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3章 我只是输给了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咖啡厅。本文由 。。 首发

    顾意牵着顾思意走进去时,秦之彦已经到了。

    “秦叔叔!”

    小包子见到秦之彦很高兴,飞奔着扑进他的怀里。

    “思意!”

    秦之彦也很喜欢顾思意,连忙站起来,抱起他,脸上满满都是宠溺。

    “秦叔叔,思意很想你哦!”

    小包子坐在秦之彦的腿上,微仰着头,对他说道。

    “秦叔叔也很想思意。”秦之彦欣慰的拍了拍顾思意的头,从包里拿出一个小型的舰艇模型递给他,说道:“这是秦叔叔送给思意的礼物,思意喜欢吗?”

    “哇!”顾思意的目光都是直的,拿着舰艇模型爱不释手,直点头。“思意很喜欢,谢谢秦叔叔。”

    声落,他还主动在秦之彦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顾意在秦之彦的对面坐了下来,突然就有些嫉妒秦之彦,他的儿子竟然和秦之彦亲如父子?但转瞬又释怀了,毕竟这四年,陪在他儿子身边的是秦之彦。不用想都知道,这四年秦之彦一定帮了茹茜很多。所以他应该感激秦之彦照顾了他的老婆和儿子,不应该这么小气。况且以后还很长,输在起跑线上没有关系。他的儿子,始终只会有他一个老子,不是?

    “思意,坐这里来。秦叔叔坐了好几个小时的飞机很累,你让他休息一会。”

    顾意拍了拍旁边的座位,对顾思意说道。

    原本顾意打电话给秦之彦是约在京都见面的,碰巧的是这几天秦之彦刚好就在这附近出差,才会将见面提前了,而顾意自然是求之不得。而他现在的身体也好的差不多,他说想带着顾思意出来玩,纪茹茜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自然是欣然同意。

    “哦!”

    顾思意乖巧的在顾意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其实他还想秦叔叔多抱他一会,只是却没敢说出口。其实他心里知道,只要他开口,爸爸一定会答应他的。因为爸爸真的很宠他,对他几乎是有求必应。可是他又为什么不敢说呢?他不想承认,他其实是有些怕爸爸的,纵使爸爸从来没对他说过一句重话。

    “秦之彦,谢谢你这四年对茹茜和思意的照顾。”

    顾意突然站起来,朝着秦之彦鞠了一躬。

    以前顾意总是疏离的叫着“秦市长”,而现在他第一次改口叫秦之彦,也是他开始将秦之彦真正当成朋友。

    秦之彦却是微微侧了侧身,避过了顾意这一礼,声音微冷。

    “我不需要你的感谢,你知道,我并不是因为你。”

    “我知道!”顾意点了点头,说道:“不管你是因为谁,但是你帮过茹茜是真。无论如何,我都应该要感谢你。日后但凡有需要我的地方,我必定万死不辞。”

    曾经纪茹茜也对冰轻影说过同样的话,这一刻,顾意和纪茹茜是同样的心情。我不在的日子,别人但凡对你有一丝好,我都愿意十倍百倍的偿还。

    秦之彦冷哼一声,低头搅拌着杯中的咖啡,显然对于顾意的感谢不屑一顾。

    “秦之彦,我想请你和我说说这四年发生在茹茜身上的事情,无论大小,只要是关于她的都可以。”

    骄傲如顾意,此时哪怕是他用热脸去贴冷屁股,他都一点都不在意。因为他是如此迫切的想知道,这四年,有关纪茹茜的一切。

    秦之彦抬眸看向坐在一旁,拿着舰艇模型玩得正起劲的顾思意,目光里透着担忧。

    “思意,没有关系吗?”

    纵使他是真的一点也不喜欢顾意,纵使顾思意是顾意的儿子。哪怕每次听到“思意”二字,都让他心痛不已,但是他却是真心的喜欢顾思意这个乖巧的孩子。

    顾意侧过头看向顾思意,伸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头,微笑着道:“没有关系!他是我的儿子,我相信他可以承受。”

    言语之间,满满都是对顾思意这个儿子的自豪和骄傲。

    秦之彦温润的脸上,惊现了一抹肃杀之色。

    “思意三个月大的时候,g国鼎鼎有名的将军顾搏死了,茹茜杀的。因为思意是早产婴儿,而茹茜的身体也是一直很虚弱,所以三个月的时候茹茜和思意还住在医院里。我不知道茹茜之前是用什么法子瞒住了顾家,怀有身孕的事情。直到她的肚子开始显形,顾家的人才知道她怀了你的孩子。从那个时候开始,茹茜身边的事端就一直未断过。公司,顾家,肚子里的孩子的重担都压在她瘦弱的肩膀上。有多么的辛苦,相信不必我说,你都能想得到。甚至你身边的朋友都劝她,弃了顾家和顾氏集团,不要再去理会那些是是非非。可是茹茜很坚定,她说,顾家是你的家,你不在,她要好好的替你守护它。

    顾意,你不曾见过那个时候的茹茜。有时候我都想不顾她的意愿,哪怕绑着她离开,也好过她在顾家辛苦的算计,防备。有那么一瞬,我甚至想,如果可以,我宁愿用我自己的命去换你回来。只有你在,她才可以不用这么辛苦,这么艰难。

    思意三个月大的时候,顾搏竟然丧心病狂的企图绑架思意,威胁茹茜。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顾搏竟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来绑架思意。没有人知道当时那么虚弱的茹茜到底是怎么杀死顾搏的,等我们赶到的时候,顾搏中了两枪,一枪在手臂上,一枪在心脏上,当场死亡。而茹茜腿上也中了一枪,满手是血的抱着思意坐在地上。

    顾搏作为g国战功赫赫的将军,他的死,当时曾轰动一时。哪怕集闻人家,许家,你身边所有朋友,茹茜身边所有朋友的势力,都未曾成功压下这件事。茹茜的身世复杂,先前有最上面那位在压着,各方势力都不敢轻举妄动。可是现在死的是一国的将军,顾亦峰与那几大党派联手,故意将这件事情闹大。迫于舆论的压力,顾搏的死已经无法掩盖,不得不走法律的途径。

    茹茜作为杀人嫌疑犯被关进监狱里三个月,这期间我到监狱去看过她。我无数次的劝她,放弃顾家。当时顾亦峰开出的条件很简单,只要纪茹茜肯离开顾家,交出顾家的一切,顾搏的死就此结案。而几大党派却是希望茹茜能和你脱离关系,毕竟茹茜如果是你的妻子,那么则是相当于茹茜一个人手中就握有三大财团。当时的情况很危急,茹茜甚至都有可能面临着上军事法庭的危险。

    我,茹茜的家人,以及所有的朋友都劝她先和你离婚,放弃顾家,等这件事情尘埃落定之后,再作打算。我们都是如此的了解茹茜,我们都知道她坚持的有多么辛苦,但凡有一丝可能,我们又怎么舍得逼迫她做这样的选择?然而茹茜却是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我们,她说,我这一辈子,只爱过顾意一人。他生,我爱着他;他死,我爱的还是他。他活,我是他的枕边人;他死,我是他的未亡人。不管我面临的是什么,我永远都不可能离开他。

    后来最上面的那位出面与顾亦峰和几个党派之间交涉,做出了许多的让步。以顾亦峰又重新回到了军方的任重要职务为条件,才让这件事情落幕。而茹茜以自卫杀人,罪名不成立,当庭释放。

    我所认识的小乖曾经是那么的善良,那样的讨厌血腥和暴力。可是她为了你,不惜双手染满鲜血,不惜披上战衣,拿起屠刀,不惜抛弃她的所有原则,为你而战……顾意,你可知,这四年她未曾过一天安宁的日子?你爱她,为什么却不能好好保护她?”

    顾意一直维持着双手按着心口的姿势,如雕像一般,一动不动。额间厚重的刘海遮住了他的双眼,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

    痛!无处不痛,痛到不能呼吸!

    茹茜,对不起太轻,我要怎么做,才可以少点内疚,少痛一点?

    茹茜,我该怎么做,才能弥补对你的亏欠?

    “爸爸!”

    顾思意突然站起来,伸手抱住了顾意。然而顾意却似乎是感觉不到,也听不到一般,依旧是一动不动,一声不吭。

    一般来说,小孩子的感觉是最直接,也是最敏锐的。那一刻顾意,让顾思意害怕。

    “顾意,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的羡慕你?你到底有什么好?凭什么可以让茹茜如此的爱你?”

    顾意不在的这四年,秦之彦用尽心力,希望可以打动纪茹茜。顾意在的时候,他只是安静的守候,不曾想过去破坏她的幸福。可是现在,她孤身一人,带着孩子,那么的辛苦,他为什么不能将她拥入怀中?他做了所有他能做的,不能做的,甚至为她变得不像自己。然而纪茹茜却宁愿抱着顾意还活着的幻想,宁愿辛苦的守着顾家,也不曾多看他一眼。

    有一段时间,顾思意特别粘他。所以他会经常抽空去陪顾思意,带着他去玩。因为偶尔的一次疏忽,被媒体拍到他和顾思意一起在游乐场的相片,有关他和纪茹茜的一些疯言疯语就传开了。纪茹茜以雷霆手段封锁了那些消息,从那以后,顾思意再也没有和他一起出去玩过,因为纪茹茜不准。他曾问过纪茹茜,为什么要剥夺孩子的快乐?纪茹茜说,不管是我,还是顾思意,在任何时候,我们的头上都只能冠上顾意的名字,其他人,不管是谁,都不可以。

    顾意似乎是感觉到了顾思意的害怕,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头,让他坐好。

    “爸爸没事!”

    顾思意在旁边坐好之后,秦之彦突然就站了起来,一拳直接将顾意掀翻在地上。

    “顾意,你大概不知道,我想这么干很久了!”

    这一拳,是茹茜为你受的那些苦和那些罪。

    其实以顾意的身手,完全可以避过,然而他却没有,而是生生受了秦之彦这一拳。他跌坐在地上,抬手擦了擦嘴角的鲜血。

    秦之彦第二拳又要朝着顾意打过去,顾思意却突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从椅子上跳下来,跑过去,紧紧的抱住跌坐在地上的顾意。边哭边说道:“秦叔叔,你不准打我爸爸。打我爸爸的都是坏人,我一点也不喜欢你了。”

    顾意微微一愣,嘴角微勾,伸手轻轻的替顾思意擦拭脸上的泪水,笑着道:“思意乖!别哭!爸爸没事。”

    顾思意脸上挂着泪水,转过身,挡在顾意的前面,护住他,朝着秦之彦挥了挥拳头,说道:“秦叔叔,我很尊敬你。但是你如果再伤害我爸爸,我就不客气了。”

    秦之彦苦涩的一笑,父子始终是父子,无论他多么努力,在思意心中,他永远都比不上顾意这个父亲。就像无论他怎么努力,也不能取代顾意在茹茜心中的位置是一样的。

    纵使是他先遇到茹茜,甚至茹茜一开始喜欢的人是他,纵使顾意离开了四年,可是茹茜却从来都不肯给他机会,哪怕是一丝的机会,都不曾。

    “顾意,在这段感情里,我并不是输给了你,我只是输给了她,输给了茹茜爱你的心。好好爱茹茜吧!她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说完,秦之彦拿起放在桌上的公文包,转身就走。

    顾思意连忙去扶顾意,顾意其实根本就不用扶,但还是就是顾思意的手站了起来。

    “爸爸,你没事吧?”

    说话间,顾思意就要去扯顾意的衣服,察看他身上的伤口。

    出门的时候,妈妈交待过他,爸爸身上的伤还没有好,一定要好好保护爸爸。

    “思意,别担心,爸爸没事!”

    看到顾思意脸上着急的神色,顾意却是满心的欢喜。

    “爸爸,妈妈说你功夫很好。那为什么刚才秦叔叔打你,你都不还手呢?”

    顾思意皱着眉问道。

    顾意半蹲下来,让顾思意可以平视他。

    “因为思意很喜欢秦叔叔,秦叔叔受伤的话,思意会不开心的。”

    “可是思意也很爱很爱爸爸,思意也不希望爸爸受伤。秦叔叔打爸爸,思意也很不开心。”

    顾思意微垂着头,说道。

    顾意全身一震,尔后,脸上的笑容晕开,直达眼底,连眉毛都飞扬起来。

    “宝贝儿子,我们回家,好不好?我想妈妈了,你想不想呢?”

    顾意抱起顾思意,就往外走。

    早知道被秦之彦揍一拳,就能收服小包子的心,他应该早点让秦之彦揍,多揍几拳也没事。

    这一拳挨得真值得啊!

    “好!我也想妈妈了!”

    “宝贝儿子,我们拉个勾,爸爸被秦叔叔揍的事情,我们不要告诉妈妈,好不好?”

    “好!不然思意会挨骂的,谢谢爸爸!”

    “不客气!这是爸爸和思意之间的小秘密。”

    “要是被妈妈发现怎么办?”

    顾思意还是有些担心的。

    “没关系,到时你就告诉妈妈,是爸爸的主意。如果妈妈要罚,就罚爸爸。”

    “爸爸你真好!”

    顾思意小盆友觉得,有个爸爸真好,还可以帮他背黑锅。

    “必须的!”

    顾意开始得瑟,毕竟这么轻松的搞定了儿子。

    “爸爸,你以后能不能一直陪着我和妈妈,不要再离开?”

    因为顾意缺失了顾思意的童年,所以顾思意对于爸爸,总是会有不安。

    “好!爸爸不会再离开,要一直陪着思意和妈妈。”

    顾意亲了亲小包子的脸颊,心疼不已。

    “爸爸回来之后,妈妈就会经常笑,其实妈妈笑起来的时候,特别的好看。以后思意就有爸爸,再也不怕别人欺负了。”

    小包子也很高兴,对于父爱的渴望,其实是每一个小孩子的本能。

    “有人欺负我们思意吗?”

    顾意觉得,一定要去查一查。到底是哪个不怕死的,竟然敢欺负他儿子,一定要好好的修理一顿。

    “以前有,现在他们不敢!因为思意可以自己保护自己。”

    “爸爸的思意真棒!以后爸爸和思意一起保护妈妈,好不好?”

    “好!”

    “以后如果还有人敢欺负我们思意,思意可以告诉爸爸。因为爸爸不但想保护妈妈,还想保护思意。思意和妈妈,是爸爸在这个世上最重要的人。”

    “嗯,好!思意要快快长大,长大以后就可以保护爸爸。”

    ……

    ------题外话------

    来,来,来!要领养的快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93章我只是输给了她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