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2章 顾意的身世(重要)求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纪茹茜微微一怔,看向顾亦寒。

    难怪她会觉得声音熟悉,原来是顾亦寒。只是为什么却是和上次不同的面孔?此时仔细观察,她才发现顾亦寒的脸上隐约有许多的坑坑洼洼,而且还有刀痕。

    大哥,纪小姐?难道不应该是大哥和大嫂吗?

    这顾亦寒到底什么意思?

    顾亦寒朝前走了两步,在那株合欢树的小树苗前蹲了下来。他伸手温柔的拂过那株小树苗,嘴角勾着阴柔的笑,抬头看向顾意,道:“大哥和纪小姐在种合欢树么?可真是好雅兴!”

    纪茹茜看向顾亦寒拂过那株小树苗的手,只觉全身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仿佛一条毒蛇在吐着风信子,让人恶心无比。

    “滚!”

    纪茹茜感觉到顾意的手在微微发抖,虽然是很轻微的颤抖,但是纪茹茜还是感觉到了。她抬眸看向顾意,顾意那双蔚蓝色的眸子里,有凛洌的杀气崩出。

    “这么久不见,大哥还是怎么粗暴呢?难道大哥就一点也不想我么?”顾亦寒勾唇一笑,那笑容有点妖,有点媚,可是这样的笑容出现在他的脸上却是充满了违和感,更衬得他的五官更加的阴柔和狰狞。“好吧!我就不打扰你和纪小姐了。”

    说完,他转身就走。他的手拂过那株合欢树的小树苗,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微微一扯,那株小树苗便被连根拔起。他看着手上的小树苗,有些困惑,似乎不知道那株小树苗怎么会到了他的手上。他转眸看向顾意,抱歉的一笑道:“对不起,我是无心的。”

    “滚!”

    顾意几乎是咆哮的吼道。

    顾亦寒竟然也不恼,笑了笑,继续往前走。将那株小树苗随手一扔,落在地上已经被折断了。

    “顾亦寒!”

    纪茹茜脚步迈了出去,突然叫道。

    顾亦寒回过头,就看到顾意拉住了纪茹茜的手,显然顾意根本不愿意纪茹茜接近他。

    而纪茹茜却是握了握顾意的手,示意他放心。

    “我是你大嫂。”

    纪茹茜朝着顾亦寒走了过去。

    “所以呢?”

    顾亦寒耸了耸肩,一脸的无所谓。

    说时迟,哪时快。本就离顾亦寒很近的纪茹茜突然就朝着他扑了过去,顾亦寒猝不及防,待他反应过来,他已经整个的被纪茹茜扑倒在地上,纪茹茜的双腿按住了他的身体,而抵着他喉咙处的是一把瑞士军刀,只要他稍稍一动,就会被一刀割喉。

    “你妈难道没有教过,在长辈面前要懂礼貌吗?”纪茹茜居高临下的看着顾亦寒,笑道:“都说长嫂如母,现在我不介意替你妈教导一下你。”

    纪茹茜一边说,另一边手中的军刀也在微微移动。

    都说死过一次的人,最惜命。此时的顾亦寒,就是如此。他在纪茹茜眼里看到了凶狠,那是如顾意眼中如出一辙的目光。

    难道纪茹茜也知道了那件事?

    “你想干什么?”

    纪茹茜挑眉一笑,道:“我觉得你这个人很讨厌,所以想要放放你的血。不知你觉得怎么样?”

    “纪茹茜,你敢!”

    自从那一次之后,顾亦寒对于匕首之类的武器就有着莫名的恐惧。此时虽然口气很硬,但是全身都开始在发抖。

    “顾亦寒,别跟我耍狠,这样我很不喜欢。”

    纪茹茜手中的匕首微微用力,向前推,差那么一点点就能让顾亦寒的喉咙见血。

    “纪茹茜,你给我住手,这是在顾家。”

    顾亦寒开始大叫,脸上神色扭曲。

    “乖!叫大嫂。不然,我这匕首可不长眼。”

    纪茹茜微微一笑,却是笑里藏冷。

    “大嫂,大嫂。”

    “啪!”

    纪茹茜一手拿着匕首,另一只手一耳光朝着顾亦寒甩过去,然后捏住他的下巴,冷声道:“这声音像是在哭丧,我不喜欢!”

    “纪、茹、茜!”

    顾亦寒咬牙切齿的吼道。

    “啪!”

    纪茹茜又是一记耳光甩过去,打完之后,捏着他的脸颊用力搓。

    “这张脸是整容的吧?上次也是整容的吧?怎么就这么喜欢在脸上动刀子呢?不如我也在你脸上动几刀,我可是免费的哦!”

    “啊……”

    纪茹茜动作飞快,一手五指成爪,扼住顾亦寒的喉咙,而拿着匕首的手猛得抬起,作势就要去划顾亦寒的脸。顾亦寒吓得直冒冷汗,大叫道。

    而纪茹茜手中的动作全是虚招,却是趁着这一刻,顾亦寒走神的时候,猛得后退。待顾亦寒反应过来,她已经退到了顾意的身边,看向顾亦寒,勾唇挑衅一笑。

    “我杀了你!”

    顾亦寒这才知道自己是被纪茹茜给耍了,猛得暴起,冲向纪茹茜。

    “咔嚓!”

    顾意挡在纪茹茜的面前,擒住了顾亦寒的手,直接折断,然后猛得将顾亦寒甩了出去。

    “滚!”

    对于顾亦寒,顾意似乎懒得多说一个字。

    顾亦寒右手握住受伤的左手,恶毒的瞪着顾意和纪茹茜,然后咬牙,转身离开。

    而顾意从口戴里拿出一条红手帕,先替纪茹茜擦手,然后才擦了擦自己的手,扔掉手帕,才拉着纪茹茜往回走。

    “以后离顾亦寒远一点!”

    顾意说道。

    “好!”

    ……

    顾云帆的书房。

    顾亦寒不请自来。

    “顾亦寒,你有事?”

    顾云帆见顾亦寒自顾自的在沙发上坐下,还给自己沏了一杯茶,就问道。

    顾亦寒端起茶杯,开始喝起来。那模样就像是品尝着一杯顶级的红酒,十分的享受。

    “爷爷,这一次我住院休养的这段时间碰到了一个叫墨恩的医生。墨恩医术确实高超,但是却好赌又嗜酒。有一次,我和他一起喝酒。他喝醉了,然后就开始说醉话。你猜我听到了什么?”

    “听到了什么?”

    顾云帆在听到“墨恩”这个名字时,目光蹙冷,只一瞬间又恢复了平静。

    “说来也真是巧,原来当年为大伯动手术的就是他,没想到现在他居然又成了我的主治医生。”

    “嗯。”

    顾云帆神色淡淡,语气淡淡。但是心中是怎样的汹涌,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还说,当年大伯的那场手术,他受人所托,动了一些手脚。”

    “顾亦寒!”这一刻,顾云帆终于无法再淡定,一拍桌子,猛得站起来,冷声道:“别给我装神弄鬼,有话就直说!”

    “爷爷,别急!故事当然要慢慢讲才有韵味。”

    顾云帆越是着急,顾亦寒越是慢悠悠的。

    “混帐东西,给我滚!”

    顾云帆直接拿起桌上的杯子就朝着顾亦寒砸过去。

    “爷爷,你这是恼羞成怒吗?你在怕什么?”顾亦寒淡然自若的躲过顾云帆扔过来的茶杯,笑着又道:“我很想问问爷爷,大伯为什么会失忆?”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爷爷,当年大伯被顾意害得几乎丧了命。墨恩就是当初替大伯动手术的主治医生,他说大伯的左脑被植入了改变记忆的芯片。所以这些年,大伯脑海中的记忆都是不完整的。不但是大伯不知道,我们所有人也都很好奇,大伯再怎么说都是顾意的亲生父亲,为什么顾意却能丧心病狂的下得去那样的狠手?当年如果不是顾意想要折磨大伯,选择了那样残忍的方式让大伯生不如死。爷爷根本就来不及救下大伯,大伯也不可能活到现在。回来之后,我又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这些年大伯吃的那些药里,也被人动过手脚。那些药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可以迷幻人的神经,造成大脑记忆的混乱。而这些药,却全是爷爷交待管家到医院开给大伯的。墨恩说那个交待他在大伯的左脑中植入记忆芯片的人也是爷爷。爷爷这么费心苦心,不惜算计了你的亲生儿子,到底为了掩盖什么呢?”

    顾亦寒冷冷的笑道。

    顾云帆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听完顾亦寒的话,仿佛全身脱力了一般,直接跌坐在椅子上。

    掩盖了这么多年的秘密,看来今天是瞒不住了。

    顾亦寒站了起来,走向顾云帆。他在书桌前站定,双手撑着桌沿,直视顾云帆。

    “顾意以一个私生子的身份来到我们顾家,残害了自己的父亲,夺了顾氏集团的经营权,在顾家为虎作伥。而爷爷,你作为顾家的掌权人,你除了放任他,偏袒他,你还做了什么?我们真的是很好奇,顾意只不过是一个私生子,为什么却比我们这些名正言顺的孙子都还要受宠呢?爷爷为什么就独独这么喜欢这个私生子呢?”

    这一刻,那个风光大半生的老者,那个在顾家永远高高在上的掌权人,脸上竟然浮现出的是害怕和恐惧。

    而顾亦寒根本就不需要顾云帆的回答,又继续说道。

    “顾意的亲生母亲慕容情,那只从山沟里飞出来的金凤凰,那个曾让京都所有男人都梦寐以求的尤物。而爷爷和大伯,也在这些男人之中。听说,当时有一句话用来形容慕容情。若得慕容情,必金屋藏娇之。

    当时的爷爷只不过才四十岁左右,而大伯也只有二十来岁。父子俩同时看上一个没身份没背景的女人怎么办?娶回家固然是不现实的。况且就只有一个女人,父子俩要怎么分?大伯那时年少,风流倜傥,为慕容情一掷千金。当时的顾渊与慕容情也算是京都的一段佳话。

    只是慕容情也是一个妙人,她竟然对于顾家这样的豪门不屑一顾。当她知道大伯的身份之后,决然要和大伯分手,打算离开京都。慕容情打算离开的前一晚,大伯喝醉了,借着醉意,就要强暴慕容情。可惜很多年之后,大伯才知道,原来那一晚,他强暴的只是一个和慕容情身形相似的女人。而真正和慕容情有鱼水之欢的竟然是爷爷,甚至慕容情都不知道当初那个强暴她的人不是大伯,而是爷爷。后来慕容情就在京都消失了,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七年之后,慕容情带着一个男孩回到了顾家。那时的大伯已经成了家,已经过了年少轻狂的时代。比起能带给他巨大利益的秋家,慕容情这个女人什么都不是。他将慕容情接回了顾家,但是碍于秋雅妍,却从不管他们。顾意八岁的时候,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发现顾意竟然不是他的儿子,而是爷爷的种。

    被戴了这么多年的绿帽子,那时的大伯疯狂了。八岁那年,顾意和慕容情就在顾家突然消失了。其实他们不是消失了,而是被大伯偷偷给弄死了。只是顾意命大,捡回了一条命。顾意也很聪明,没有再回顾家。直到十八岁,他羽翼丰富了,才回到顾家来报仇。

    所以爷爷这些年对顾意这个亲生儿子一直很愧疚,是不是?所以才会一直这么纵容着他?所以这些年才会一直在暗中庇护他?所以才会想要将顾氏留给他,对不对?”

    顾云帆已经是面如死灰,呆呆的坐在那里。

    “哈哈哈!”顾亦寒却突然大笑起来,说道:“一对亲生父子同用一个女人,老子抢了儿子的女人,儿媳妇怀的竟然是公公的孩子。你说这样的丑闻,如果公布于众,顾意该如何自处?爷爷又该如何自处?顾家又该如何自处?”

    “顾亦寒,你想干什么?”

    顾云帆瞬间回过神来,冷冷的看向顾亦寒,一副要掐死他的模样,说道。

    “我想要整个顾家,如果得不到,那我就毁了它。”

    顾亦寒阴柔的一笑道。

    “畜生!”

    顾云帆指着顾亦寒,开始破口大骂。

    “顾意这个孽种满身罪恶,连出身都充满着罪孽,他凭什么可以拥有这一切?我,顾亦峰,顾若凌,顾若白,我们这些顾家名正言顺的少爷,为什么就要被他踩在脚下?”

    顾亦寒脸上始终带着笑意。

    “你休想!”

    “是么?”顾亦寒冷冷的道:“哦!忘了告诉爷爷,爷爷千万别想着对我灭口。一旦我离奇死亡,我手中握着的证据就会立即公布。到时爷爷这一世的英明,顾家这百年名门,必定毁于一旦。爷爷不肯点头,难道是想保顾意这个亲生儿子,而弃了顾家吗?”

    “你……”

    ……

    顾亦峰的书房。

    顾亦峰坐在轮椅上,右眼蒙着纱布,在看书。

    执行任务回来,出院之后,他很少出门,除了白雨墨,也很少见人。

    “哥!”

    顾亦峰推门而入。

    “亦寒,你回来了?身体已经完全康复了吗?”

    顾亦峰抬眸看向顾亦寒,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顾亦寒搬了一张椅子在顾亦峰身边坐了下来,然后点了点头道:“嗯,已经没事了。哥,怎么样?”

    顾亦峰苦涩的一笑,道:“差点去了半条命,至少得休养半年,只是右眼是彻底瞎了。不过能捡回一条命,也算是万幸。”

    “哥,你恨顾意吗?”

    顾亦寒突然问道。

    顾亦峰这次会去执行这么危险的任务,全是因为顾意,顾亦寒也是知道的。

    “呵呵!”顾亦峰冷冷的笑,脸色瞬间变得狰狞,说道:“我变成现在这样,全部都是拜他所赐。我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断,挫骨扬灰。”

    顾亦寒伸手握住了顾亦峰的手,说道:“哥,你放心,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在顾家,顾亦寒只在乎两个人,一个是他的母亲云念兮,一个是他的哥哥顾亦寒。顾亦峰从小就宠着顾亦寒这个弟弟,从小到大,顾亦寒闯的祸,顾亦峰不知道帮他背过多少次黑锅。哪怕那一次,他被顾意送去南非,如果不是顾亦峰,他也不可能活着回来。在顾亦寒的眼里,顾亦峰是他最崇拜,最敬重的人。长兄如父,甚至比起顾搏,顾亦峰更像是他的父亲。

    “亦寒,不要冲动。”顾亦寒却是瞬间就冷静了下来,从鬼门关走了一圈,九死一生才能够活着回来。他变得比以前更冷静,更能忍。以前他就是因为太自信,所以才会害了自己。同样的错误,他绝不会再犯。“顾意,没有你看到的那么简单,我们都低估了他。他的势力不仅仅在顾家,在商界,他在政界,乃至军界都有很大的势力。这一次,爸爸甚至动用了所有的关系,都没能查到到底是谁在背后帮顾意。所以顾意背后的人,他在军方的势力一定比爸爸还要大。仇,一定要报。但是不能心急,必须要慢慢来。”

    “那个在背后帮顾意的人,会不会爷爷?”

    顾亦寒说道。

    “爷爷?”顾亦峰微微沉吟之后,然后摇了摇头,说道:“爷爷毕竟掌管顾家这么多年,也许确实有这样的实力,但是他不会这么帮顾意。在爷爷眼里,放在首要的是顾家的利益。他不可能为了顾意,而放弃爸爸和我。毕竟顾家在军方的势力全在我们手上,如果我们出了事,对顾家一点好处都没有。虽说一直以来,爷爷确实有些偏心顾意,但是事关顾家,爷爷不会这么做。”

    “我并不这么认为。”顾亦寒冷冷的笑道:“你被派去执行那样危险的任务,很明显就是有去无回。以爷爷的精明,又怎么会不知道?如果他真的有心,以他的手段,一定可以阻止,可是他却没有过问。那么很明显,他在放任顾意,或者他已经默许了顾意用这样的方式让你去送死。而且你都不奇怪为什么一直以来,爷爷会那么喜欢顾意吗?他在顾家向来目中无人,爷爷最恨别人忤逆他,却为什么偏偏就纵容了顾意?”

    “你的意思是……”

    顾亦寒站了起来,俯在顾亦峰的耳边,轻声的说道:“顾意其实是爷爷的儿子……”

    “你说什么?”

    顾亦峰满脸的不可置信,这样的事实太过震惊。

    顾亦寒握住顾亦峰的肩膀,郑重的道:“哥,这是千真万确的。我已经找爷爷确认过了。”

    “哈哈哈!原来是这样!”

    顾亦峰开始大笑起来。

    顾亦寒脸上依旧是那种阴柔的笑,冷声道:“所以哥,这一次,真是天要助我们!你让爸稳住爷爷,我们这样……这回,顾意必死无疑。”

    “好!”

    ……

    花园里。

    白雨墨正在浇花。

    “嫂子!”

    顾亦寒在她身后叫道。

    白雨墨转过头,看到顾亦寒,笑着道:“亦寒。”

    然而白雨墨的声音刚落下,顾亦寒却突然出手攻向她,攻势凌厉,直逼她的死穴。

    几乎是下意识的,白雨墨身体微微一侧,以一个刁钻的姿势避过顾亦寒这一击。双手已经备好了攻击的招式,却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直接就朝着地上倒下去,仿佛她刚才只不过是凑巧避过了顾亦寒那一击似的。

    “哎呦!”

    顾亦寒站在那里,并没有去扶她,而是冷冷的笑道:“嫂子好身手!”

    白雨墨挣扎了几下,似乎好不容易才从地上坐起来,咬着嘴唇看向顾亦寒,委曲的道:“亦寒,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为什么要出手攻击我?”

    “嫂子,你不必再装了!我刚才只是在试探你,一个人再会隐藏,但是在危险的时候,他所隐藏的身后会下意识的进行自围。而你,刚才暴露了。看来,我在南非看到的那个女人,果然是你。”

    顾亦寒看向白雨墨,冷冷的道。

    “亦寒,你认错人了,我从来没有去过南非。”

    白雨墨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站起来,说道。

    “是么?”顾亦寒薄唇轻启,俯在白雨墨的耳边,轻声的说道:“白狐。”

    “你……”白雨墨目光敏锐的扫地四周,捂住了顾亦寒的嘴巴,冷声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顾亦寒微微退后,环胸看向白雨墨,勾唇一笑,突然问道:“你以前喜欢过顾意?”

    “这是顾家众所周知的事情,你哥也知道。”

    “那么现在,你喜欢的人是我哥?”

    “我在努力爱上他,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论不到你……”

    顾亦寒却猝然靠近白雨墨,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冰冷的道:“如果你敢背叛我哥,敢对不起他,敢朝三暮四,我会让你死得很惨,很惨。”

    “我不会背叛他。”

    “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想要对付顾意,我可以帮你,这就是我的诚意。”

    ……

    楚若盈带着angle来找纪茹茜玩,顾意将房间留给了两女人,就直接去了顾亦诚的房间里找他谈事情。原本angle这个大叔控也要跟着顾意去的,迫于楚若盈的“淫威”,她只好乖乖的呆在楚若盈的身边。

    顾意和顾亦诚坐一起,喜欢下棋,更喜欢边下棋边谈事情。

    “大哥,最近顾搏活动的很频繁,你要小心。”

    顾亦诚执黑子,走了第一步。

    “他这么公然的以权谋私,他就没有觉得有丝毫的不妥吗?他还真以为,他能一手遮天?”

    顾意执白子,放入棋盘中,笑着道。

    “顾亦峰和顾亦寒向来关系好,我担心他们会联手对付你。顾亦峰这一次历险回来,我总觉得他有哪里不一样了。而顾亦寒的心思,向来难猜。你现在这样在顾家,太冒险了!要不你……”

    顾意却打断了顾亦诚的话,说道:“顾亦峰有兄弟,我也有啊!他和顾亦寒关系好,我和你的关系也很好啊。有你对付顾亦寒,绰绰有余,我根本就不用担心。”

    “还有白雨墨的身份很可疑,据可靠情报,她有可能是曾经在南非非常活跃的‘白狐’。”

    “嗯。”

    顾意举着白子,正专注的看着棋盘,似乎只是随口答道。

    “你早就知道白雨墨就是‘白狐’?”

    “嗯。”

    顾亦诚一拳捶在顾意的胸口,笑道:“看来我是白担心你了!”

    顾意没有躲开,受了顾亦诚这一拳。然后才看向他,轻咳了一声,故作严肃的道:“其实现在顾家真的是要变天了,山雨欲来风满楼。”

    顾亦诚一拳又朝着顾意捶过去,大笑着道:“你别逗了,行不行?”

    顾意挑了挑眉,执起白子,在顾亦诚之后落子,说道:“这段时间,顾家可能会不太安全。你要保护好angle,顾亦寒那个丧心病狂的疯子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另外,再派些人来保护茹茜。”

    “好!”

    ……

    一盘棋下完,以平局收场。两人刚开始下第二盘,顾意的手机就响了。

    顾意拿起手机,看到上面的电话号码,微微一愣,才按下接听键,说道:“大哥,你这个大忙人居然有空打电话给我?”

    “军方那边动了,我特意打电话告诉一下你。”

    “嗯,我知道!”

    “好小子,没想到你都离开好几年了,却依旧到处都是你的眼线。”

    “过奖!我的就是你的,所以你不必介怀。”

    电话那端微微一笑之后,说道:“肉麻死了!不过,最近你们顾家的人活动都很频繁,你那个爷爷最近也有些动作。他似乎在帮你,可是又没尽全力。”

    “不用理他,在他心里顾家的利益永远排在第一位。你从来都会做两手准备。”

    “那你有什么打算?”

    “我当然是准备为了你,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说吧!你小子又有什么事情要拜托我?每次你表忠心的时候,一准没有好事。”

    顾意微微一顿,然后说道:“我要是出了什么事,我老婆就拜托你了!我就一个要求,可以让她一直无法无天,犹如我在。”

    “你这要求挺高的啊!又不是我老婆,凭什么让我照顾?还要照顾的这么好?”

    “你就是想,我还不给呢?我老婆是闻人家和许家的女儿,拥有这样的背景,你其实做梦都想娶回家的吧?你知道容锐是我的兄弟吧?所以现在四大财团是统一战线的,你要是不替我护着她,到时可就有你好受的。”

    “你小子到底是走的什么狗屎运,八百年身边没个女人,这一娶居然就娶了一个这么牛逼的老婆?”

    “你就羡慕,嫉妒,恨吧!我不介意的。”

    “我怎么觉得你小子好像在交待遗言呢?”

    那人又是一声轻笑。

    “我呸!”顾意冷哼一声,说道:“我连儿子都没造出来,我怎么舍得?”

    “得!我知道你小子有九条命。有需要我出面的地方,尽管开口。”

    “好!”

    ……

    挂断了电话之后,顾意没有再接着下棋,而是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有口香糖吗?”

    他问顾亦诚。

    “没有!抽烟吗?”

    顾亦诚点了一根烟,开始抽起来。将烟盒递给顾意,说道。

    “不抽。我戒烟了,这阵子酒也戒了,打算要孩子。”

    “这个时刻要孩子是不是太冒险了,毕竟顾家这边真的太乱了。”

    顾亦诚有点担忧。

    “我要个孩子难道还得看顾家允不允许?再说了,我有这么弱吗?弱到连自己的老婆孩子都保护不了?”

    顾意表示整个人都不好了!

    顾亦诚讪讪的笑道:“你说的对!是我多虑了!”

    也不知道是谁刚才在交待别人帮你照顾老婆?

    “我那是以防万一。”

    顾意却仿佛知道顾亦诚心里的想法似的,说道。

    ……

    第二天,刚好是周末,纪茹茜和顾意都不用上班。

    两人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吃完早餐之后,顾意提议去逛街。

    这倒让纪茹茜有些惊讶,顾意什么时候居然喜欢上了逛街?

    “你需要买什么吗?”

    “我们去添置一些婴儿用品,怎么样?”

    顾意搂着纪茹茜,笑着说道。

    “那个我不是还没怀孕吗?”

    “那有什么关系?我们可以早点替我们的宝宝准备好啊。”

    “可是你怎么知道将来怀的宝宝,是男,还是女呢?”

    “我们男宝宝和女宝宝的都准备一些,不就可以了吗?”

    纪茹茜表示,果然土豪就是这么牛逼。

    于是两人一起去了逛商场,来到了婴儿用品专区。

    顾意拉着纪茹茜走到货架前,看到上面的奶嘴,衣服,帽子,鞋子……脸上瞬间就漾起了柔软的笑容。

    “老婆,我们把这些全部都买回家,好不好?”

    顾意这件东西上面摸摸,那件东西上面摸摸,似乎都很喜欢,爱不释手。

    纪茹茜一怔,抚额,拉住顾意,说道:“那个太多了啦!根本就用不完,家里也放不下。”

    而顾意已经推着车,开始将货架上的婴儿用品拿下来,放进推车里了。

    “老婆,这个你不用担心。我打算为我们的宝宝建一间婴儿房。不对!是两间。男宝宝一间,女宝宝一间。”

    纪茹茜看着顾意像个“扫货狂魔”一样的,见什么就拿什么放进推车里,一阵头疼。

    “最近公司很忙,你就别花时间准备这些了。”她俯在顾意耳边,轻声的说道:“而且我这不是还没怀孕吗?”

    “公司那些事情哪有宝宝和你重要。我已经想好了。你要是怀孕了,我就休假一年,陪你在家待产。”

    顾意根本就停不下来,一辆推车已经堆满了,他又让服务员给他推来了一辆,然后继续拿。

    “问题是我现在还没怀孕啊!”

    “所以我打算请假积极的备孕。”

    纪茹茜觉得他已经被顾意打败了,好吧!卖就卖吧!

    再说下去,没准顾意还会崩出更惊人的想法来。

    他挑了两车之后,似乎才想起来。刚才他太高兴,太过急切,居然都忘了看生产日期。于是他又耐心的将推车里的东西,一件一件的拿出来,细细的看生产日期和使用说明。遇到不懂的地方,还会请教店里的服务员。

    那名服务员似乎也是第一次见到出手这么大方的顾客,很耐心的替顾意解答问题。还告诉了许多怀孕期间,以及小宝宝的出生,成长需要注意的问题。

    顾意原本记忆力不错,不过这会却惟恐会忘记,居然夸张的请服务员拿来了笔和笔记本,将那些需要注意的事项,一项一项全都记录了下来。他还特意在“陪孕妇参加孕期培训”上面作了着重标记。

    “老婆,等回家之后,我们就去报一个孕期培训班。到时,我和你一起去参加。”

    “说了我还没怀孕。”

    纪茹茜没好气的说道。

    “哦!我忘了!不过没关系,等怀上了我们就一起去参加培训。”

    顾意讪讪的笑着,然后继续低头做着笔记。

    站在一旁的服务员小姐一脸羡慕的看着纪茹茜说道:“这位太太你真有福气,你老公体贴又周到。”

    “谢谢!”

    纪茹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

    ……

    那一天,顾意和纪茹茜整整采购了十车婴儿用品回去。那样大的阵势,引起了许多顾客的围观。

    有的顾客还跑来问纪茹茜,是不是怀了四胞胎。

    纪茹茜咳咳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真的很想回答说,其实她压根就没有怀孕。

    还是顾意厉害,瞎掰起来也是有模有样的。

    “我们打算怀个四胞胎。”

    “打算?”那名顾客表示不理解,又道:“这怀四胞胎难道还有什么秘方的吗?”

    “那个我们家族有怀四胞胎的基因。所以我们初步预计,我老婆可能也会怀个四胞胎。”

    “那真是恭喜恭喜啊!”

    “谢谢,谢谢!”

    他们在一大片“恭喜”的包围中离开了商场。

    回到家里,一进门就碰到了顾亦诚。

    顾亦诚看着顾意这大包小包的婴儿用品,惊讶的问道:“这就已经怀上了吗?”

    昨晚不是还在说,打算要个孩子。一晚上就怀上了?现在医学都这么发达了吗?一个晚上就能检测出来?

    “嗯。”

    这个字顾意是从鼻孔里哼出来的,他觉得顾亦诚这个比他还小几岁的男人,孩子都能打酱油了,真是让他很不爽。

    顾亦诚看着顾意气冲冲的将婴儿用品推进去,摸了摸鼻子。怎么好端端的就生气了?他得罪他了吗?

    纪茹茜朝着顾亦诚抱歉的笑了笑,然后跟在顾意的身后往里走。

    “怀上孩子了吗?”

    这回说话的是顾云帆。他对于顾意的孩子,似乎也很期待,脸上微有喜色,急切的问道。

    顾意又是哼了一声,搬着那一堆的婴儿用品,准备上楼。边走边说道:“这地板怎么这么滑,为什么不铺地毯?要是摔倒了怎么办?这楼梯怎么这么高?爬上去得多累啊!我隔壁那两间房里面的东西都得搬出来,我要建婴儿房……”

    顾意一路balabala的,仿佛他的孩子马上就要出生似的。

    纪茹茜跟在他身后,额头上直冒冷汗。

    顾意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她需不需要再提醒他,其实她真的还没有怀孕啊啊啊!

    折腾了一天之后,顾意第二天还不消停,居然就没去上班。还请来了木工,真的开始在隔壁房间建婴儿房。

    顾意自己设计了图纸,自己采购的婴儿用品,连买来的一些婴儿玩具的组装,他都是亲力亲为。

    纪茹茜看着顾意在婴儿房里忙进忙出,就算累到满头大汗,都笑得那么开心。于是,她也不阻止顾意了,开始陪着他一起准备。

    她想,顾意一定是非常享受这个过程,那么便由着他吧。

    宝宝,你要快点来哦!你看!我和爸爸都特别期待你的到来。爸爸都已经在准备婴儿房了,所以你不要让我们等太久哦!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秘宠之霸爱成婚》铭希。

    简介:

    “做我的女人。”他霸道。

    “我不认为我需要换金主。”她拒绝了。

    以为就这样甩掉了他,可是两个月之后,她自己送上了门。

    倚在门口,笑眯眯的看着阴沉着脸的男人,撒娇道:“坏蛋叔叔,你英俊帅气,冷酷有型,我想了这么久,还是决定跟着你。”

    祈诺显然很不喜欢听这个称呼,眉头一蹙,“从今天起,你只能刷我的卡,住我的房,你的是你的,我的也是你的,但是……”

    他危险的眯起了眼,“不准叫我叔叔。”

    她露出天真无害的笑容,“好啊。坏蛋。”

    “……”

    大家喜欢可以去看看,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82章顾意的身世(重要)求票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