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4章 顾意,我有宝宝了(卷一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从顾家出来之后,纪茹茜带着楚若盈,顾山宝,还有那些保护她的人,去了许家。而顾云帆在半路就和他们分开了,说是另有去处,不用纪茹茜操心。

    回到许家之后,纪茹茜越想越不对。

    顾意和顾亦诚去鹿鸣山救顾梦菲,除了她和楚若盈,在顾家根本就没有人知道。甚至顾梦菲被绑架,顾家人也不知道。那么顾亦峰和顾亦寒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候要胁持她呢?如果顾意在,他们怎么敢?而且刚才,顾亦峰还说知道顾意留了人保护她。

    那么也就是说,顾亦峰和顾亦寒不但知道顾梦菲被绑架了,还知道顾意和顾亦诚一起去了救顾梦菲。以顾意和顾亦诚的关系,他们能猜到顾意会和顾亦诚一起去救顾梦菲并不奇怪。问题是,他们到底是怎么知道顾梦菲被绑架了?

    他们选择在今晚对她下手,难道一点都不担心顾意会在今晚回来吗?毕竟如果营救顺利的话,顾意完全可以在晚上九点之前赶回顾家。他们这样毫无忌惮,也就是料准了顾意今晚一定不会回来。

    而且angle在电话中说的那句话也很奇怪,她说的是:坏蛋……叔叔……爸爸,你快来救我……她在坏蛋,叔叔,爸爸三个称呼之间都有停顿,当时她听着总觉得怪怪的,以为坏蛋叔叔是指的路易北。现在想来,这应该是三个称呼。她说的坏蛋应该指的是路易北,而叔叔应该指的是顾亦寒。

    顾亦寒的身形与顾亦诚差不多,本来顾亦寒和顾亦诚就长得就比较像。这次顾亦寒整容之后,脸有些微微变形,所以轮廓上与顾亦诚更像了。那么去学校接angle放学的很有可能就是顾亦寒,而angle是楚若盈教出来的孩子,虽然只有四岁,但是对危险的敏锐和随机应变的能力却不是同龄孩子所能比拟的。

    所以与路易北合作的应该是顾亦寒和顾亦峰!她记得顾亦诚说过,路易北最近几年在南非活动的比较频繁,而顾亦寒这几年也都是在南非。

    那么这一次,很有可能是顾亦峰设好的一个局,等着顾意往里钻。

    她连忙掏出手机,给顾意打电话,可是却显示无法接通。她立刻去了找楚若盈,将她的猜想告诉了她。楚若盈也认为她说的有道理,两人都是一阵心惊。商量之后,她们决定立刻动身去找顾意和顾亦诚。

    可是顾意和顾亦诚的手机都打不通,如果是顾亦峰设的局,那么他一定会想要先拖住顾亦峰和顾意。这样一来,他才好对她和若盈下手。那么也就是说鹿鸣山很有可能只是一个幌子,angle根本就不在鹿鸣山。

    “若盈,我们跟着顾亦寒和顾亦峰。如果真的是他们设的局,他们一定会去和路易北汇合的。”

    纪茹茜微一沉吟之后,对楚若盈说道。

    “好主意!”

    两人立马开始准备,带着那八个穿迷彩服的男人,潜伏在顾家附近,等着顾亦寒和顾亦峰出来。

    ……

    鹿鸣山。

    顾亦诚爬上山顶时,上面一个人都没有。悬崖边上放着一台老式的收音机,正在重复的播放《大海,我的故乡》这首歌。

    顾亦诚站在那里听了一会,然后立马开始下山。他猜得果然没有错,路易北最喜欢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所以他所说的第一个地方,只会是试探。而收音机里播放的那首《大海,我的故乡》,就是指示着第二个地方。

    他在半山腰与顾意会和,两人拿出地图来看,果然离鹿鸣山三十公里的地方有一个未开发的浅海湾。因为那里是京都唯一一个没有开发的地方,所以人烟稀少。

    他们立刻动身前往那个浅海湾,一路上人群开始分散,当到达指定的那个浅海湾时,就只剩顾亦诚一个人。

    “angle!”

    “爹地!”

    顾亦诚走到沙滩上,就看到海边放着一艘小木船,顾梦菲被绑着双手和双脚,坐在那上面。

    而路易北坐在她的身后,还朝着顾亦诚挥了挥手,说道:“hi,诚子!”

    顾亦诚朝着顾梦菲跑过去,原本脸上带笑的路易北神色突然变得狰狞,另一只垂着的手突然就举起枪对准了顾梦菲的头。

    “爹地,我害怕!”

    顾梦菲已经开始哭了起来。

    “angle别怕,爹地一定会救你的!”顾亦诚朝着顾梦菲温柔的一笑,然后目光一转,看向路易北,说道:“路易北,我已经来了。孤身一人,没有携带武器。你想要我如何,你说!先放了我女儿。”

    “双手举起来!”

    路易北另一只手举起来,朝着沙滩巨石的方向挥了挥手。随即就有人走出来,开始替顾亦诚搜身。确定顾亦诚身上没有携带任何武器之后,那人才退至巨石后面,重新隐藏起来。

    顾亦诚一直举着双手,十分配合对方搜身。此时纵使身后再强悍,也是无用武之地。

    “哈哈哈!顾亦诚,你也有今天。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当初你要是肯放过我,你又怎么会有今天?”

    路易北开始大笑起来。

    “路易北,作为一名特战队员,我必须忠于我的祖国。”

    顾亦诚说道。

    “忠于你的祖国?”路易北冷冷的一笑,道:“那么现在你的祖国又能给你什么?它是能救你女儿的命,还是能救你自己的命?”

    顾亦诚淡淡的一笑,道:“路易北,我不需要它给我什么,这是作为一名军人的信仰。”

    “信仰幺?如果我说你必须背叛你的信仰才能救你的女儿,你会如何?”

    “路易北,你不会!”顾亦诚坚定的说道:“虽然你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你从不屑于对女人和孩子下手。而且你们道上不是也有规矩吗?罪不及家人。当初是我杀了你的父亲,你要报仇可以冲我来。当然,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在任何情况下我都不会背叛我的祖国。因为我是一名军人。”

    “诚子,你果然了解我。”路易北手中的枪扔到顾亦诚的脚下,说道:“自己动手,我成全你作为军人最后的尊严。”

    “好!”顾亦诚没有犹豫的捡起枪,又道:“我希望你能遵守承诺,放过我的女儿。等一下,请帮我蒙住我女儿的眼睛,她还太小。”

    “少他妈费话,快动手!”

    “砰!”

    顾亦诚一枪打在心脏上,应声倒地,鲜血顺着伤口涌出来。

    而路易北迅速的用双手蒙住了顾梦菲的眼睛,等他拿开手时,顾亦诚已经倒在地上了。

    “爹地,你不要睡觉,你快起来……”

    顾梦菲哭得更伤心了。

    路易北从木船上跳上岸,走到顾亦诚面前,蹲了下来,伸出手指去探顾亦诚的鼻息。

    这是路易北一直以来的习惯,杀人之后,他会亲自去察看那人是否有死透。特别是对于顾亦诚这个昔日的兄弟,如今的杀父仇人。因为他知道,这样的机会也许就只有一次,错过了就不会再有了。

    也就是在路易北伸出手指探顾亦诚的鼻息,感觉不到任何气息,松了一口气时。躺在地上的顾亦诚猛得暴起,一手按住路易北的肩膀,一手按住他的后颈脖,猝然靠近路易北,头一偏。路易北只觉温热的气息拂面而过,便瞪得大大的眼睛断了气息,倒了下去,一刀割喉。

    这些动作快如闪电,皆在顷刻之间完成,路易北根本就猝不及防。

    而顾亦诚嘴里正咬着一片薄薄的刀片,刀锋上鲜血滴落。

    随即巨石后面八名穿着迷彩服的男人站了起来,朝着顾亦诚打了一个手势,表示余下的人已经全部解决。接着又一个“顾亦诚”从巨石后面走出来,跑向顾梦菲。

    “angle!”

    “爹地!”

    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

    “咦!怎么会有两个爹地?”

    而顾亦诚却是猛得推开顾梦菲,朝着已经从地上站起来的“顾亦诚”说道:“大哥,angle的身上安装了定时炸弹。”

    “顾亦诚”抬手掀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了顾意的脸,快步走向顾亦诚和顾梦菲,然后蹲下来,看安装在顾梦菲背上的计时器。

    “还有二十分钟,来得及!”

    声落,一个穿着迷彩服的男人就给顾意送来了工具。

    “老大,需不需我来?”

    “滚犊子!”顾意一脚踹在那个男人的屁股上,道:“你还不是我教出来的?”

    顾意拿起工具,开始拆弹。动作熟练,有条不紊。十五分钟之后,安在顾梦菲身上的炸弹顺利拆除。

    “爹地,uncle!”

    顾梦菲扑进顾亦诚和顾意怀里,用力的抱紧他们。

    “乖!”

    顾亦诚摸着她的头,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顾意拍了拍顾梦菲的头,说道:“先将angle送到安全的地方去,接下来,我们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好!”

    一个穿着迷彩服的男人走了过来,站到顾梦菲的旁边。

    “angle,你先和这位叔叔回去找妈咪。爹地和uncle办完事情,就回家。好吗?”

    顾亦诚半蹲下来,看向顾梦菲,说道。

    “好!”顾梦菲乖顺的点了点头,说道:“爹地,uncle要小心!”

    顾梦菲被抱走之后,顾意就开始脱躺上地上已经死透的路易北的衣服,然后咬牙,一脸嫌弃的穿上。再又拿出一个面具带上,于是“路易北”就复活了。

    “姑姑,这面具做得真精致。想不到姑姑还有这么一手绝活。”

    顾亦诚看着与路易北有八分像的顾意,说道。

    如果要说,顾亦诚最佩服谁,那必定是非顾意莫属。从他认识顾意那一天起,从未改变,也从未失望过。比如说,这一次。如果没有顾意,遇上路易北这样如此了解他,又如此强悍的对手,他必定是凶多吉手。

    然而,在他毫无头绪时,顾意已经为他准备好了一切,有了万全之策。顾意说,真正和路易北合作的是顾亦寒,而为他们牵线的是白雨墨。路易北要对付他,报杀父之仇。而顾亦寒要对付的是人他。

    所以当时接到路易北的电话,让他们到鹿鸣山去时。其实顾意就已经知道了他们全部的计划,顾意知道路易北并不在鹿鸣山,所以爬上鹿鸣山山顶的就只有他一个人。当然为了以防万一,顾意在鹿鸣山还是有布署的。

    因为在动身之前就知道了路易北和白雨墨的计划,所以顾意不但在鹿鸣山有布署,在海边更是做了重点的布防,他和路易北的面具也是顾意提前请顾山宝做好的。当他告诉顾意,路易北有一个习惯:杀人之后,他会亲自去察看那人是否有死透。于是,顾意便设了这样的一个局。

    顾意带上面具,扮成他的模样,去见路易北,果然顺利的瞒过了路易北。他和路易北同为军人,所以路易北会选择让他自行了断。顾意那一枪确实是打在左边胸口的心脏上,只是顾意的心脏与常人不一样,顾意的心脏在右边。而且为了保险,顾意身上还穿着防弹衣。所以顾意朝着自己开的那一枪,其实根本没有伤到分毫。而路易北看到顾意倒下,伤口有鲜血涌出,只不过用的是鸡血。

    果然路易北在顾意倒下之后,就走到了顾意面前,来试探顾意的鼻息。在这期间,他和那一队作战小组的队员已经悄无声息的将顾易北带来的那些手下给解决掉了。以顾意强悍的身手,只需要路易北一瞬间的松懈,就可以一举将他击毙。

    路易北死了之后,他们再扮成路易北这边的人,去和顾亦寒汇合。出其不利,攻其不备,打顾亦寒一个措手不及。

    “走吧!准备一下去和顾亦寒汇合。”

    “好!”

    ……

    晚上九点。

    纪茹茜和楚若盈,带着人远远的跟在顾亦寒后面,不敢有丝毫的松懈。哪怕此时正下着倾盆大雨,可是顾亦寒和顾亦峰在赶路,她们自然也不能停下来。

    去的只有顾亦寒,而顾亦峰没有去。毕竟顾亦峰现在是少校的军衔,而路易北是通辑犯,自然不方便出面。

    顾亦寒走到半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弃了车,选择了走林间小道。纪茹茜和楚若盈担心开车目标太大,怕被发现,所以也只好跟着弃了车。

    楚若盈是特种兵出身,自然可以适应这样恶劣的环境。纪茹茜虽说没有经过严格的训练,可是她的身体素质好,而且身手也很不错,此时又担心顾意,所以硬是咬牙,没有叫过一声苦。

    突然纪茹茜的身体晃了晃,走在她身旁的楚若盈眼疾手快,立马扶住她,担心的问道:“茹茜,你怎么了?”

    纪茹茜摇了摇头,擦了擦额头间雨水,说道:“我没事,我们继续走!”

    声落,她迈开脚步又要往前走。

    楚若盈却拉住了她,在一处树木丛密的地方停了下来,说道:“茹茜,我们已经连续冒雨走了三个多小时了。你毕竟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这样下去身体会吃不消的。”

    “可是……”

    纪茹茜因为担心顾意,所以想要硬撑着继续走。

    “茹茜,你听我的。你要是生病了,大哥得多心疼。”

    楚若盈指挥几个人先行跟上顾亦寒,再一路给他们留下记号,等纪茹茜休息一会,他们再赶上去。

    ……

    晚上十点四十分左右,依旧是大雨。

    顾亦寒带着十几个人到达了海边。

    “路易北”带着一群兄弟来迎接顾亦寒。

    “顾先生,你好!我是路易北。”

    “路先生,你好!我是顾亦寒。”

    “路易北”目光扫过顾亦寒这边一众人,问道:“怎么不见白狐?”

    “白小姐,还有其他事情要办。”顾亦寒又道:“路先生,你这边的情况怎么样?”

    “路易北”作了一个朝太阳穴开枪的动作,笑了笑,说道:“顾亦诚已经被我一枪击毙了。”

    “那顾意呢?”

    “没有看到你们说的顾意。”

    “路易北”摇了摇头,一脸的迷茫。

    “不可能!顾意明明是和顾亦诚一起来的。顾意绝不可能眼睁睁看着顾亦诚出事,而坐视不管。”顾亦寒满脸的不可置信,又问道:“那顾亦诚的女儿呢?”

    “我放了。道上有道上的规矩,罪不及家人。既然我已经杀了顾亦诚,没道理再为难他的女儿。”

    “路先生,你确定死的那个人是顾亦诚?”

    顾亦寒怀疑路易北根本就上了顾亦诚的当,如果死的真的是顾亦诚,顾意怎么会连面都没露。

    “路易北”一脸惊讶的说道:“难道还有两个顾亦诚?顾亦诚的尸体我们还没有处理,不如我们一起去确认一下?”

    “好吧!”

    “路易北”接过雨伞率先往巨石后面的沙滩走去,他的手下打算跟上,他却朝着他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原地等候。见此,顾亦寒也不好再带其他人,只得一个人撑着伞跟在他的身后。

    两人绕过巨石,来到另一边的沙滩上。便看到顾亦诚躺在沙滩上,雨水从他的四周流淌过,变成了血水。

    “路易北”和顾亦寒走了过去。顾亦寒正准备蹲下来,突然一声枪响,顾亦寒应声倒地,子枪直接贯穿他的太阳穴。

    “路易北”微微一愣,躺在地上的顾亦诚也“蹭”的坐了起来,四周埋伏的人也全部冒出了头。

    到底是谁开的枪?

    巨石后面顾亦寒带来的人和“路易北”的那些兄弟,听到枪响,也全都跑了过来。

    两边的人拔枪相向,局势紧张,一触即发。

    “亦寒!”

    一声凄厉的大喊,便见顾亦峰一手拿枪对着顾云帆的脑袋,一手揪着他的衣领,几乎是拖着他跑了过来。他们并没有撑伞,两人都被淋得*的。

    “顾意,我杀了你!”

    顾亦峰手中的枪对准了顾意,眼里满满都是杀气。

    对于顾亦峰来说,顾亦寒是一个特殊的存在。生在顾家这样的家庭里,尔虞我诈在所难免。但是从小到大,他疼爱顾亦寒这个弟弟,而顾亦寒也尊敬顾亦峰这个哥哥。他和顾亦寒之间,从未有过争斗。顾亦峰有什么愿望,他会尽全力替他达成。就算当初他知道顾亦寒对顾意有绮念,明知道这样是错,可是他还是费尽心思设计了顾意,纵容了顾亦寒。而顾亦寒知道他恨顾意,知道他想要顾家,也是毫不保留的来帮他。

    在顾亦峰的心里,他就只有一个兄弟,那就是顾亦寒。现在,顾意杀了顾亦寒,让顾亦峰悉数的冷静瞬间崩溃。这一刻,他只想替顾亦寒报仇。

    顾亦诚与身后一众人迅速也将枪口对准了顾亦峰。

    顾意知道计划已经被打乱,不可能再装下去了,索性就直接撕了脸上的面具。

    看到顾亦峰出现在这里,他瞬间就想明白了。刚才朝着顾亦寒开枪的人,一定是白雨墨的人,或者很有可能就是白雨墨本人。虽然,他确实打算在这里杀了顾亦寒,但是却不是以这种方式。很显然,白雨墨是在利用顾亦寒的死,激化顾亦峰与他之间的矛盾。她要顾亦峰疯狂,或者他与顾亦峰同归于尽,才是白雨墨最想看到的。

    “顾意,让你的人全部退后,放下枪,否则我杀了顾云帆。”

    顾亦峰还没有完全丧失理智,他知道在这样的情况,根本不可能杀死顾意,所以又将枪口对准了顾云帆。

    顾意却是毫不在意的一笑,说道:“顾亦峰,你别忘了,他也是你爷爷。同样都是孙子……”

    说话间,他一边朝着身后打了一个手势,示意他们去找刚才藏在暗中放冷枪的人。

    随即,身后便有一半的人离开。

    “放屁!”顾亦峰急切的打断了顾意的话,说道:“顾意,顾云帆是你的亲生父亲。”

    “顾亦峰,你明明答应我,会保守秘密的……”

    这一刻,顾云帆脸上满满都是悔恨。他不该听信顾亦峰这个畜生,答应他用自己去威胁顾意。而换得顾亦峰替他保守这个秘密。

    “闭嘴!”

    顾亦峰手中的枪对着顾云帆的头顶了顶,冷声道。

    顾意微微一怔,没想到顾云帆苦心掩盖了这么多年的事实,还是被挖了出来。随即,他脸上又有笑容晕开,淡淡的道:“那又如何?顾亦峰,你不会蠢到以为,我会有多在意他吧?”

    “是吗?”顾亦峰冷冷的笑道:“那就要看你有多冷血了!”

    “砰!”

    顾亦峰直接朝着顾云帆的右手臂开了一枪。

    而顾意却只是冷眼看着,脸上神色淡淡,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仿佛顾云帆的死活真的与他无关。

    “砰!”

    顾亦峰又朝着顾云帆的左手臂开了一枪。

    而顾意依旧是纹丝不动。

    “爷爷,你看看!这就是你的亲生儿子。”顾亦峰侧头看向顾云帆,脸上是狰狞的笑容,手中的枪口用力的顶着顾云帆的后脑勺,冷冷的道:“既然你的亲生儿子不肯救你,那么你只好下去陪亦寒了。”

    “砰!”

    一声枪响,而顾意却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猛得朝顾云帆扑了过去。一手推开他,替顾云帆挡了一枪。

    大雨一直在下,海边波涛汹涌,枪声连连,几番混战。

    顾意替顾云帆挡的那一枪伤在右手臂上,而顾亦峰在他推开顾云帆时,又朝着他的左腿补了一枪。此时顾意坐在地上,连连后退,而顾亦峰枪口的子弹每每惊险的落在他挪过的地方。

    因为顾意这边有一部分人去了找白雨墨,所以现在两边的人手是势均力敌,顾亦诚也被困住了,根本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脱身来帮顾意。

    “砰!”

    “顾意,你去死吧!”

    随着一声枪响,顾亦峰的声音响起。

    “啪!”

    “顾意!”

    一个巨大的波浪,将往后挪的顾意卷入了海中。

    被海水淹没的那一瞬,顾意看到了那样慌张的跑过来,满脸惊恐的纪茹茜。

    那一刻,他的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绝不能让茹茜看着他死!

    他不怕死,但是绝不能让茹茜看着他死。他必须要给茹茜留一个念想,这样茹茜才能活下去。

    在他的视线还没有完全被海水淹没,他手中最后用来保命的刀片“唰”的一下朝着顾亦峰射了过去,用尽了他全部的力气,直接划过顾亦峰双腿的膝盖,划破他的裤子,直接削掉了上面的皮肉,伤口鲜血淋淋,露出了森森白骨。

    “啊!”

    顾亦峰猛得倒下,抱着膝盖在地上打滚。

    “茹茜,等我回来!”

    即使在汹涌的波涛下,顾意的声音依旧响亮。

    那一瞬,他的嘴角带着笑。没想到,还能在死的这一刻,见到茹茜最后一面。

    他想,就算死,他也再没有遗憾了。

    茹茜,对不起!没能履行对你的承诺。这一次,也许我永远也不可能再回来了。

    原本,他算计好了一切。原本,这一次,他本来打算一次性彻底扫清他们面前的所有障矮。原本应该是万无一失,可却算漏了顾云帆,也算漏了这样连番的暴雨天气。

    顾云帆毕竟是他的亲生父亲,而他终究是不忍心,终究是不能狠下心。

    “茹茜!”

    纪茹茜眼睛睁着大大,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顾意被海水淹没,直接就晕了过去。

    楚若盈连忙伸手扶住纪茹茜。

    ……

    等纪茹茜再次睁开眼时,雨已经停了。

    她猛得坐起来,急声的叫道:“顾意……”

    可是身边围着许多人,却都不是顾意。

    楚若盈握住了她的手,轻搂住她,说道:“茹茜,你怀孕了。就算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你也要坚强。”

    纪茹茜愣愣的看着楚若盈,然后伸手抚上小腹,喃喃自语的说道:“顾意,我有宝宝了,可是你在哪里?”

    ------题外话------

    咳咳,月底啦,老话重提,有票的赶紧那啥啥,不要浪费。

    那个小包子就快要出来了,你们不掏票吗?

    那个顾醋醋表示,为了我能尽快出来虐渣渣,你们还是赶紧掏票吧!

    再那个,这一段,是我很早之前就想好的情节,不是为了拖情节,也不是为了虐而虐。而是我需要顾意的暂时离开,来表现茹茜的强,和她对顾意的深情。我的文里,绝不会出现让读者以为,男主配不上女主,或者女主配不上男主之类的。所以这只是感情的催化剂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84章顾意,我有宝宝了(卷一完)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