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6章 No zuo no die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顾意觉得他最近就像是在打游击战一样,每天晚上等茹茜将顾思意哄睡之后,他再偷偷的将顾思意送回他的房间,然后他才能搂着自己的老婆,做该做的事情。

    然后第二天早上,再从顾思意的尖叫和嚎哭中醒来,如此周而复始,他顿觉累觉不爱。他怎么也想不通,他这个正牌老公――扯的都是双重保险的结婚证,国外一个,国内一个。为什么还要活得像个奸夫,半夜爬墙?

    所以下一胎,一定要生一个女儿,必须是一个女儿,儿子神马的实在是太不可爱了!

    ……

    纪茹茜刚洗完澡出来,就见顾意穿着睡衣在床上滚来滚去,脸上的笑容那叫一个灿烂。

    纪茹茜嘴角微抽,用脚趾头都能想到,顾意在乐什么?

    还不是因为今天顾思意被许诺接去许家了,顾意不用和人争床睡,也不会好事做到一半被打扰了。

    “老婆,我来帮你吹头发吧!”

    顾意跳下床,坐到沙发上,然后又拍了拍旁边的位置,说道。

    “嗯。”

    顾意帮纪茹吹起头发是熟门熟路,毕竟以前他没少帮纪茹茜吹。

    “宝贝,这头发不剪了,以后留长,好不好?”

    顾意的手抚过纪茹茜齐肩的短发,总感觉十分的不自在。

    “我留短发不好看吗?”

    纪茹茜问道。

    “不是!”顾意摇了摇头,说道:“这是我的私心,你更喜欢你留长发,你留长发更好看。”

    纪茹茜表示,果然是父子啊!思意也这么说。

    “好!”

    但凡是他喜欢的,她从不吝啬给予。

    顾意吻了吻纪茹茜的发丝,又道:“我们再要个女儿,一个像你的女儿,好不好?”

    “好!”

    纪茹茜知道顾意因为缺失顾思意的童年特别的遗憾,所以她也希望可以再要一个孩子,让顾意陪着他们的孩子一起长大,弥补顾意心中的遗憾。

    声落,就见顾意从桌子上取过手机开始拨号。

    “你干嘛?”

    “我打电话给妈,让她想办法让思意在那边多住几晚。有那个小鬼在,我们都不能愉快的生女儿了。”

    纪茹茜随手拿起旁边的抱枕朝着顾意砸过去,顾意接住抱枕嘻嘻的一笑。

    “宝贝,都老夫老妻了,怎么还这么害羞呢?”

    “你怎么知道就一定会生了一个女儿,万一生个儿子呢?”

    “那就再接着生呗!反正我们又不是养不起,生他个十个八个……”

    “啪!”

    一个抱枕又朝着顾意砸了过来。

    “你以为我是猪……唔……”

    “老婆,我们还是先办正事要紧,其他的等怀上了再讨论。”

    ……

    虽说冰轻影已经再三保证顾意的身体已经完全康复了,但是纪茹茜却还是不放心,总怕他太累。所以纵使现在顾意已经回来了,却依旧是她在坐阵顾氏集团,而顾意却是每天闲置在家里,接送儿子上学,然后陪着儿子一起玩。

    这一天,纪茹茜去上班了,而顾亦峰也难得的出门去了。

    顾意敲开了白雨墨的门,白雨墨见到顾意有些惊讶,毕竟自从顾意回来之后,从来都是视他们夫妻如无物的,今天竟然会破天荒的主动来找她?

    “大哥?”

    顾意站在门口,淡淡的一笑,说道:“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吗?白狐。”

    闻言,白雨墨全身一震,然后目光四处瞟,确定附近没有其他人之后,才打开了门,迅速的请顾意进来,

    顾意在房间里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目光略过白雨墨微微隆起的小腹,意味深长的一笑。

    “看来白家的倾城牡丹这回是动了真情呢。”

    “你什么意思?”

    白雨墨戒备的看着顾意,问道。

    “白雨墨,看来这几年顾亦峰对你一定很好,否则怎么可能打动铁石心肠的你呢?你爱上顾亦峰了是吧?”

    顾意淡淡的道。

    “这似乎和大哥没有关系,我没必要向你报备。”

    白雨墨冷冷的道。

    “当然!”顾意挑眉一笑,却是笑里藏冷。“我只是很好奇,要是顾亦峰知道他最心爱的弟弟是被他的老婆给一枪打死的,你猜他会怎么做?”

    “顾意,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白雨墨神色淡淡,语气亦是淡淡。

    “是么?”顾意冷冷的一笑,又道:“白雨墨,那天晚上对着顾亦寒开枪的是你,你骗得了顾亦峰,骗不了我。‘白狐’使得一手出神入化的枪法,曾经叱咤南非的杀手界,但是却隐退多年。我如果猜得没错,你其实还有一个代号叫‘蝴蝶兰’。不过,你放心,我只是一个商人,政治不是我该关心的。这些我都不会告诉顾亦峰。顾亦峰的枕边放着你这颗定时炸弹,我自然乐见其成,又怎么会傻傻的去告诉他呢?你既然肯为他生下孩子,就说明你心里一定是他有的吧?我比较期待的是,当有一天,顾亦峰发现你的身份,你该如何自处?他又该如何自处?当年,你们害得我离开茹茜整整四年,害得我错失我儿子的童年。所以,白雨墨,我也很期待,顾亦峰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那一天。你猜,到时候顾亦峰是会放过你呢?还是会选择为他心爱的弟弟报仇呢?或者他会选择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还是选择他作为军人的信仰呢?唉!想想,我真是替顾亦峰感到悲哀啊!”

    “顾意,你猜得没有错,我确实是‘白狐’。但是诚如你所说,我已经退隐多年。顾亦寒不是我杀的,那天晚上我被你老婆胁持了,还受了伤,根本就不可能去杀顾亦寒。至于你说的什么‘蝴蝶兰’我更是完全听不懂。对!我爱上了顾亦峰。我知道你对我很深的偏见,但是我真的从来没有做过伤害你和嫂子的事情。我求你看在我现在怀有身孕的份上,不要告诉亦峰我是‘白狐’。我求你看在我曾经爱过你那么年的份上,给我一次拥有幸福的机会,好吗?”

    白雨墨突然就朝着顾意跪了下来,神色凄苦。

    顾意冷冷的看着白雨墨,嘴角划出一抹讽刺的弧度。

    “白雨墨,你不必在我面前装模作样,没意思!既然顾亦寒已经确定你是‘白狐’,顾亦寒又怎么不会告诉顾亦峰呢?看来顾亦峰也很爱你呢,作为一名军人,连你曾经是杀手的身份都可以不计较。那我是不是该祝你们恩爱到白头呢?白雨墨,请不要再说什么曾经爱过我的话,我听着恶心。你接近我,到底是因为什么,你心知肚明。如果说,你是因为白家想要和顾家联姻而嫁进顾家,那么顾若凌会是你最好的选择。为什么你却弃了顾若凌,而选择了顾亦峰呢?因为一开始,你看中的就是顾亦峰在军方的势力。对了!你不是还试图勾引过亦诚吗?我真的很好奇,你为什么就对军人这么执着呢?你想要从军人手上得到什么呢?蝴蝶兰?”

    “不,不,不!”白雨墨跪在地上,哭成了一个泪人儿,连连摇头。“不是这样的,我没有!我是真的曾经爱过你,现在也是真的爱着亦峰。”

    “是么?”顾意已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目光犀利的看着白雨墨,那目光仿佛可以将她看穿一般。他薄唇轻启,冷冷的笑道:“白雨墨,你不承认没有关系。所谓法网恢恢,疏而不露。真相总有被揭开的一天,而我将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我最喜欢看的就是相爱相杀的戏码,我一直觉得被敌人杀死,总比死在自己所爱的人手里强。你觉得呢?蝴蝶兰?我想你应该比我了解顾亦峰,你说他是会选择背叛他的祖国,还是会选择作为间谍的你呢?所以白雨墨,你就尽管作吧!不作就不会死,这句名言真的很适合你和顾亦峰这对恩爱夫妻。”

    说完,顾意转身往外走,没有再看一眼跪在地上哭得很伤心的白雨墨。

    “孤狼!你是孤狼!”

    跪在地上的白雨墨突然握紧了拳头,眼里带着决择,还有孤注一掷,大声的朝着顾意喊道。

    然而顾意脚步未顿,似乎没有听到白雨墨的话一般,毫无异样的继续往外走。

    “难道不是?难道真的是我弄错了?”

    白雨墨坐在地上喃喃自语。

    此时顾意已经走远,看不到了她脸上的神色。此的白雨墨脸上泪渍未干,但是无助和凄苦再已不见,只余锐利和冷洌。

    而走到走廊拐角处的顾意却勾唇一笑,蝴蝶兰,果然是你!藏得可真深啊!没想到我一直以来在找的人,竟然就在我眼皮子底下这么多年。

    ……

    顾意去接顾思意放学,竟然碰到了丹尼斯李。

    “姐夫!”

    丹尼斯李老远就朝着顾意挥手。

    顾意嘴角微勾,走向丹尼斯李。心想几年没见,这小子倒是长进了不少。

    “乖啊!”

    顾意仿佛给狗顺毛一般,摸了摸丹尼斯李的头。

    “喂!不是有句话说,男人的头,女人的腰吗?你不要乱摸我的头!”

    丹尼斯李不满的叫道。

    “jim,你的中文是哪条狗教的?什么叫摸你的头?我只有对茹茜的时候才用摸,对你的话,一般就只有拍,打,揍。不知道你喜欢哪一种呢?”

    顾意微微笑着道。

    “姐夫,你还能再无耻一点吗?”

    丹尼斯李对此,表示嗤之以鼻。

    “谢谢夸奖,当然能!”

    顾意挑眉一笑道。

    “爸爸,舅舅!”

    突然顾思意的声音传了过来。

    顾意和丹尼斯李同时朝着门口看过去,只见顾思意背着书包,朝着他们跑了过来。

    “思意,想不想舅舅?”

    丹尼斯李将顾思意抱了起来,在他脸上猛得亲了好几口。

    “想!舅舅这次回来,有没有给我带礼物呢?”

    顾思意搂着丹尼斯李的脖子,直点头。

    “思意是想舅舅带回来的礼物吧?”

    丹尼斯李故意板着一张脸,说道。

    顾思意连忙摇头,像波浪鼓似的。

    “思意最想舅舅。”

    “小滑头!”

    丹尼斯李脸上满满都是笑意,显然很是吃顾思意这一套。

    “宁叔叔。”

    顾思意突然目光一亮,挣扎着要从丹尼斯李的怀里下来,向正朝着这边走过来的宁浩挥了挥手。

    顾意和丹尼斯李顺着顾思意的目光看过去,皆皱了皱眉。

    怎么又来一个?

    “宁叔叔今天刚好在这附近办公,所以就来看看思意,思意最近乖不乖?”

    宁浩西装笔挺,手上挎着一个公文包,给人一种成熟,稳重的感觉,与之前那个宁天王仿佛判若两人。走到顾思意面前,半蹲了下来,说道。

    “很乖哦!思意还有想宁叔叔哦!”

    顾思意直接就扑进了宁浩的怀里,显然和宁浩不但很熟,而且还很亲密。

    顾意眉间的褶皱更深了,这一个两个太烦人!

    不但偷窥他的老婆,连他儿子也要偷窥!

    “宁叔叔也很想思意。”

    宁浩伸手拍了拍顾思意的头,笑着道。

    “听说宁天王现在接手了家族的事业,真是可喜可贺!”

    宁浩当顾意不存在,虽说顾意也很想当他不存在。可是这个家伙,抱着他的儿子,居然还想无视他儿子的爹,没门!对于膈应情敌这种事,顾意永远乐不知疲。

    丹尼斯李呵呵的一笑,他觉得似乎闻到了硝烟的味道。看来姐夫又掉醋缸里了!有好戏看了!他连忙将顾思意抱了过来,退后好几步,给那两人挪出“战场”出来,以免伤及无辜。

    “谢谢!”宁浩站了起来,看向顾意,冷冷的一笑,道:“听说你最近闲置在家里,还要靠茹茜辛苦挣钱养家。这软饭吃得可真是有出息!”

    顾意却是不怒反笑,抱着手臂,看向宁浩,答道:“是啊!我就爱吃茹茜的软饭,怎么着?不如你也吃个软饭给我看看?唉!这个中乐趣,像你这种没有老婆的人,是不会懂的。毕竟我有老婆,你有吗?”

    丹尼斯李默默的朝着顾意竖起了大姆指,何谓秒杀情敌?必须得参照顾意。

    姐夫,真有你的!

    ……

    ------题外话------

    抱歉,今天太累了,明天多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96章Nozuonodie | 重生之宠妻入局小说 | 重生之宠妻入局网-折眉作品