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0章 茹茜,是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纪茹茜的声音刚落下,会议室里许多人都站了起来,翘首以待。本文由 。。 首发容锐,景琛,厉诚更是直接走到了她的身边,屏息静听。

    电话那端依旧在沉默,而纪茹茜握着手机的手已经在发抖。

    “顾意?”

    纪茹茜在害怕,害怕只会是失望,她的声音也已经开始哽咽。

    “茹……茜,是……我!”

    声音有些吵哑,似乎吐字都有些艰难,但是确实是顾意无疑。

    那一刻,纪茹茜觉得她听到的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那一声“茹茜,是我!”,宛如天籁。

    “你在哪里?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纪茹茜拔腿就往外跑,那样的急切。

    有人说,重要的话要说三遍。这一声,你在哪里,这四年以来,她问过自己无数遍,在梦里也说过无数遍。

    那一天,顾氏集团的许多职员都看到,他们的总裁握着手机,哭得泣不成声。那样的失态,那样的狼狈,可是她却全然不在乎。

    那一天,纪茹茜走出顾氏集团时,连脚上的鞋都只剩一只,却连什么时候掉的都不知道。她迎风蹲在顾氏集团的门口,像一个迷途不知返的小孩,不知所措,只知道哭,一声声的叫着“顾意”。

    ……

    当天中午,纪茹茜就和容锐,还有顾亦诚开车去了顾意电话中所说的那个小山村。

    一路上,纪茹茜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明明是炎炎夏日,可她却似乎感觉有些冷,她一直抱着手臂缩在座位上。

    “茹茜,别担心,大哥一定不会有事的。”

    这几年,顾亦诚已经不再叫她“嫂子”,而是改口叫她“茹茜”。因为只是“嫂子”二字就能触动她心底深处对于顾意的那根弦,每次他叫她“嫂子”的时候,她整个人就仿佛浸在悲伤和绝望中一般。所以后来他就只叫她的名字,一直到现在,就这么习惯了。

    “嗯。”

    ……

    他们三人来到一栋古朴的大房子前,四周的环境很好,山青水秀,是一个很适合疗养的地方。

    似乎知道他们要来,所以大门是虚掩的,一推就开了。

    他们走进去,里面各处都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医学器材,入鼻处皆是药水味。

    大厅里,站着一个穿着大白褂,戴着黑框眼镜的女孩。她正对着显微镜在观察着什么,她似乎十分的专心,他们都已经走到她身边了,她都没有抬头,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瞄他们一下。

    容锐正要开口,问顾意是不是在这里。纪茹茜却拉住了他的衣袖,对着他摇了摇头。

    三人各自在大厅里找了一把椅子坐下来,动作尽量的放轻。坐在一旁静静的等,没有去打扰那个女孩。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女孩才抬起头,嘴角勾着一抹淡淡的笑,看向纪茹茜三人,问道:“你们是来找顾意的?”

    “是的。顾意,他还好吗?”

    纪茹茜连忙站起来,急切的问道。

    “死不了!”那个女孩神色清冷,声音也是清冷的,说道:“跟我来吧!”

    纪茹茜三人跟在那个女孩身后来到了一间像医院里重症病房布置的房间门口。那个女孩先自己换了一套隔离服,然后又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一套。

    这一刻,纪茹茜的心都是颤抖的,脑海中只剩下“重症病房”四个字。已经四年了,按道理说顾意身上的伤早就好了,为什么现在还住在重症病房?难道这就是四年,他都不曾回来的原因。她的目光四处瞟,人在门外,心却早已经飞到里面去了。

    容锐就站在纪茹茜的旁边,见纪茹茜一直没有去接那个女孩递过来的隔离服,就伸出手去接。

    那个女孩皱了皱眉,拿着隔离服的手立马就缩了回来,说道:“女士优先,你不知道吗?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你还是男人吗?”

    容锐觉得他是不是男人,留给他以后的老婆来检验就可以了。这个女人,管得可真宽!而且她又是拿只眼睛看到他没有绅士风度了呢?

    “护士小姐,我觉得你如果没瞎就应该能看出来,我只是打算帮茹茜拿着那套隔离服而已。”

    “护士小姐?”那个女孩又皱眉,看向容锐,声音似乎少了几分清,而添了几分冷意。“我不是护士,我是天才医生,谢谢!另外不要叫我医生小姐,小姐这个词很有歧义,毕竟坐台的都俗称小姐。至于我是不是瞎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没有。因为我连你穿着红裤衩,身上有多少细菌都看得一清二楚。”

    容锐微微一怔,然后连忙下意识的伸手就去捂住胯上。

    那个女孩冷哼一声,十分不屑的说道:“尺寸太小。”

    “你,你,你……”

    容锐脸上的神色仿佛吃了苍蝇般憋屈,指着那个女孩的手指抖啊抖的,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顾意的身体现在还很虚弱,无法抵御细菌,所以必须要隔离一切会对他身体造成伤害的细菌。这里只有两套隔离服,你们先只能一个人进去看他。”

    那个女孩却懒得再理会容锐,而是看向纪茹茜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我先进去看他,谢谢你!”

    纪茹茜接过隔离服,很快的穿好。

    两人走进去之后,纪茹茜才松了一口气。看到靠着枕头坐在床头对她微微笑着的顾意,眼泪立马就涌了出来。

    真的是顾意!真的是四年以来她魂牵梦绕的人。他好好的,除了瘦了一些,其他的都好好的。

    他还活着,她也还活着,真好!

    四年的生死离别,这一刻于她而言,只要他还活着就好。

    那一瞬,她只觉得是上天眷顾,上天没有遗弃她。

    “茹茜,你过来,抱抱我!我没有力气。”

    顾意依旧在笑,声音也依旧沙哑。

    “好!”

    纪茹茜直点头,立马伸手去擦眼泪。只是一擦干,眼角又有泪水涌出来。

    “这么久不见,我的茹茜都变成花脸猫了呢。”

    顾意打趣道。

    纪茹茜破涕为笑,可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流。

    这一刻,方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喜极而泣。顾意,其实你不知道。你离开的这四年,我其实很少哭,几乎都不哭。因为我知道,你不在,如果我不坚强,就没有人可以替我勇敢。然而今天,却仿佛流尽了我一生的眼泪。因为你在,我才会变得这么爱哭。

    “我可以去抱他吗?”

    纪茹茜看向站在一旁的女孩,问道。

    哪怕此时她真的很想很想抱抱顾意,她需要真实的感受到顾意的存在,这样才能安抚她心里的恐惧。可是还是要先问过医生,眼下什么都没有顾意的健康重要。

    “可以!”

    那个女孩微微笑着,点了点头。

    纪茹茜这才笑着走了过去,脸上的泪渍未干,可笑容却直达眼底,似乎眉眼都飞扬了起来。

    “顾意!”

    她轻轻的搂住他,动作是那样的温柔和小心翼翼。仿佛生怕力气再大一点,就会惊了眼前的人一般。

    “宝贝,对不起!让你等了这么久。”

    顾意回抱住纪茹茜,动作也很轻。

    “顾意!”

    “嗯。”

    “顾意!”

    “嗯。”

    “顾意!”

    “嗯。”

    ……

    纪茹茜没有问顾意过得好不好?也没有谈这几年的辛苦,甚至都没有说过一句她想顾意。她只是一遍又一遍的叫着顾意的名字,这一刻,她只想知道他在,知道他真的就在她的身边,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

    “轻影,我可以吻她吗?”

    顾意突然说道。

    纪茹茜微一愣,看了旁边的那个女孩一眼,脸瞬间全红了。她又看向顾意,顾意竟然跟没事人似的,耳垂都没有变红。想不到四年没见,顾意这害羞的毛病竟然就治愈了。

    “哥哥,你是故意的吧?你这是嫌弃我这个大灯泡打扰到你们了吧?好啦!好啦!我这就出去。不过你可悠着点,太过透支体气,你就得多在床上躺半年。”

    那个女孩边说就边往外走,脸上笑意浅浅。

    “哥哥?”

    听到这样称呼,纪茹茜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很疑惑。

    四年没见,顾意的身边突然就多了一个女孩。说不担心是假的,倒不是不相信顾意,只是怕情深缘浅,害怕他们终究敌不过命运。

    “轻影,这是你嫂子……”

    顾意却没有急着向纪茹茜解释,而是对着那个女孩喊道。

    那个女孩没有回头,似乎是极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说道:“我知道,都说八百遍了。”

    等那个女孩出门之后,顾意才对纪茹茜说道:“她叫冰轻影,是一名很有天赋的医生,g国有名的研究细菌的专家。她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姑姑很久以前的学生,现在还是我的干妹妹。”

    “嗯。”

    没有多问一句,无条件的相信顾意。哪怕这四年,她未曾参与。

    “老婆,你吻我吧?”

    “不要!”

    “为什么?”

    “因为亲了你,就根本停不下来,还想继续干其他的事情,可是你的身体受不住。”

    纪茹茜一本正经的道。

    顾意很难过,茹茜这言下之意,明明就是在说他、不、行!更让人生气的是,他现在还真的就是不能!没想到,他的宝贝现在变得越来越热情奔放了,他真的是好喜欢!

    啊啊啊!他已经四年没那啥了啊啊啊!等他好了以后,一天几次合适呢?如果保守估计一天三次,多久可以将这四年的赔偿回来呢?

    “宝贝儿,等我好了再好好补偿你!”

    ……

    原本是一场沉重的重逢,就这样变得充满了欢笑与逗比。

    茹茜,这四年,我不在,你过得必定辛苦。现在我回来了,我只想让你笑,再不会让你哭,再舍不得让你哭。

    ……

    因为顾意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所以在和顾亦诚和容锐聊了一会儿之后,就被纪茹茜勒令休息。而顾意也确实是有些累了,就沉沉的睡着了。

    几人一起回到了大厅,容锐和顾亦诚知道纪茹茜一定有很多事情想要问冰轻影,所以就识趣的出门去了,将房间留给她们。

    “轻影,你好!我叫纪茹茜,是顾意的妻子,谢谢你救了顾意!”

    纪茹茜弯腰,朝着冰轻影深深的鞠了一躬。

    “嫂子,你不必客气。是哥哥命大,也是哥哥意志力坚强。”

    冰轻影扶了扶纪茹茜,说道。

    “轻影,无论如何还是要谢谢你!真的太感激你了,只是除了谢谢,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以后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我一定万死不辞。”

    顾意于纪茹茜,就是全世界。冰轻影救了顾意的命,于她而言,一句感谢真的太轻了。

    “好!”

    冰轻影微微一笑,承了纪茹茜的谢意。因为她知道,如果她再推辞下去,这感谢就会一直没完没了了。

    “轻影,现在顾意的身体状况怎么样?到底有多糟糕,请你实话告诉我,不要瞒我。”

    这是纪茹茜最担心的问题,刚才她问顾意,顾意支支吾吾的就是不肯和她说实话。

    “嫂子,你放心!哥哥已经渡过了危险期,现在这样,虽然有些虚弱,但并不是很糟糕。只是疗养的时间需要的久一点,恢复到以前健康时的状态并不是没有可能。”

    “真的吗?你没有骗我?”

    纪茹茜目光一亮,说不出的欢喜。

    冰轻影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保证。”

    “顾意到底是什么病?”

    冰轻影叹了一口气,说道:“四年前,我在河边捡到哥哥的时候,哥哥的手上和脚上各中了一枪。他似乎在水里漂了许久,伤口都已经开始化脓了,身体也开始出现腐烂,就只剩下最后一口气吊着。哥哥以前曾被放射性这种有毒的元素伤害过,虽然说当时及时的就清除了,但是或多或少对身体还是造成了伤害。这所有的加在一起,阴差阳差下就滥生出了一种新型的病毒,对他的身体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我当时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替他做了手术。没想到,他却奇迹般的撑了过来。只不过成了植物人,一睡就是三年多。他是在三个月前醒过来的,刚醒过来那会,因为体内的病毒还没有彻底清除完,不但时常昏睡,也被折腾的死去活来。那时也是最危险的时期,我也没有把握可以治愈他,甚至随时都有可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直到最近,他体内的病毒完全清除完,他才让我通知你。”

    纪茹茜的眼泪又开始噼里啪啦的往下掉,止都止不住。她甚至都不知道,原来这四年,顾意过得这么的辛苦,原来顾意那一次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她差一点,就真的失去了他。

    “嫂子,你别哭!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万幸现在哥哥还活着。”

    冰轻影站起来,抱住纪茹茜,安慰道。

    是啊!万幸顾意还活着。哪怕九死一生,历尽磨难,只要活着就好。

    “轻影,你能和我说说这四年有关他的事情吗?什么都可以。”

    冰轻影点了点头,开始回忆。

    “哥哥是我见过意志力最坚强的病人。我在河边捡到他的时候,他真的已经是奄奄一息了,连心跳都没有了。一开始,我甚至以为他已经死了,所以拖着他往岸上走,准备找个地方把他给埋了。可是他却突然醒了过来,坚定的对我说,救我,我要活,茹茜在等我。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就彻底昏了过去。那是我第一次听到嫂子的名字。

    手术之前,哥哥也曾醒过来一次。因为病毒蔓延的速度太快,那时他的意识已经不太清醒了。他开始说胡话,开始自虐,但是却是一声一声,清晰的叫着纪茹茜,一遍又一遍。后来,我给他注射了可以轻微抑制他身体里病毒的药,他曾有几个瞬间是意识是清醒的。我告诉了他,他身体目前的状况,和问他需不需要手术,以及手术需要承担的巨大风险。他毫不犹豫的要求手术,依旧是那一句话,他要活。他还请求我,如果手术失败,他没能活下来,就悄悄的将他埋了,不要告诉任何人他死亡的消息。他说,他要留给他爱的人一个念想。

    他脖子上那条银项链是你送给他的吧?手术之前,他清醒的前一刻,直到手术完成,甚至他成为植物人的这三年多,他的手一直都是紧紧的握着那条项链。我曾试着将他的手扳开,可是他却始终不肯放开手。从那以后,我就知道,他应该是有意识的。我平常不怎么关注娱乐方面的新闻,但是纪茹茜这个名字我隐约有些熟悉。后来我上网一查,才知道你。我不确定哥哥口中的纪茹茜和那个三栖天后是不是同一个人,我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试一试。我从网上下载了你的电影,你的访谈,你的演唱会视频,还有你的有声小说,最新讯息放给他听。这样三年就过去了,他醒来之后,有一次和我聊天,他说成为植物人的那三年,其实身体也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但是因为那些视频,让他偶尔能听到你的声音,所以才能一直不放弃,坚持了下来。

    他醒来之后的治疗才是最痛苦的,因为近入了治疗的最后阶段,他必须要保持清醒的意识,所以连麻醉药都不能用,痛到几天几夜睡不着觉都是常有的事情。然而他从来就没有叫过一声苦,喊过一声痛。那时常常见他握着那条项链,轻吻着吊坠里面的那张相片。痛到无法忍受时,才会听到他喊茹茜。

    后来他的病情开始好转,身体也开始慢慢的恢复。我不忙的时候,会陪着他聊天。那时我才知道,他叫顾意。才知道原来他的姑姑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医学天才,原来我和他还有些渊源,因为顾山宝曾经是我的老师。原本当时我就想通知你们,可是哥哥不同意,他说现在他的身体还不隐定,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他不能给了你希望,又让你绝望。这样,还不如让你当他死了算了。

    虽然最近这段时间,他昏睡的时候依旧很多,但是只要他清醒的时候,就会和我说起你。他从来没有说过他想你,也从来没有说过他爱你,他只和我说着你们平常生活中的一些琐事。比如有点可爱的你,有点迷糊的你,让他感动的你,善良的你,凶残的你……许许多多,全是你,都是你。他就像是一个爱炫耀的小孩子一般,在炫耀着你们曾经幸福的回忆。

    再后来,我给他准备了一台平板电脑,让他一天可以玩一个小时的电脑游戏。可是他从来都不玩游戏,经常从网上搜出你的视频来看。有一天晚上,我半夜起来,经过他的房间。看到他轻轻的吻着平板电脑的屏幕,一下又一下,目光痴迷而缱绻,而电脑里面正在播放你的一个访谈。我还听到他说,茹茜,我想你,好想好想,想到睡不着觉。

    昨天和你通完电话之后,更是兴奋的不得了。不停的使唤我给他买这买那的,一会问,轻影,你觉得我气色怎么样;一会问,轻影,你看我穿这件衣服帅不帅;一会问,轻影,我的脸色是不是看起来太苍白了;一会又问。轻影,我是不是太瘦了……我说,病了不应该就是你现在这个模样,虚弱一些,脸色苍白一些,瘦了一些的吗?他说不能,茹茜会心疼,他舍不得。”

    ……

    房间里。

    纪茹茜正在喂顾意喝稀饭,以目前顾意的身体状况,只能喝一些软质的食物。

    “味道怎么样?还可以吧?”

    纪茹茜怕粥太热,轻轻吹了吹,才喂进顾意嘴里。

    “老婆亲手煮的粥自然绝对的好味道。”

    顾意吃得一脸满足。

    “少给我贫!”

    纪茹茜笑骂道。

    “这绝对是我的真心话,我发誓……”

    纪茹茜却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很郑重的说道:“不要随便发毒誓,我只是在和你开玩笑。”

    顾意微微一顿,知道是因为这四年给她留下的阴影,她在害怕。

    “好!”

    对不起,让你这么担心和害怕;对不起,离开了这么久;对不起,让你尝到了生离死别的痛苦。

    “我问过轻影,她建议你在这里休养半年再离开。虽说家里有姑姑在,也耽误不了你的身体。可是你现在身体太虚弱,不适合长途跋涉。你觉得呢?”

    纪茹茜说道。

    顾意点了点头,说道:“嗯,也可以。反正都离开了四年,也不差这半年。”

    “嗯。”

    “那你要留下来陪我吗?”

    “你这是什么话?”纪茹茜似乎有些生气了,声音微沉。“你在这里,我还能去哪里?顾意,你是不是想赶我走?”

    “老婆,你误会了,我只是担心你太累了。如果家里有事,你可以帮我请个护工……”

    “顾意,我告诉你,你休想!你休想再离开我,你要是再不见,我就去死给你看!”

    纪茹茜瞬间就怒了,说着说着,就开始掉眼泪。

    这四年,她真的是怕了。仿佛每一天对于她来说,都是世界末日。这样的害怕和恐惧,此生她都不想再经历。

    “宝贝,你别哭!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以后我都会一直陪你,再也不会离开,我保证。”

    顾意叹了一口气,心疼的不得了。

    “那你还要赶我走?”

    纪茹茜哽咽着道。

    “好,好,好!是我错,是我不对,我认错,好不好?我应该用力的拉着你,无论如何都不让你离开。”

    顾意搂着纪茹茜,轻吻着她的额头,安慰道。

    “顾意,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

    “嗯,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

    ……

    喝完粥之后,纪茹茜开始用温水替顾意擦身。

    这几天都是纪茹茜在服侍顾意,包括给他擦身,换衣服,陪他上厕所……

    开始顾意还有些不习惯,后来却完全是很享受。唯一有点忧伤的是,茹茜每次给他擦完身之后,他家老二就妥妥的有了反应,毕竟饥渴太久了。

    “老婆,怎么办?又有反应了!”

    顾意叹了一口气,可怜兮兮的看着纪茹茜说道。

    纪茹茜的脸瞬间又红了,目光略过某处,辶濉

    “那个,以前是谁帮你擦身,换衣服的?”

    “轻影。”

    “那你不会每次也这样吧?”

    纪茹茜瞬间就目露凶光。

    “开什么玩笑?轻影是医生,她摸过的尸体少说也有好几十具,她接触病人的身体,就像是摸尸体一样。除了你,我才不会对其他女人有反应。况且,我从不把轻影当女人。”

    “那现在怎么办?”

    顾意的回答,纪茹茜还是挺满意的。

    “不然你帮我!”

    顾意一脸期待的看着纪茹茜,说道。

    “我?”

    纪茹茜的脸更红了,连耳根都红透了。

    “茹茜,宝贝,心肝,老婆,你就帮帮我呗!”

    顾意已经握住了纪茹茜的手,摇啊摇,晃啊晃的,就要往某处送。

    “嗯。”

    纪茹茜的头越来越低,却不忍心拒绝顾意,只能硬着头皮上。

    ……

    虽然顾意再三保证,可是纪茹茜似乎是依旧不放心。在和冰轻影确认没有问题的情况下,她索性就搬了一张床,晚上就睡在顾意的旁边。以免顾意晚上如果想喝水什么的,也好有个照应。

    因为他们的床是并排挨在一起的,所以相当就是两张床拼成一张床,他们其实就是睡在一张床上。

    纪茹茜每晚睡觉之前,都会紧紧的拉住顾意的手,似乎生怕他会突然消失一般。顾意就是动一下,她都会醒来。

    特别她刚搬到这里睡觉的第一天,可能因为那天白天顾意有和她说,让她先回顾家,所以她才会特别的担心,特别的害怕。那一整晚,纪茹茜几乎都没有睡,紧紧的拉着顾意的手,睁着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他。后来,她实在是累了,好不容易睡着了。不知道做了恶梦还是怎么回事,突然就挣扎着,大喊着“顾意”从梦中惊醒,之后就再也没有闭过眼。

    顾意心疼的不得了,却又没有办法。因为这种害怕失去他的恐惧,并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抚平的,而是需要时间慢慢的治愈。

    在他的身体慢慢好转之后,他每晚都会搂着纪茹茜睡觉。如果半夜起来,想喝水或者是上厕所,他会先和纪茹茜说一声,以免她醒来突然不见他会着急。慢慢的,他可以走动下床之后,纪茹茜到哪里,他都会跟着。总是会在她一回头,就能看到的地方……这么多这么多,只是想让她知道,他在,他会一直在。所以宝贝,你别怕!

    ……

    晚上。

    纪茹茜刚洗完澡出来,手机就响了。

    因为手机放在床上,顾意正准备帮她接,她却先一步拿走了手机,去了外面见接电话。

    瞬间,顾意的心情变得糟糕透了。因为就在刚才他看到纪茹茜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宝贝”来电。这“宝贝”二字真真是打击到他了。

    这个人到底是谁?茹茜居然叫他宝贝?茹茜从来都没叫过他宝贝?

    而且他也发现,现在的茹茜有点奇怪,她有时接个电话总是神神秘秘的,似乎生怕他听到似的,总是躲到外面去接。可每次接完电话回来,就是笑嘻嘻的,别提有多开心,有多幸福了。

    他毕竟消失了四年,会不会茹茜身边已经有了……

    这样的后果,他不敢想。

    他轻轻的下床,轻轻的走到门口,门是虚掩着的,而纪茹茜正在走廊的尽头接电话,声音隐隐约约的传了过来。

    “宝贝,我很想你,你想不想我啊!”

    “宝贝,不要生气,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好的,我会注意身体的。谢谢宝贝。”

    “宝贝,爱我啊!嗯,我也很爱宝贝。嗯啊!么么哒!”

    “嗯,宝贝,早点休息,晚安,好梦!”

    ……

    见纪茹茜快要挂电话了,顾意连忙回到床上躺好。脸上神色有些黯淡,心里却是翻江倒海的痛。

    他的宝贝,在电话里叫着别人宝贝,说很想他,还亲他,还说爱他?

    那他怎么办?

    纪茹茜依旧是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回来了。

    “顾意,晚了,我们睡觉吧!”

    她似乎很高兴,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顾意的异样,就爬上床,在他的身旁躺了下来,嘴角依旧勾着笑。

    “茹茜,你是不是想回家了?”

    顾意没有看纪茹茜,只是看着天花板,似乎是随便找了一个话题和她聊天。

    “嗯。”纪茹茜点了点头,笑着道:“确实有点想家了。我今天问过轻影,你恢复的很好,所以我们应该可以提前回家。”

    闻言,顾意脸上的神色更黯淡了。

    果然,现在就已经这么急切了吗?以前都说,他在的地方就是家。现在他都在她的面前,她却想着另外的家。一定是那什么宝贝的人,在家里等她!

    “家里有人在等你么?”

    顾意的语气酸酸的。

    “是啊!”

    纪茹茜语中带笑。

    我们的儿子正在等着我们回家。

    “很重要的人么?”

    “嗯。”

    顾意猛得坐了起来,起得动作很大,大声的叫道:“纪茹茜,你太过分了!”

    纪茹茜吓了一大跳,连忙爬了起来,按住他的肩膀,四处仔细的打量。

    “你干什么?扯到伤口怎么办?你想吓死我啊!”

    “管伤口干什么?裂了就裂了,痛死算了!”

    “顾意,你到底抽得什么疯?”

    纪茹茜也怒了。

    对于她来说,什么都可以纵着顾意,但是唯独不能拿身体来开玩笑。

    “纪茹茜,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刚才在电话里叫宝贝的人是谁?这一阵子你总是鬼鬼祟祟的打电话,也鬼鬼祟祟的接电话,你在瞒着我什么?这四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你现在来照顾我,是不是只是因为对我愧疚?现在,你的身边是不是有了其他人?我是不是已经……”

    ------题外话------

    今天是高考的日子,祝所有高考的妹子,考试顺利,么么哒!

    咳咳,说好那啥啥就给票,现在掏不掏?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90章茹茜,是我!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