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3章 顾意的坏话只有我可以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一连半个月,顾家都是风平浪静的。:3wし

    “亦诚,angle不见了!”

    顾亦诚接起电话,便传来楚若盈着急的声音。

    “若盈,你先不要急,慢慢说。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马上赶回来。”

    顾亦诚这会正在部队,立马拿起车钥匙往外走。

    “今天下午四点我像往常一样到学校去接angle放学,在路上碰到有人正在抓小偷,于是我就跑去了帮忙。我追着那小偷跑了两条街,才抓住那个小偷。那会已经四点半了,在去学校的路上,我打过angle学校老师的电话,对方手机一直占线。等我赶到学校时,已经快五点了,离angle放学的时间晚了半个小时。我去找了angle的班主任,她告诉我说,angle大约在四点四十分左右,被她爸爸接回家了。我查过学校的监控记录,带走angle的确实是一个和你身形十分相似的男人。对方很慎谨的避过了摄像头,所以监控记录看到的都只有背影和模糊的侧脸。他是抱着angle离开的,而且那个姿势很奇怪。他横抱着angle,angle的脸是朝里面的,我怀疑当时angle可能就已经被迷昏了。学校老师说,angle是叫着爸爸扑进那个男人怀里的。监控记录里面看到的也是这样,不过在那个男人抱起angle时,我看到angle的双腿挣扎了几下,后来就安静了。”

    楚若盈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将事情的始末,以及所有的细节全都告诉了顾亦诚。

    “若盈,你现在立刻回家,先不要报警。不管是谁绑架了angle,他一定会打电话到家里来。我大约需要两个小时才能到家,你立马打电话通知大哥。有什么事情你拿不定主意,就和大哥商量。”

    “好!”

    ……

    一个小时之后,顾家。

    顾意和纪茹茜都到了楚若盈的房间里,三人坐在一起等电话。一切准备工作都已经做好了,就等绑匪来电话。

    angle被绑架的事情,楚若盈只告诉了顾意和纪茹茜。在顾家,楚若盈也只相信他们两人。这也是顾意的意思,顾亦峰那些人如果知道angle被绑架,帮不上什么忙,反而会添乱。

    半个小时过去了,根本没有电话打进来。楚若盈早已经是坐立不安,纪茹茜握住了她的手,无声的给她力量。

    又是四十分钟过去了,顾亦诚已经回来了,陪着楚若盈一起在等电话。

    突然顾亦诚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手机,上面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众人都是微微一愣,没有想到绑匪竟然会选择打顾亦诚的手机。顾家的坐机和楚若盈的手机上都安装了窃听和追踪器,看来对方很狡猾,而且十分熟悉顾亦诚。

    顾亦诚按下接听键,开了免提,将手机放到桌子上。

    “诚子,好久不见!想不到你已经有了一个这么可爱的女儿。”

    “路易北?”

    “这么多年不见,诚子还能认得我的声音,也不枉我们做了那么多年的兄弟。”

    “绑架我女儿,你想干什么?直说!”

    电话那端突然出现了杂音,随即又有声音传来。

    “小可爱,来!和你爸爸说一句话。”

    “坏蛋……叔叔……爸爸,你快来救我……”

    “angle……”楚若盈双手撑着桌沿,对着手机大声的吼道:“路易北,你敢伤我女儿一根毫毛,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电话那端传来一声冷笑,说道:“诚子,想要你女儿活,拿你的命来换。”

    声落,对方就已经掐断了电话。

    “路易北,东南亚大毒枭的儿子?”

    顾意皱眉问道。

    “嗯。”顾亦诚说道:“路易北以前是和我一起当兵的战友,后来一起被选入特种部队,一起被晋升为特种部队军官。后来在一次缉毒的行动中,我发现了路易北居然与毒贩暗中有联络。我没有声张,而是暗中将情报传给我的上级。经过秘密调查才知道,原来路易北竟然是东南亚大毒枭陆南天的儿子,路易北随了他母亲的姓,一直潜伏在g国。路易北作为特种部队的叛徒,必须由我们特种部队出面去清理门户。我们设下了陷阱,打算利用路易北,一举击毙陆南天这个大毒枭。由于路易北与我们并肩作战好几年,所以对我们每一个人都非常了解。所以那一次行动,我们也是伤亡惨重,而陆南天为了救路易北被我们击毙。路易北逃回了东南亚,接手了陆南天的地盘。这几年,路易北都没有踏足过g国,只在南非活动比较频繁。”

    “陆南天当时是你杀的?路易北也很了解你?”

    顾意又问道。

    顾亦诚点了点天,说道:“嗯,陆南天是死在我的枪下。我和路易北十几年的战友,从新兵到特种部队。一起训练,一起并肩作战,一起出生入死。曾经,他是我最好的兄弟。我曾救过他的命,而他也替我挡过子弹。我们了解彼此,就像了解自己一样。”

    “这一次救angle,我替你去!”

    顾意微一沉吟,说道。

    “不行,大哥,太危险了!”

    顾亦诚坚决反对。

    “你去会更危险,而我去才有生机。路易北了解你,但是他不了解我,而你了解他。”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或者你还有更好的办法?”

    ……

    第二天上午。

    顾亦诚又接到了路易北的电话,让他孤身一人,不准携带武器,不准报警,到鹿鸣山的山顶去。

    鹿鸣山是京都的最高峰,地势险峻,虽然游人众多,但是真正能爬上山顶的游人却不多。

    顾亦诚是和顾意一起去的,同时还去了一队作战小组。虽说路易北要求顾亦诚一个人去,还不准携带武器,但是那么大一座山峰,怎么可能藏不下几名特战队员呢?

    “顾意,你要小心,我在家里等着你回来。”

    临走之前,纪茹茜拉着顾意回到房间里说了一会儿话。虽然,她知道顾意很强大,知道他从不打没把握的仗,可是还是会担心。

    “嗯,放心!我们会带着angle一起回来的。”顾意一手握着纪茹茜的手,另一只手轻抚着她的脸。又道:“我们到鹿鸣山之后就会关闭身上所有的通讯设备,你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找姑姑和若盈商量。我留下了人保护你,他们都是能以一抵十的精英,你在顾家会很安全,没人能动你。白雨墨,没有你看到的那么简单,离她远一点。”

    “好!”纪茹茜点了点头,说道:“不如你把那些保护我的人,也一并带去吧?我在顾家不会有事的,我可以自保。”

    “茹茜,在任何情况下,我首先要保证的是你的安全。你平安,我才能安心去做其他事情。我知道你担心我,但是你放心,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不会有事。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但是你相信我,这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顾意正色道。

    “好!”

    声落,纪茹茜就踮起脚尖,吻上了顾意的唇。

    顾意微微一怔之后,立刻搂住纪茹茜,加深了这个吻。那是一个无尽缠绵的深吻,仿佛燃尽了彼此所有的热情。

    门口传来了敲门声,两人才离开对方的唇,却已是眸色迷离,气喘吁吁。

    “宝贝,等我回来!”

    顾意突然又搂过纪茹茜,吻住了她的唇。片刻之后,放开她,转身往外走。

    “好!我等你回来!”

    “嗯。”

    顾意脚步未顿,也没有再回来,打开门,走了出去。

    ……

    晚上八点。

    纪茹茜正在房间里看电视,突然手机屏幕闪了一下,她拿起手机上面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给她发来的一段视频。她点开视频,全身一震,目光蹙冷。

    视频里的人是顾意和顾亦寒,两人的脸上都带着青涩,说明这是很久以前发生的事情。视频拍的很清晰,她看到顾意脸色绯红,眸色迷离,那是只有情动时,顾意脸上才会出现的神色。顾意裸着上身,被绑在床上。顾亦寒一手撑着床沿,另一只手在顾意的脸和胸口游离。她看到顾意眼里满满都是厌恶之色,很显然顾意是被下了药。她看到顾亦寒俯身亲吻顾意的额头,眼睛,鼻子……她还看到,顾意大力的挣扎,顾意侧着身体在干呕。

    纪茹茜闭了闭眼,心已经痛得无法呼吸,握着手机也开始干呕起来。她连忙起身跑向洗手间,一阵恶心过后,她洗了一把脸,然后重新坐下来,打开手机里的视频开始看起来。她要知道还有谁伤害过顾意,她要记住那些人伤害过顾意的人,她要他们不得好死!

    她看到顾亦寒开始脱衣服,她看到顾亦寒俯在顾意的身上,啃咬着顾意的脖子。她还看到顾意手背上青筋乍现,目光赤红。她还听到视频里,顾亦寒说,顾意,求我!我就满足你!

    视频播放结束,而她已经哭得泣不成声。

    虽然她知道,顾亦寒最后一定没有得逞。不然,顾意不可能允许顾亦寒活到现在。如果真的还有后续,这个视频也不可能只停在这里。可是,还是好恨,好恨。这些人凭什么这样伤害顾意?顾意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当时该有多么绝望?

    顾亦寒,你该死!

    突然握在手里的手机响了,纪茹茜低下头,看到是刚才发视频过来的手机号码,她连忙接起电话。

    “纪茹茜,看过视频了吗?”

    手机里传来了顾亦寒带笑的声音。

    “顾、亦、寒!”

    纪茹茜咬牙切齿,一字一句的说道。

    “不要这么激动,毕竟你看到的连前戏都不算,只是热了热身而已。”

    “闭嘴!”

    顾亦寒突然就大笑起来,“怎么?这就受不了了吗?现在你是不是觉得顾意很脏啊!”

    “顾亦寒,就凭你还不能将顾意怎么样?你要真对顾意做了什么,你怎么可能活到现在?所以没必要对着我叫嚣,没意思!”

    纪茹茜很快就冷静了下来,语调十分的平静。

    “是么?”顾亦寒冷冷的道:“这样的视频我手上还有好多呢。如果我将这段视频寄给报社,你说这会不会是一个大独家?”

    “你敢!”纪茹茜声音蹙冷,如霜似雪。“顾亦寒,那你就试试。看是你先将视频寄出去,还是我先杀了你。”

    “唉哟!我好怕,我真的好怕!”

    顾亦寒又大笑起来,仿佛纪茹茜说了什么好笑的笑话。

    “不怕死你就试试,还有你那个妈,你那个残废哥哥。我一定会送他们一起来陪你的。”

    纪茹茜冷冷的道。

    不伤及无辜,是纪茹茜的底限。可是这一刻,她心硬如铁,甘愿十恶不赦。谁敢再伤顾意一分,她就杀他全家。

    “纪茹茜,你敢动他们一下,我就将顾意是顾云帆亲生儿子的事实公布于众。”

    “你说什么?”

    纪茹茜“蹭”得一下站起来,不可置信的问道。

    “没有想到吧?”顾亦寒笑道:“顾意其实是顾云帆的儿子,顾意的母亲同时和大伯和爷爷都有一腿。你看!顾意从一出生就很脏。”

    “顾亦寒,你记住,顾意的坏话只有我可以说。再说顾意半个不字,我找十个男人轮了你。”

    “纪茹茜,顾意这么多把柄落在我的手里,你居然还敢威胁我?”

    顾亦寒冷声道。

    “顾亦寒,说吧!你想要怎么样?”

    纪茹茜的心里已经是翻江倒海,心中的恨意在疯长。但是正因为如此,她才必须要冷静。现在,她不能给敌人任何可趁之机。顾亦寒趁着顾意不在,告诉她这些,就是为了让她失去冷静。她的冲动,只会害了顾意。顾亦寒如果真要公布于众,不会等到现在。所以,顾亦寒一定是有所求。

    “我要你束手就擒,用你自己换我手中顾意这些秘密,怎么样?”

    “你休想!”

    “是么?”顾亦寒冷笑道:“那再加上一个顾云帆和顾山宝,怎么样?”

    “顾亦寒,你别忘了,那也是你的爷爷和你的姑姑。”

    “我只知道他们一个是顾意的亲生父亲,一个是顾意的姐姐。我们在客厅里等你,来不来随你!”

    说完,顾亦寒就掐断了电话。

    纪茹茜握着手机,静静的坐了一会儿。然后她站起来,打开窗户,用手电筒朝着外面晃动了几下,然后窗户上也有灯光在闪动。接着,她的手机上就收到了一条信息。她点开,然后编辑了一条短信回复过去,才打开门,叫上楚若盈,一起朝着楼下走去。

    客厅里。

    顾云帆和顾山宝被绑住双手,坐在沙发上。而顾亦寒站在他们身后,双手各拿着一把枪,对准他们。顾亦峰依旧是坐在轮椅上,白雨墨站在他身后,帮他推着轮椅。

    “纪茹茜,我知道顾意留了人保护你,那些人的身手都很强悍,我们都不是他们的对手。但是同样的,我们这边的人手也不少。如果真要打起来,顾家就算是毁了,所以我并不想这么做。只要你束手就缚,我保证不会伤害你。爷爷和姑姑我也可以立即就放了他们。到时只要顾意交出顾氏集团的经营权,你会毫发无伤。”

    顾亦峰说道。

    “畜生!”顾山宝朝着顾亦峰“呸”了一口,说道:“茹茜,不用管我们!我倒很想看看,这个畜生是不是真的能杀了我们?”

    “姑姑,不想死,就给我乖乖闭嘴!”

    顾亦寒手中的枪朝着顾山宝的太阳穴顶了顶。

    纪茹茜冷冷的一笑,朝着顾亦峰走了过去。她在顾亦峰的旁边蹲了下来,一手搭在他的轮椅上,微微抬头看向他,说道:“顾亦峰,你怎么总是喜欢朝女人下手呢?”

    说话间,纪茹茜的手已经朝着顾亦峰的脖子抓了过去。而顾亦寒的反应也极快,头微微一偏,整个身体直接扑向另一边的沙发上。然而纪茹茜就是算准了顾亦峰第一时间考虑的一定是自己的安危,所以这一只手只是虚招。在顾亦峰侧身扑向沙发上那一刻,她已经扼住了白雨墨的脖子,另一只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微型手枪,对准了白雨墨的太阳穴。顾亦寒手中的枪立刻对准了纪茹茜,而一直没有说话的楚若盈也在那一刻拔枪对准了顾亦寒。

    接着,八个穿着迷彩服,脸上涂着油彩的男人胁持着顾搏与云念兮从楼上走下来。

    “顾亦峰,你放了爷爷和姑姑。我放了你的爸妈,还有你的老婆,怎么样?我知道顾家外边都是你的人,就像你说的,如果我们在顾家打起来,顾家也就毁了。那么我们争来争去,也就没有任何意义。所以让我走!”

    纪茹茜让白雨墨挡在自己的面前,沉声道。

    “好!”

    这一刻,顾亦峰别无选择。

    “你先放了姑姑,我再放了你老婆。姑姑,你到许家去找许诺,报我的名字,她会帮你安排好一切。”纪茹茜微微抬眸,冷凝的目光看向顾云帆,说道:“至于爷爷,你随意!你如果肯去许家,许家自会有人帮你打点好一切。如果你想继续留在这里被他们用来威胁顾意,下次你就没有那么好运了。”

    “好!”

    顾亦寒虽然感觉到此时纪茹茜的话有些怪异,但是却没有心思去深究。

    顾亦寒放开了顾山宝,给她松了绑。纪茹茜也将白雨墨朝前面一推,而白雨墨似是无意的朝着纪茹茜的手臂一抓,尖尖的指甲就在纪茹茜的手臂上划了一道伤痕。

    顾山宝刚好在这时朝着纪茹茜走过来,拉起白雨墨,就是一耳光甩过去。

    白雨墨被直接掀翻在地上,却不敢说话,顾亦峰连忙扶起她。

    “若盈,你和姑姑先去开车。”

    楚若盈和顾山宝看了纪茹茜一眼,示意她小心,然后出了门。

    那几个男人胁持着顾搏和云念兮站到纪茹茜身后,纪茹茜看向顾亦峰说道:“带上爷爷,到了安全的地方,我就放了你爸妈。”

    ……

    ------题外话------

    有点少,大家别介意,实在是太卡了,这一段很关键,如果布局的不好,就会让故事失水准,所以真的是码得慢,从上午到现在就写出来这么多。

    推荐嘉霓文文,《蚀骨婚宠》,链接http://。/info/697329。html

    在滨城,他是高高在上有钱更有权的男人。

    在滨城,她是低贱无比无钱更无根基的女人。

    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两个相聚八百万台阶的一男一女。

    却天雷勾动了地火一般的,焦灼的纠缠了一世。

    孰是孰非,谁又能讲得清?

    ps:本文属女*丝励志逆袭剧,女强自立,男强宠女。婚宠,爽文,励志,虐渣、接地气,一对一。温馨家庭剧,带着小萌宝。

    新人作者不容易,大家如果喜欢,请去收藏,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83章顾意的坏话只有我可以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