办到。”

    闻人羽笑着道:“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我要回去先和我爷爷商量一下。”

    “对不起!”

    这一刻,景琛才发现,他对闻人羽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

    “没关系!”

    “那明天我和你一起回a市去见爷爷吧?”

    “不用!”闻人羽摇了摇头,说道:“我爷爷很好说话的,我一个人回去就可以了。你工作这么忙,就留在这里好好帮姐夫吧!我会很好回来的。”

    “真的不用吗?”

    “安啦!我一个人就可以搞定的!”

    ……

    闻人家。

    闻人羽走进客厅,就看到闻人杰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

    “爷……”

    “跪下!”

    两人的声音同时响起。

    闻人羽回来之前,纪茹茜已经打过电话给闻人杰了。详细的和他讲了闻人羽和景琛的事情,以及现在闻人羽怀有身孕的事情。

    “是!”

    闻人羽自知理亏,什么都没说,就直接跪了下来。

    “那个糟蹋你的男人呢?”

    闻人杰手中的拐杖用力的敲打着地面。

    “那个爷爷,是我强了他。”

    “你……”

    闻人杰扬手就要打闻人羽,想到她肚子里还怀着孩子,终是不忍心,将手放了下来。

    “爷爷,我挺喜欢他的,所以想要嫁给他。”

    “不行!我不同意。那个混帐东西凭什么娶你?”

    “可是我已经怀了他的孩子。”

    “你……”半晌,闻人杰才又说道:“孩子,打掉!那个男人不值得你为他如此。”

    “不要!”

    闻人羽毫不犹豫的拒绝。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说不要!”

    闻人羽斩钉截铁的说道。

    “让那个混蛋来和我说,否则你别想嫁给他!”

    闻人杰似乎是松了口,又似乎更决绝了。

    “爷爷,其实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和他没关系,爷爷没必要去为难他。是我强了他,也是我一定要将这个孩子生下来,更是我想要嫁给他。所以除非爷爷答应我们的婚事,否则我不会让他来见爷爷。”

    “闻人羽,你还能再没出息一点吗?那样的男人能给什么?你要来干嘛?”

    闻人杰气得直发抖,咬牙切齿的道。

    “爷爷,如果我知道该怎么放弃他,那该有多好?”

    “那你就一直跪着吧!跪到你想清楚为止!”

    闻人杰站起来,不再管闻人羽,直接回了房。

    “爷爷,你要罚我跪可以。但是,不管我跪多久,我的答案都不会改变。”

    ……

    闻人杰回到书房之后,直接拿起手机,将电话拨给景琛。

    他说,臭小子,看到了吧?你到底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才能得我家小羽如此相待?我的孙女,你不心疼,我心疼。

    闻人杰,仿佛一瞬间苍老了许多。两个孙女,就这样都嫁人了。闻人羽不比纪茹茜,闻人羽是打小就在他身边长大的。她的父母走的早,所以他尤其心疼这个孩子,几乎倾注了他所有的心力来教导她。

    他捧在手心的掌上明珠,现在竟然为了一个男人,这样的卑微,这样的受尽委曲,让他如何不心疼?

    另一边,景琛看着闻人杰传给他的视频。闻人羽对闻人杰所说的每一个字,他都听得一清二楚。

    她说,我爷爷很好说话的,我一个人就能搞定,你放心。

    原来,她只不过是舍不得他去委曲而已。他不知道,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闻人羽到底又为他做了多少?

    ……

    顾家,花园里。

    顾意正在种树,而纪茹茜站在一旁看着他给小树苗培土。

    纪茹茜没想到,顾意干起粗活来也是有模有样的,而且还特别的优雅。明明是再普通不过,甚至可以称得上粗鄙的一件事情,此时由顾意做起来,却仿佛像是一件艺术品。

    “顾意,这到底是什么树?”

    这个问题,纪茹茜已经问了不下十遍。从她看到顾意手中拿着这株小树苗,就开始问。可是顾意却是神神秘秘的,就是不肯说。

    “这种树属于落叶乔木,花美形似绒球,清香袭人;叶奇日落而合,日出而开;叶形似含羞草的叶子,花叶清奇,绿荫茹伞。”

    顾意却还在卖关子,明显的答非所问。

    “这么神奇?”

    纪茹茜更加好奇了。

    “嗯。”顾意抬眸看了纪茹茜一眼,笑着道:“我们的房间刚好是对着这个方向的,等这颗树长大了,我们打开窗户就能看到这里的美景。”

    “哇!好像挺不错的样子。”纪茹茜微微一顿,又道:“可是我还是很好奇,这到底是什么树啊?”

    所谓好奇心害死一只猫,以纪茹茜对顾意的了解,他不可能会随随便便种一颗树的。所以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她不知道的原因。

    “真的想知道?”

    顾意似笑非笑的看着纪茹茜,说道。

    纪茹茜直点头。

    “我觉得还是不要告诉你比较好。”

    他故意吊她的胃口。

    “顾意,你就告诉我吧!”

    纪茹茜又使出了杀手锏,开始撒娇。

    “好吧!”顾意朝着纪茹茜勾了勾手指,笑着道:“过来吧!”

    纪茹茜立马凑了过去,顾意俯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这颗树叫做合欢树。”

    纪茹茜的脸立马就红了,猛得直起身体,指着顾意,说道:“顾意,你不害躁!”

    “宝贝,我就种颗树怎么啦?看你想到哪里去了!”

    顾意又开始一本正经的耍流氓。

    “你,你……”

    纪茹茜结结巴巴的,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好啦!宝贝。”顾意见纪茹茜都急红了脸,连忙搂住她的腰,笑着道:“别生气!是我错。不过,我还是很喜欢种合欢树的。等以后我们有时间,再多种一些合欢树。合欢,合欢,这名字听着就挺美的。”

    纪茹茜连话都不想说了,捏着顾意的胳膊,用力一拧。

    “老婆,你轻点!痛!”

    “皮厚怕什么痛?”

    纪茹茜冷哼一声。

    “大哥,纪小姐,好久不见!”

    两人正在打闹中,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道声音。

    纪茹茜只觉那声音很熟悉,似乎在哪里听过。她转过身,却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

    而顾意却是目光蹙冷,直接就将纪茹茜推至身后,看向那个男人,声音冰冷的说道:“顾亦寒!”

    ------题外话------

    票票票!

    来来来!

    掏掏掏!

    很忧伤,现在都不涨收了,快掏票安慰一下我受伤的心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81章小虐白雨墨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